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煞妃归来之绝杀天下 > 第66章 秘境(明了)
    渊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可是觉得这声音忽远忽近,忽有忽无,模糊的使着声音听起来更加梦幻。重重叠叠,反反复复。

    渊云心中微痛,更痛了。一阵一阵的。

    尺灼翊见此,也怕渊云遇到无法抑制的危险,若是她死了,自己的线索就会再次断掉。虽然内心有些着急,但他还是十分冷静地想着解决之法。

    他刚才在发现渊云的异常之后就试过了,在这片水域里,灵力凝成的实物无法穿过去,会自动消散掉。比如灵力形成的绳索。

    不过似乎之前就形成的灵力实物不会受到影响。不过符文的力量可以用,可是,他这里的符文似乎没有什么能让他将渊云带出来的。

    定桦十分着急,一直在那里大喊,妄图将渊云喊醒。

    渊云再次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心脏更疼了。可是随着渊云心脏的疼痛愈加剧烈,她的第二个灵台自觉地散发出灵力去压制这种疼痛。

    渊云似乎想起来了,手腕上的线是怎么回事了。定桦,是自己主动与定桦牵连上的。还有一个人尺?尺什么?尺灼翊。对了,他们是到了秘境,然后……只是她自己为何在这里。

    渊云还未来得及多想,背后清晰地声音便一阵又一阵的传来。

    是他们在叫她回去。

    渊云念了几句静心咒,边念边往大殿的门口退去。渊云看见定桦高声呼唤着自己,而尺灼翊在一旁似乎在想些什么。

    “我马上退出来,此处有异,我们赶紧走”

    二人听见,一阵高兴。定桦朝着渊云招了招手,而尺灼翊也回了神,眉宇之间的隐隐担忧少了些许。

    渊云踩在水面上,朝着定桦和尺灼翊而去。不过片刻功夫,就到了大殿的大门口。

    “走吧”尺灼翊边对着渊云说便转身朝大殿外走去。

    定桦见着渊云快来到大门口,脸上十分开心“贵人,你刚没事吧。出来就好了”定桦牢牢的看着渊云,似乎生怕她再次陷入刚才的困境。

    渊云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同定桦说话。直接一脚跨上殿,准备离开水面。可就在这时,一道淡蓝色的屏障直接将渊云伸出去的右脚挡了回来。

    她,出不去!

    定桦看着这一幕,瞳孔变大,满脸震惊的同时再次担心起来。他的眼中在这一刹那似有什么闪过,速度快到让渊云无法捕捉。

    只见定桦回过神来后,十分着急的拍了拍水幕,嘴里不断的喊着“贵人,贵人,怎么办,怎么办。你为什么不能出来”

    可是,他的手拍了个空,还因为拍打过于用力差点由于惯性掉进水中。

    还好定桦稳住了脚,使用灵力让自己的身体朝后仰了过去,终于站直了身子,避免了被水淹死的情况。

    这水会淹没所有的东西。

    除了渊云,似乎没人能踩在上面。

    定桦停下拍打的动作后两只手紧紧的搅在一起,十分躁动。嘴里不断的说着一些无措的话语。

    “贵人,怎么办?你有没有办法。办法。我该做些什么呀……”

    已经走出大殿门外有一段距离的尺灼翊听到殿内的动静,便十分迅速的再次进入大殿的门内。一眼便看着渊云前方的淡蓝色水幕。

    “你想到了些什么吗?还有刚才,你为何像似魔怔一般。我本想先离开此处再询问你的。可是现在看来,怕是不行了。”

    尺灼翊的面色有些凝重,这里他好像看见过。只是……

    “我想我们必须解决这里的问题,不然你可能这辈子都无法离开此处了。”

    渊云听完后,便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叙述了一遍。

    “七十二瓣黑蓝色莲花?”尺灼翊听见后,不自觉地朝着殿中的那根莲花茎再次看了看。

    “你现在觉得神志可还清醒,有没有再度变得渐渐迟钝模糊的感觉。”

    渊云摇了摇头。

    而一旁的定桦静静的,没有说话。只是将双手静静地挪到了背后,狠狠的用十指的指尖抓着手背。

    谁也没看看见有他手背上流淌的血液,轻轻的柔柔的砸入了大殿之中,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那好,你现在去看看周围的壁画。如果觉得头晕,就稍作休息,稳一稳自己的心神。”尺灼翊吩咐完渊云,便从空间中那出一盏没有灯芯的墨色的莲花灯。

    渊云看完了壁画,倒是没有在感受到之前那么强烈的晕眩之感了。虽然中途停下来过几次念静心咒,不过还好。

    明明似乎就只过了一会儿而已,可是外面的天幕以十分迅疾的速度暗了下来,刚才还亮入白昼的天空一下就变得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殿内

    只见一片黑暗中,挂于殿顶的十几盏莲花灯释放着点点幽深的淡蓝色光芒,明明有光是能够退去周围的一丝寒意的。

    但偏偏就是这个淡蓝色的光芒,让周围显得更加寒冷,诡谲。

    不是错觉,周围的温度更加寒凉了。这股寒意直达肌骨,仿佛还带着些许湿润的凉腻感,让人很不舒服。

    三人看着周围的变化,神奇的都没有没有说话。

    直到定桦从空间中拿出了一颗照明用的萤火石。

    不过瞬时,大殿内的大半便被照亮了。

    “故事是什么”尺灼翊的问的有些着急,语气里满是担忧急迫之意。

    “讲的是一个孩子,她一直长不大,但是很美,似乎见过她的人都会爱上她,无论男女老少。所以她受到了众星捧月的待遇。

    不过她生活的这个地方似乎是一个外族人无法寻找到的神秘之境。她们的族人似乎每日都只喝水便能存活。

    女孩虽然备受照顾,可是依旧长不大。直到有一天,她们的河流被污染了。变成了黑色,喝过这种河水的族人都是五脏俱裂而亡。

    族人们似乎以为是神在惩罚他们,便准备了祭祀。可是祭祀的碗里只有水,是金黄色的水。

    可是,祭祀完毕以后的几天里死亡的族人人数依旧没有减少。

    但是得病的族人也没有再像之前一样死的那么快了。

    黑色的水继续污染者他们的水源,

    一天晚上,一个族人发现了小女孩。”

    渊云看到这里,有些疑惑的继续说道“这里似乎是小女孩做了什么使族人感到奇怪,于是那个族人便尾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