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煞妃归来之绝杀天下 > 第125章 小豆鼠
    渊云当下便急匆匆的追了上去。

    幸好半路上还剩有尺灼翊的残影,以致渊云没有跟丢

    不一会儿,便遇到了已经追上那个小东西的尺灼翊。

    渊云这才看清楚尺灼翊手中的那个速度快的异常的小东西,竟是一只小豆鼠。

    不对,准确来说,是一只变异的小豆鼠。

    普通的小豆鼠羽毛白色,周身躯体不会长度不会超过十五厘米,宽不会超过十一厘米,可是这只小豆鼠竟是如成年狐狸一般大小。

    而且这小豆鼠的眼睛竟然是黑红色的,明显是什么东西令它产生变异而致。

    最重要的是渊云能从它的身上闻见一股浓郁的腐尸的味道。

    尺灼翊见渊云没有一点自觉,连忙边将这小豆鼠递给渊云边说道

    “菜鸡,你还不接住。小爷可不想碰这个浑身脏臭的玩意”

    渊云立马调动灵力,接过尺灼翊用灵力团束缚住的小豆鼠。

    那只小豆鼠似是察觉到束缚自己的灵力变得松动许多,赶忙挣扎起来。然而很快,它便在此被渊云的灵力束缚住了。

    不一会儿,渊云便将灵力幻化成绳子,用像狗链子一样的灵力绳拴住小豆鼠。

    不过此时的小豆鼠是可以灵活的伸展四肢的。

    “你这是干嘛?你不会还想把这恶心的玩意当做宠物带回去吧?”

    尺灼翊边说便退后了几步,将自己与渊云的距离拉开一些。

    看这样子,似乎是真的很嫌恶这只浑身都是腐尸味道的小豆鼠。

    渊云摇了摇头“它身上的味道很浓郁,或许能找到真正的散发腐尸土的源泉。”

    随即,渊云便用灵力在空中划了几道,似乎是在画什么符咒。

    等到渊云将口中的话语念完之时,便见渊云束缚在小豆鼠身上的灵力绳发出一道明亮的白光,霎时白光消失,连带着渊云的灵力绳也不见了。

    那只小豆鼠感受到自己身上的束缚消失不见了,于是便疯狂的逃起命来。不过一瞬,那只小豆鼠的身影便消失在了二人的视线中。

    尺灼翊看着小豆鼠消失的方向,心中疑惑

    “你怎么把那只恶心的东西放跑了?虽然却是很不讨喜,但是留着它有用呀。我们还的用它去找腐尸味道的源头呢。

    小爷抓了那么久,你就这么把它放跑了,接下来我们怎么找?额吓,,小爷怎么会这么想不通,竟然和你这蠢猪组队。”

    渊云“.……”不行,让我缓缓。动不动就说我菜鸡,蠢。

    渊云长吁出一口气,克制了一下内心的情绪道

    “走吧,看看能不能找到腐尸味道的源头。你随我来就是了。”

    尺灼翊看着渊云一脸自信的模样,询问道“那恶心的玩意没了,你怎么找?”

    渊云瞬间扬起了一抹自信的微笑

    “谁说那小豆鼠不见了的,看”渊云边说边将自己的左手手指处动了动。

    尺灼翊一见,是上次在秘境的时候渊云和定桦牵连在一起的那种灵力绳。

    也不知这究竟叫什么,小爷我之前还真的没见过这种灵力绳。

    渊云自是不会告诉尺灼翊这灵力绳的制造方法是焚国皇室密不外传之术。因为一旦将此事说出口,那渊云的身份就很可能会暴露掉。

    渊云动了动手指上的灵力线,然后便开始顺着灵力绳感应到的位置而去。

    两人走了好一会儿,终于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

    此处的地道内,不止有之前的晶石和灵石,还有一具尸体——一具腐烂的尸体。

    两人又走了一会儿,陆陆续续的除了了更多的腐尸。

    这些腐尸很奇怪,按理说腐烂到这种程度,应该会有蛆虫之类的。

    但是腐尸身上却是什么微小恶心的生气都没有。

    渊云二人仔细查探了这,发现这里的腐尸数量很少,但相对之之前的那一具尸体又有所增长。

    尺灼翊看着渊云挨个将这些腐烂的尸体检查了个遍后询问她“怎么样?”

    渊云这才站起来摇了摇头“没有,这些人应该都是荆蔺城的普通百姓。并未发现有什么异常之处。

    估计还的向前走走。”

    此时,越往前走,腐尸的味道便越浓郁。

    于是,两人都用从衣服上撤下来的布块蒙上了鼻子,以减缓这股恶臭进入自己的鼻腔之中。

    又走了一会儿,腐尸的数量愈加多了起来。

    腐烂的恶臭味在此时已经无法用布块阻隔了。

    尸体越来越多。

    就在此时,渊云发现了一个尸体。是赤流国的衣服的纹饰,之前在自己在书里见过。

    渊云立即蹲下来,仔细翻看了尸体的衣服。

    “这个人是赤流国的,为何此处会有赤流国的人的尸体?”

    尺灼翊眉头愈渐加深起来“你问小爷,小爷哪里知道为什么呀。

    还有,你不觉得越往前尸体多的愈发厉害起来,连着地道的通道都快被这些恶心的尸体掩埋了吗?

    小爷,觉得这才是我们目前应该担心的。”

    渊云直接撕下那个腐尸的衣服的一角,随即便站了起来,直接无视尺灼翊的话语,向着那只小豆鼠所行的方向而去。

    尺灼翊见渊云竟然无视自己,心中愤怒的小火苗又再次被点燃起来,面色一下变得有些狰狞起来。

    他随手甩出一掌灵力,顷刻间,那个赤流国的腐尸就被轰成了肉沫。

    “小爷和你说话呢?定云!”

    尺灼翊做完这个动作,便朝着渊云追去,嘴里也不断地倾吐着自己的不快。

    “定云,你回答我。”

    渊云还是继续前行,只是她终于回话了。

    “别说了,安静点,估计就快到了”

    尺灼翊有不满了“唉,你是不是对小爷很不满,觉得小爷很吵,是不是?”

    渊云白了尺灼翊一眼,有气无力的说道“没有,快走吧”

    没有才有鬼了。赶紧闭嘴吧,吵的人真是脑仁疼。

    两人大约又走了十来分钟左右,地道已经被腐尸堵的水泄不通了。

    入目之处,是比之前的地道宽敞了许多的一处圆形空间。与地洞有点类似。

    二人此时的位置已经无法看到地道的地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