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煞妃归来之绝杀天下 > 第105章 察觉
    与此同时,定振的灵力并未就此消失,而是直接朝着尺灼翊而去。

    尺灼翊只得躲闪开来,抓住渊云的头发的那只手便顷刻间松了开来。

    同时间,定振原本站的位置只留下一道残影,而此时定振本人却已经带着渊云闪现到了安全的地方。

    “七殿下可真是好样的呀。本官尚且还在这里,就明目张胆的对着我的女儿。这难道就是我皇教出来的好儿子吗?”

    尺灼翊眼狭微微颤动,似乎是太过于生气导致,观其眼中,不断地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脸部的肌肉也随之抖动了起来。

    此时的尺灼翊的右边的长袖下开始慢慢的凝聚起黑中带赤的灵光。

    他的眼中杀气毕露,双眼早已经发红,整个人像是即将疯魔前的情状。

    尺灼翊一动不动的仔仔细细的将眼前三个人看了许久。

    这期间,渊云不知为何竟是觉得自己又恶三千年前的那般恐惧的感觉,可怕的让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她看着尺灼翊的模样,突然间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好慢。

    好一会儿,尺灼翊压着嗓音,低沉的威胁到“过来”

    渊云看着渐近疯魔的尺灼翊,竟是鬼使神差般的听了他的话,朝着他走慢慢的了过去。

    此时的渊云,不知为何,总觉得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

    如果自己不过去,那么阿爹就会有危险。

    阿爹会死!

    定振见此,拉住了渊云“云儿,你这是干什么。这小儿不过是个天灵师,难道你不相信爹爹?”

    渊云这才回过神来,压了压心中的莫名的恐惧感,朝着阿爹说道“阿爹,云儿自是相信你的。况且,我相信阿爹一定会保护我的。

    而且,我也相信他不会伤害我的。

    阿爹,你也当相信云儿,云儿做事,定是有把握的。”

    渊云想了想,就算尺灼翊现在神奇的想要杀人,那他也定不会杀自己的。

    若是他真杀了自己,那他想要的消息,阿姐也定不会告知。

    渊云缓缓地走到了尺灼翊的身边,冷言道“你让过来,做什么。”

    尺灼翊二话不说,一把拉住渊云的手,用一双已经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渊云。就像是老鹰发现了一只势在必得的猎物一般。

    他缓缓地幽幽的吐出口话来“不要再试图违背小爷,小爷不喜欢。”

    渊云眉头紧皱,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中叫苦不已。

    渊云的手在被他抓住的那刻便疼痛不已,仿佛下一秒她的腕骨就会被他的手捏碎。

    真真是疼呀。

    渊云还没感叹完,就听见“咔”的一声,完了,手断了。

    此时的渊云思绪不断,面上却一脸平静,完全让人看不出分毫其他的情绪“好了吗”

    尺灼翊看着渊云平静的模样,感受着她平静地语气。

    倏然间,放开了自己的左手,藏在袖口处的灵光渐渐消散。

    尺灼翊觉得自己似是被渊云这模样拉回了理智,心中的怒气也是一消而散。

    他并未以言语回答渊云,而是以行动来告诉她,你可以走了。

    渊云不再看尺灼翊,只是头也不回的直接奔着自家阿爹去了。

    在去往自家阿爹的位置的这一小段路上,渊云左手一动,再次发出“咔”的一声声响。渊云的手又被自己接了回来。

    一旁站着的尘葬看着如此平静的渊云,心中五味杂陈。她究竟还藏了多少秘密?

    定振看着自家闺女面不改色的在这极短的时间内经受两次折骨之痛。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个云儿变了。

    虽说以前也有一些变化,但是刚才,让他突然觉得自己的云儿变了一个人。还是说云儿在学院经历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才导致她如今成为这般模样的?

    还有刚才云儿在罗水殿正殿中央跳的那一只剑舞。自己竟是从未知道云儿会跳如此舞蹈。

    定振此时看着自家云儿,脑中闪现过一个可怕的念头。随即,便朝着渊云说到“云儿,你随阿爹来一趟。”

    于是渊云便跟着定振来到了落水殿外的另一个无人之地。

    “阿爹,你叫云儿来有什么事吗?”渊云看着面色有些奇怪的定振,眼中有些疑惑。

    渊云的话音刚落,定振便突然闪现到了渊云的身后束缚住了她。随即便用双手直接拨开渊云后颈处的衣领,果然便看见了一块儿紫色的伤疤。

    是自家云儿,没错。

    云儿后背的这块伤疤,除了自己和凡儿外,便无他人可知了。如此看来,眼前此身躯的确是云儿的,只是内里……

    “阿爹你这是做什么?云儿,难受”

    渊云没想到定振如此精明。观自己今日之事,确实做的太不像是定云了。所以才导致定振如今的这般怀疑。

    “我就只问你一句,你究竟是不是我的女儿——定云。”

    阿爹你在说什么呀?云儿听不懂。我就是定云呀”渊云故作不知,眼中满是疑惑,脑袋微微偏了偏,露出一脸无辜的模样。

    “是与不是,等今晚晚宴一过,我便知晓”定振心中的疑惑没有解开,他便会一直对渊云存有戒心。

    “阿爹,我真的是云儿呀,你还记得小时候我有次偷跑出去玩,结果遇到了毒毂兽吗?后背的伤口就是因此而来的。

    当时我怕极了,也痛极了。

    但是云儿一直记得阿爹当时安慰云儿说的话。

    阿爹说‘云儿乖乖,爹爹给云儿变蝴蝶好不好。还有小鸟,小猫小狗’

    我记得当时我笑了,但是我说‘阿爹,云儿痛痛,背上难受。’

    我记得后来,来了个白发老爷爷,我还揪了他的胡须。

    你还记得吗?阿爹。

    我就是定云啊。云儿呀。”

    渊云将定云儿时的一个片段声情并茂的讲述了一遍,差点就要声泪俱下了。

    虽然定振心中的犹疑因此减少了一些,但是却还是有的。

    “我且问你,你七岁那年你告诉我喜欢上了一样什么东西?

    如果你真的是定云,那你定是记得。因为我记得你当时为了那件东西同我闹腾了一个月。”

    定振双目如炬,不断的闪烁着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