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仙秦多元宇宙帝国 > 第五章退休老干部吕不韦
    咸阳城内,某家酒楼之中,吕不韦今天早早的来了这里,开始了自己的养老生活。

    自从三个月前,辞掉丞相之位后,他就一直过着这种老年人的生活。

    每天早起之后,先吐纳练气,三十六周天之后,浑身上下清爽无比,接着便是早饭。上午之时吕不韦往往会窝在书房之中,哪里也不去,就在书房里看书。

    下午之时,他便会来到这家酒楼,来到这个二楼有窗户的包厢之中,一份报纸一杯水一个下午也就过去了。

    这里是酒楼,还是二楼,是咸阳最热闹的一条街。什么人都有,但基本上非富即贵,最起码也是有本事的。

    在这里哪怕什么都不做,只需要认真的竖起耳朵听其他人吹牛,都可以收集到不少有用的信息。

    虽然酒客们觉得这些信息都是无所谓的,可是在吕不韦这种当过丞相的人面前,却时常可以品味出一些不一样的秘密来。

    “大秦旬报,少府部门刚刚布的大秦旬报,一钱一张,一钱一张!”

    伴随着报童的叫喊,很快便有人送来了报纸,看着眼前的大秦旬报,吕不韦放下了手中泡了枸杞的白瓷茶杯,看起了报纸。

    这报纸也是少府明的,据说和公输家有关。报纸是他们明的,黑板、粉笔、铅笔、白纸、毛笔这等具有教化功能的宝物也是他们明的。

    可是老夫当年当丞相之时,怎么就不知道公输家竟然这么厉害呢?很显然,这一切的起因不是公输家,而是皇宫之中的那位大王。

    想到嬴政,吕不韦就想起了自己的退休生涯。一万万金的赏赐,虽然只是为了好听,把一钱当做一金,但是哪怕是一万万钱,也是一笔极为巨大的财富了。

    一金万钱,一万万钱便是一万金。如今列国之中,家资千金者便可称为豪商,家资万金者,便是了不起的大豪商,闻名天下的那种。

    当年自己家巅峰之时,距离万金也还差了一点。有着朝廷赏赐的一万万钱,自己虽然没权了,但这生活质量却一点都不差。

    可权利这种最重要的东西却没了,没有了那种掌控大秦,号令大秦的感觉,空有万金家资又有什么意义呢?

    微微叹息一声,吕不韦便开始看报纸了。一目十行,很快就看完了。喝了一口枸杞泡水,便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呀,陛下又开始改革了。”

    “嗨,陛下可是亲政的当天就颁布了改革诏令,陛下改革的决心是前所未有的强大,这点改革又算的了什么?”

    “可是今天的内容很不一样,除了强调三公的权利之外,还将廷尉独立了出来,专门负责立法、执法、审判。而且一旦进入廷尉体系,从此以后就只能在廷尉体系之中当官,专门审案子、查案子。”

    “这个我知道,我堂兄的一位朋友就在廷尉里面当官,听他说这叫司法独立。就是说从此以后,他们廷尉自成一派,不怕丞相管,也不归御史大夫管,直接服从于陛下。”

    “从此以后升官、贬官都在廷尉内部了,这样一来丞相和御史大夫确实没法直接干预他们了。这要是碰上一个强硬一点的主官,岂不是可以和御史大夫、丞相叫板?”

    作为都咸阳的老百姓,他们和后世二十一世纪北京的老百姓是一模一样的,最热衷于政治了。

    随便一个老百姓,都能将如今朝廷里大员们的经历、大员们之间的爱恨情仇说的个清清楚楚。

    听这些百姓们整日里指点江山,也是吕不韦如今少有的爱好了。甚至有的时候,他还会在改头换面之后,亲自下场,点评某个政策,或者点评某个官员。

    咚咚咚

    “进。”

    “仲父的生活看起来很惬意啊。”

    原本放松的躺在躺椅之上晒太阳的吕不韦,猛地坐了起来,连脸上的报纸都顾不得了。

    “原来是大王啊。”

    看到嬴政的瞬间,吕不韦先是惊讶然后是欣喜,接着就变成了无奈,最后更是彻底放松下来。

    如今的他已经不是大秦丞相了,而是一个没有爵位的糟老头子。虽然他仍旧很关心政治,时常回忆过去,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道理还是明白的。

    即使嬴政有用的到自己的地方,也不可能是当丞相了。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好兴奋的呢?

    “仲父觉得这报纸如何?”嬴政问道。

    “这旬报很好,可以引导人心,也可以让天下士人,及时的了解大秦高层,算是一个高层和民间沟通的渠道。”

    “那仲父觉得考举制度如何?”

    “考举又被称之为科举,这个制度我看了,是一个很大胆的制度,但对于大秦而言,其实也就是这么回事儿。”

    “我大秦的军功爵制度,本就是面对全民,公平公正公开。每一位百姓只要敢上战场,就可以杀人升官,甚至是一路升到大将军,当年的武安君便是典型。”

    “所以这个科举制度本身,对我大秦充其量只是一个补充,大王没必要对此过于期待。”

    “而对于六国而言,这个制度很有用,但是六国限制重重,哪怕明知道这个制度的好处,他们也不可能使用。”

    “当然这个制度也有优点,那就是不限制籍贯,六国游士均可参与科举。通过考试来做官,对于他们而言是以往不敢想象的大好事。”

    “可以说,科举制度出现之后,六国游士必将纷纷前往大秦,为大秦效力。在六国他们不是贵族出生,就永远不可能当官,但是在科举制度之下,他们只要通过考试,便可以直接当令吏,甚至是当九品官,这是难以想象的。”

    “所以此法一出,六国游士必定蜂拥而至。等到大秦一统六国之时,他们便是最好的官员,他们熟知本地的一切信息,有他们在,大秦就可以有效的统治六国,这就是带路党……”

    说到这里,吕不韦就停了下来。他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直接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了。

    “哎,原本我还想着大王你虽然天资不凡但毕竟年轻,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在合适的时候,给你一些建议。”

    “可是如今看来,先是大秦旬报,上下沟通,然后是改革令,求贤令,无论是廷尉独立,还是三公职权明确,亦或者是这科举考试,都是一环套一环的。”

    “大王你不出错,尉缭子也还算勤恳,大秦上上下下更是团结一心,拧在了一块儿。即使是我,也不可能做得更好了。”

    到了此刻,吕不韦看上去就更加像是一个老年人了,还是没了老伴没有兴趣爱好非常孤独的那种。

    “仲父可知,如今的大秦正面临一个机会,一个每年都能够得到一千万石粮食的机会……”

    听到这里,原本兴趣不高的吕不韦顿时就竖起了耳朵。

    “这件事很重要,但也涉及到一个天大的秘密,仲父一旦知晓,二十年内便不能公开露面,甚至不能……”

    “规矩我都懂,就像我这位丞相,即使退休了,也必须留在咸阳城中,接受监视,防止泄密大秦的机密。”

    “等到仲父处理好世俗之事后,便可以进宫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