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 第十一章战前会议第三更
    经过了这四年的努力种田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虽然其他的国家也在努力,但他们的进步比起秦国来说,远远不足道哉。

    就比如一直在疯狂摸着大秦过河的韩国,如果说这四年来其他五国的进步是一,那么韩国就是二,而秦国最起码也是一千。随着时间的流逝,彼此之间的差距不仅没有缩小反而变得更大了。

    如果说四年前秦国一统天下还需要远交近攻,还需要搞各种阴谋诡计阴谋阳谋,防止六国合纵的话,那么如今的秦国,完全可以靠着硬实力,同时击溃剩下六国!

    “整体而言,如今的大秦已经有了彻底灭亡六国的实力与底气。下面就有少府令来汇报一下,这四年来大秦所取得的成果。”

    说着尉缭子就坐了下来,李斯便站了起来,各项数据他早已烂熟于心,自然而然也是脱稿。

    “粮食方面已经无需担忧,少府的农官已经深入到了每一个村,甚至还有多余的。即使目前直接将韩国灭亡,农官的数目,也足以做到一乡至少一个,重点地区一村一个。”

    “在水利工程方面,全国上下努力的干了四年,借助着公输家的机关术,整个秦国都得到了巨大提升。四年前我们主要种植的是干旱的麦子,如今种的却是水稻。”

    “有着足够的水,还有农官们的亲自指导以及农家肥,如今关中之地的亩产已经达到了三石,是十年前的三倍,四年前的两倍。”

    “这还是建立在没有使用土化肥、仙种的基础上,如果考虑到这两个因素,亩产仍旧着很大的提升空间。”

    “此外在上林苑的谷神长老基地之中,已经有了较为稳妥的亩产六石的仙种。不过考虑到六国,目前并没有大规模移栽仙种,而仅仅是在培育种苗。”

    “在矿产方面,有着公输家的机关术,开矿危险大大降低,效率却提高了不少。仅仅是去年一年,少府便铸造了十万万新钱。这些新钱很受欢迎,直接流入了六国之中。”

    说到这里,李斯便笑了笑:“虽然六国一直称呼我们为暴秦,可是这新钱却很受欢迎。今年少府已经铸造了三十万万新钱,用来赏赐将士足够了。”

    这四年来,李斯虽然没有前往过异界,但是却时常进入大图书馆之中看书,尤其是经济类的,他觉得很有意思。

    三十万万新钱,如果放在平时一次性投入地方的话,只会造成钱不值钱的景象,到时候一不小心就是民不聊生。可是如果提前准备好将士们需要的大型农具,却是再好不过了。

    将士们拿到大量的赏金,获得了韩国的赐田,一个个的成了家资数百亩的中型地主,这个时候他们最需要的就是少府之中刚刚推出的最新款大型农具——马拉播种机、收割机。

    钱这东西,并不是越多越好,但少了也不行。

    如果少了,就是钱荒。如果多了,钱就不值钱了。嬴政也是在恶补了不少经济学知识之后才知道,只要印钱的数目合理,及时的跟上生产力展就行。

    后世的华国四十年前的时候,万元户便是乡里最有钱的老大哥。四十年后哪怕是一个亿,放在乡里也不一定能当富。

    换而言之就是短短四十年,华国的朝廷印了一万倍的钱,可也没见华国经济崩溃,民不聊生。

    “钱粮丰足,至于兵器甲胄也不是问题。得益于公输家的明,少府如今全力以赴的话一个月内便可制造出五万套质量精良的钢甲,以及足以武装二十万大军的器械。”

    “即使是威力极大的将军炮,平均下来一月也可生产五百门,这么多的产量别说是灭韩了,即使是眼下就灭亡六国也够用了。”

    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李斯的情绪多多少少有些激动。不过在场的都是戏精,哪还不知道这到底是真心的还是演的。

    不过李斯都已经率先开演了,众人也不能视而不见。有捶胸顿足的,有号称六国不堪一击的,更有直接向嬴政请战的。

    面对这群戏精,嬴政能怎么办?

    当然是板着脸,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仿佛周围根本没人说话一样。戏精们表演了一会儿,尉缭子一声咳嗽,也就再次安静了下来。

    “下面是公输先生。”

    公输先生就是公输仇,这四年来公输家耀眼无比。在世人眼中,公输家是一个级厉害但又极为低调的家族。

    但只有公输仇自己知道,自己并不是十万年难得一见,可以比肩墨子甚至过先祖鲁班的级天才。

    世人只以为是自己明了造纸术,明了铅笔、毛笔,明了有教化功能的黑板、粉笔……

    甚至就连军方,也一直在夸公输家。他们完美的利用了水力,制造了不少水力磨坊,水力锻造铠甲,他们明了水泥,让帝国的驰道建设成本大大降低,军队行进度得到了质的提升,他们明了更高明的炼钢法门……

    然而只有公输仇自己知道,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功劳,自己充其量只是一个工具人罢了。

    这一切真正的功劳都在大王的身上,是大王给了自己天书,自己不过是仿照天书比葫芦画瓢罢了。

    即使没有自己,哪怕是那些普通的匠人,有了天书之后也可以明这些东西,最多就是慢一些罢了。

    所以每当公输仇听到众人的夸奖之时,都会下意识的想到嬴政,自然而然的也就冷静了下来。

    然而他越是如此低调,就越是被世人夸赞,称其是一位真正的大贤,一位不图名利且低调的大贤,甚至已经有人准备称呼其为仇子了。

    “诸位,我就说一说火炮好了。四年前公输家和少府配合,在大王的指导下明了五大夫炮。当时的五大夫炮,还很不成熟,只能轰烂县城的泥墙,至于郡城级别的城墙,一门大炮需要轰上好几天,至于都城级别,那得数十门火炮轰上一个月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