书阁小说网 > 煞妃归来之绝杀天下 > 第145章 混乱
    林鬼一听,立马乖乖的放开了定凡。“把你的手伸出来。”

    定凡听到林鬼不含一丝温度,却也不会让人很不舒服的语气。

    恍若魔怔一般将自己的伸了出去。但是定凡刚一伸出去,便后悔了。

    定凡还没来及将自己的手缩回来。她的手上便多了一样东西,正是鬼罗晶魂器。

    “这是鬼罗晶魂器,你妹妹一只在寻找此物。你只需要将此物交给她即可。我这边送你出去”

    林鬼边说边触碰机关,打开厚重无比的石门,带着定凡出了这地下密室。

    刚一出来,林鬼便毫不迟疑的叫来了管家,并对其吩咐道“送她回府。”

    林鬼平静地吩咐完之后,便又看了眼定凡道“凡儿,你以后……珍重!”

    林鬼似是还有什么话要说,但是却终究没说出口。

    于是定凡便跟着管家朝着府门而去,刚走几步,定凡便回过头来,一脸正色道

    “还请林公子以后莫要叫我凡儿了。我和林公子并没有那么熟。”

    随即定凡似是又想到了什么一般,补充道“哦,我倒是忘记了。我想我和林公子应当不会再见面了。如此说来,称谓什么的已经无甚所谓了。

    林公子请便。”

    林鬼看着定凡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莫名的又开始心痛起来。

    明明和凡儿有如此多的不同,可是为何,我总是会看着她想起凡儿呢?难道真的是因为那张脸吗?

    “怎么?你还真对她有了感情了呀?”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林鬼一下回过神来“呵,我的事情和实需要你管了?你还是多花点心思在你自己的事情上吧。

    入世都多少年了,还是如此的业绩。真是丢人。”

    那看不见的某人一下不高兴起来“嘿,我说,不是说你的事情吗?怎么又来说我了。那我也想快点找到目标人物呀。离火大陆人海茫茫,线索又少,还来怪我喽?”

    林鬼瞥了一眼那人站立的方向处,便不再说话,直接走开了。

    此时,定府

    顾魅早已经慌了神,什么也不顾的冲着定府的藏宝室去了。

    她立马扭动机关,那道看似不起眼的地方便像似一道门一样直接打开了。

    她慌忙的跑了进去,发现自己所有的宝物都在,一下便欣喜若狂起来“还好还好,都在,都在。我的宝贝啊。”

    顾魅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不自觉得将其中一件足有白菜大的价值连城的玉饰报了起来,轻柔的抚摸着,整个人显得十分小心翼翼。

    那模样就好像是她此刻抱着的是他自己亲生的小孩一般。

    管家默默站在一旁,什么话也没有说。

    可是,变化来的总是很快,经常让人措不及防。

    顾魅还沉浸在自己的宝贝梦中,可是此时的管家,却是毫无征兆的轰然倒地,再也没有起来。

    顾魅听到这倒地声,不自觉的抖了一下。幸好没有将她手中的掉下去。只是当顾魅回头一看之时,又再次吓了一跳。

    倏然间,顾魅便抱紧自己的宝贝后退到了藏宝室的角落里。

    虽说是在角落里,可是这个藏宝室修建之时便是为了从任何一个角度上都能将宝物的美感尽数收于眼中。

    所以顾魅就算躲在墙角处,也根本不会阻拦他人的视线,别人依旧能一眼看穿其所在的位置。

    “定云在哪里?”顾魅看着来人,怔仲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这不是定云那个小蹄子的朋友吗?难不成根本不是朋友而是奸夫?

    虽说眼前这人看起来有些可怕,但是再怎么说自己是定府的主人,而他不过是个客罢了。

    正所谓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

    他这几日吃的都是她定府的东西,住的是她定府的房子。她就不信,她真敢把自己怎么着了。

    “定云?我怎么知道她在哪里。她一天到晚四处晃荡,也不知是不是在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劝你呀,识人可仔细些。说不定哪天就被绿了。”

    顾魅边说边仔细看了看尺灼翊的模样,长得倒是不赖,就是眼了瞎一些。

    尺灼翊一听到顾魅说渊云勾三搭四,说她是荡妇。

    心中的杀意一瞬间便显现出来。刚好自己不久前被反噬了,现在还浑身酸痛呢。

    这些事情加在一起,本就使他不爽,如今这蠢货又在这里乱嚼舌根,他的心情一下就更不爽了。

    尺灼翊二话不说直接闪现到顾魅的面前,直接伸出右手稳稳的掐住了她的脖子。

    顾魅一下便被提了上去,脚尖离地。呼吸渐渐弱了下去。他不断的挣扎着,双手竭力的想要掰开尺灼翊得右手。

    荆蔺城

    四海客栈的某间房屋之中

    渊云终于苏醒了。

    她缓缓地睁开还有些朦胧的睡眼,房间里的淡黄烛火带着一抹温柔恬静之色,悄悄的覆在了她的左半边脸上。

    连带着她,似乎也变得温柔和蔼了许多。

    渊云下了床,细细的查探这周围的情况。很快她便得出一个结论来,这应该是一家客栈得房间,而且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只是这间屋内除了她自己之外并无一人。

    渊云转念一想,估计尺灼翊的房间是挨着自己的吧。

    于是,渊云便压着嗓子在自己的的旁边的屋子喊了几声,但是都没有人回答她。

    渊云对此感到十分奇怪,尺灼翊身体内的反噬都未痊愈,他到底又去做什么了?

    这时,渊云才发现自己的血衣已经被人给换下来了。难道是尺灼翊换的?

    一想到这里,渊云也竟是难得的羞赧起来,霎时,脸颊便微微泛红起来。

    突然间,渊云房间旁边的一间房子的房门打开了。

    有些老旧的木制得雕花门发出“嘎吱”的声响,于此同时门内便走出一人。

    那人黑衣白发,瞬间一阵男子的阳刚活力之气便朝着渊云扑面而来。

    渊云一看,竟是定桦!

    怎么回事?定桦怎么会来到此处。而且他似乎变了。

    “贵人。”定桦的语气里是一如既往的奶苏奶苏的声音,恍若一下子便能将人融化一般。

    但是渊云却是不吃这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