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跟大佬恋爱你怂了吗 > 第52章 052叔叔不厚道
    沈孺枫一怔。

    “枫少……”秦卫戍笑眯眯和沈孺枫打招呼。

    沈孺枫脊背莫名一寒,快速走过去,偷偷摸摸朝班里看了眼……

    见沈自洲坐在他的位置上,看他一片空白的卷子,沈孺枫头皮发麻,忙弯腰躲开,睁大了眼一脸惊慌问秦卫戍:“我二叔怎么来了?!”

    秦卫戍还是一脸斯文地笑:“当然是来替枫少开誓师大会,总不能别的家长都来了……枫少的家长不到,枫少是专门来等先生的吗?!”

    沈孺枫有点儿紧张,他瞪了笑眯眯的秦卫戍一眼,小心翼翼扒在窗口往里看……

    见沈自洲抬眉不紧不慢从他桌兜里拿出游戏机、游戏杂志和游戏充值卡、漫画书,沈孺枫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那个……我就是来班里看一眼,先走了!”沈孺枫对秦卫戍说了一声,撒腿就跑。

    他觉得自己这次可能真的要死翘翘了,闯书房的事情沈自洲还没找他算账,他就觉得不对劲儿!

    谁知道今天二叔竟然过来参加他的誓师大会!

    他猜二叔过来肯定是为了多找一些他的错处算总账,说不定这次是十万字的检讨在后面等着他,不……说不定二叔已经磨刀霍霍准备打断他的腿,或者连手一起打断!

    脑洞越开越壮阔的沈孺枫,打算先出去躲躲。

    秦卫戍温润浅笑,目送沈孺枫离开。

    班主任王红霞没敢在家长会上单独拎出沈孺枫,等到家长会结束,才走到沈自洲身边谈起沈孺枫。

    大概是因为知道大半个学校都是沈家捐的,也因为沈自洲身上强大的气场,王红霞说话时特别谦卑谨慎,不自觉的紧张。

    见沈自洲正在看唐景晴整洁干净的卷面,王红霞说:“这是我们学校好不容易从云山中学挖过来的学神,现在和沈孺枫是同桌。”

    对于沈孺枫每次交白卷儿,王红霞真的无话可说:“沈孺枫本来就是国外回来的,如果每一次都交白卷,学校老师就不知道沈孺枫的真实成绩,没有办法特别辅导,这样高考很吃亏,还是说……家里对沈孺枫有别的安排?!”

    和老师谈完,沈自洲从教室出来,问秦卫戍:“沈孺枫人呢?!”

    秦卫戍笑着道:“大概是去躲难了……”

    沈自洲颔首,往楼下走。

    “先生被枫少的班主任留到最后,是因为枫少让老师感觉到棘手了吗?!”秦卫戍语气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沈自洲细长的手指松了松衬衫衣领,表情略显烦躁,他不相信沈孺枫是因为不会才交白卷的。

    沈自洲站在学校停车场入口,等秦卫戍开车过来。

    他抽出一根香烟咬在嘴角,打火机刚擦出一丝火花,就看到坐在墙角阴凉处,逗弄流浪猫的唐景晴。

    午后,骄阳如火。

    沈自洲凝视和他隔着一道铁栏围墙的唐景晴。

    树荫下……

    唐景晴坐在长椅上,脖子上挂着耳机。

    弯腰,一只耳机和她头发一起垂在胸前……

    玉骨冰肌的细长手指轻抚着流浪猫的脑袋,低低瞌着眸子,浓密的睫毛,在她白皙的脸上落下一道阴影。

    白色的小奶猫,在唐景晴手里乖的不像话,翘着尾巴……仰着头一脸舒服的在唐景晴掌心里蹭啊蹭,好像很喜欢唐景晴。

    抬头,唐景晴看到沈自洲,眉目间没有了刚才对小奶猫的温软笑意,她“啧”了一声,满脸写着散漫。

    沈自洲听出了嫌弃。

    他嘴角上扬,捏着打火机,走至铁栏围墙边缘,挪开唇角未点燃的香烟,轮廓刚毅的下颚扬了扬,慢条斯理开口:“裙子,脏了……”

    唐景晴低头,看到自己校服百褶短裙上有脏污,是刚才爬上排水管道救小猫时,弄脏的。

    “叔叔日子过的很闲啊……”唐景晴齐刘海下的明亮眼眸弯起,一脸天真,嗓音却凉薄懒散,“不用上班吗?!”

    “嗯。”沈自洲应了一声,低头咬住烟蒂,单手护着火苗点燃香烟,吞云吐雾后,随手把打火机放进裤兜里,开口,“有一句话不知道你听没有听过……”

    唐景晴笑眯眯地瞅着沈自洲,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从古至今,都是世界上1%的人,掌握着世界的绝大多数财富……”沈自洲说。

    这话唐景晴听过,她颔首……

    “我最大的工作,是把祖先留下的财富交给擅长赚钱的聪明人去打理,并且一代代传承下去。”沈自洲点了点烟灰。

    “啧……看来是已经找到那个擅长赚钱的聪明人了。”唐景晴靠在长椅靠背上,挑唇,懒洋洋开腔,眼底不掩轻漫和锋芒。

    沈自洲觉得,大概不管什么人在小姑娘面前,都算不上是聪明人。

    唐景晴的身上,自有一股子恣意人间的傲然心态。

    这或许是因为小姑娘的智商超越常人,又把人心看得太透的缘故。

    视线落在沈自洲修长指尖的香烟上,唐景晴砸巴了下嘴,眼睛微微眯起,露出纯真无害的笑容:“叔叔……给根烟。”

    金色光线透过树叶间隙照着沈自洲侧脸和瞳仁,衬得他越发英俊,美貌无双。

    他单手插兜,咬着香烟眯眼对唐景晴勾手。

    唐景晴歪头不动,大眼乌亮,甜甜一笑,可爱又讨喜:“叔叔丢过来,我接得到。”

    沈自洲瞅着装乖的唐景晴,真就把香烟丢给了唐景晴。

    唐景晴接住烟盒,抽出一根香烟夹在白玉似的指尖,又笑着道:“叔叔不厚道,火呢?!”

    沈自洲嗓音平静又寡淡:“叔叔厚道,火才不能给你。”

    “啧……”唐景晴起身,助跑了小段,单手借力铁栏围墙,轻巧翻了过来,稳稳落在沈自洲面前,飘扬的裙摆带过几片树叶,悠悠扬扬下落。

    “叔叔,借个火……”她乖巧笑着攥住沈自结实的手腕,另一只夹着香烟的细长手指把烟嘴送到唇瓣前。

    咬着香烟低头,凑近沈自洲手中猩红火光明灭的烟头,打算借沈自洲手中香烟点火。

    沈自洲视线落在唐景晴白皙精致的小脸上,她垂着眼睫点烟。

    从沈自洲的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唐景晴敞开的校服领口里,锁骨分明,皮肤莹白如玉,他喉头滚了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