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跟大佬恋爱你怂了吗 > 第32章 032起床气十分明显
    “妈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唐祥亭没敢对老太太说重话,怕老太太又一哭二闹三上吊,转身对唐景晴说,“你先上楼休息,不要在意奶奶说的话,她年纪大了。”

    唐景晴站在原地未动,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瞅着望着唐祥亭,委屈至极:“爸,我不会和奶奶计较的,但有个疑问我想问一下爸,奶奶一直说我们家会改回刘姓,总是说我们老刘家,可妈妈曾经叮嘱过我……唐门食府永远只能是唐门食府!”

    唐祥亭神色有些慌。

    凝视着他的唐景晴眼圈渐红,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表情悲伤又坚定,道:“要是爸改了刘姓,那对不起爸……我不能把唐门食府转到爸名下!我很爱爸,愿意把我的一切都给爸爸!可我也很爱妈妈,不愿意违背妈妈的意愿,尤其是在妈妈病了的情况下!”

    “爸没说要改姓!你别听你奶奶乱说!”唐祥亭摸着唐景晴的脑袋试图安抚唐景晴。

    “真的吗?!”唐景晴浓密睫毛上还沾染着稀碎泪珠,朝着面色惨白的老太太看去。

    “小五,你这是要我和你爸的命啊!你是我们老刘家的独苗啊……”老太太突然扯着嗓子哭嚎。

    唐祥亭只对唐景晴道:“你先上楼!不用管你奶奶,她老糊涂了,一天胡言乱语!”

    老太太一听这话炸了毛:“小五……你还有没有良心!我多辛苦把你拉扯大你不知道?!你现在有出息了就不认祖宗,不认爸和妈了?!老天爷啊……我怎么有这么一个儿子,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你先上楼去!”唐祥亭对唐景晴道。

    唐景晴点头,一脸害怕看了眼还在撒泼谩骂的老太太,朝楼上走去。

    唐子汐就站在楼梯口,见唐景晴背着双肩包朝楼上走来,有些紧张,不知道唐景晴会不会和她合作。

    察觉唐景晴像被牛奶浸泡过的嫩滑皮肤,带着几分病态的白,唐子汐攥着水杯张了张嘴,却被唐景晴寒凉浮躁的眼神,和身上不动声色的狠劲儿震慑住,话卡在嗓子眼,没能说出来。

    四目相对,唐景晴面无表情和她擦肩。

    “妈你能不能别哭了!”唐祥亭烦的想砸东西,见唐景晴已经上楼,才压低声音,“你再整天这样嚷嚷让我改姓刘,到手的唐门食府就飞了!你就不能等唐门食府到手后再提这件事儿?!”

    老太太听出儿子这话的言外之意和警告,哭声渐止:“你这意思,是等唐门食府到手就可以改回咱们刘姓了?!”

    唐祥亭烦躁扯了扯领口敷衍着点头:“这事儿你心里知道就行了,别往外说,也别再在景晴面前提改姓的事情,到时候户口本上名字悄悄一改就完了!这种关口……你别给我添乱!”

    “怎么能悄悄改名就算了呢?!肯定要大摆筵席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姓刘啊!那个拖油瓶和两个赔钱货我不管,我大孙子一定要改姓刘的!我还要带着我大孙子回去给乡亲们看看!省得那群王八蛋总说我们老刘家儿子入赘到别人家成了绝户!儿啊……你不知道这些年我和你爸受的都是什么委屈!”老太太又开始哭唧唧。

    “大摆筵席让所有人都知道唐门食府改成刘门食府,谁还来我问你!唐门食府那么多贵客,你以为是冲着我来的吗?!人家是冲着唐门食府的招牌!”唐祥亭这几天憋了一肚子的火,声音也难免拔高。

    看到唐子汐下楼,唐祥亭不想和老太太再做纠缠,往楼梯口走,顺嘴问了句:“你妈呢?!”

    唐子汐生怕唐祥亭知道梁影霜出去见李大成了,道:“妈送子羡补课,顺便去超市买下午的食材了!爸……我先给奶奶洗衣服了!”

    “去吧!”唐祥亭从唐子汐身边走过,没有多看这个平时毫无存在感的女儿一眼。

    “小五你个没良心的你给我站住!”老太太扯住唐祥亭的衣服,“你说,你是不是真的打算一辈子都当唐家的人,不认刘家的祖宗了?!”

    “我认刘家的祖宗有什么好处你和我说?!除了让人家知道我是从山沟里出来的有什么好处?!”

    “你个挨千刀的,我和你爸千辛万苦把你培养出来,你转脸就不要我们不要祖宗了!我……我……我干脆打死你算了!”

    楼下,做惯农活的老太太体力好,追着唐祥亭打。

    在房间里做卷子的唐景婳忙下楼去拦,被老太太推开撞碎花瓶,划伤了胳膊……

    唐家乱成一团。

    楼上,唐景晴给手机充上电,开机给李教授打了个电话询问实验进度后,吃过药躺在床上睡了过去,丝毫不受楼下打骂声的影响。

    ·

    唐景晴睡到中午,被姜笑笑电话吵醒,情绪并不好。

    唐家门口,姜笑笑踮着脚尖往唐家栅栏门里看,见穿着白色T恤、黑色连帽卫衣的唐景晴出来,露出明媚灿烂的笑容,朝唐景晴跑过去。

    唐景晴踩着拖鞋,卫衣敞开着,黑色及腰直长发齐刘海,衬得小脸愈发白皙,黑白分明的眼仁有红血丝。

    她双手抄兜,面无表情站在门口,看着小跑到自己面前的姜笑笑,眉目间是冷漠和不掩饰的不耐烦,起床气十分明显。

    她本就极白的五官染上了几分病态的苍白,神态野三分,又冷又傲,好看帅的惊心动魄。

    “景晴发烧都全好了吗?!”

    唐景晴三天没有去学校,电话也不接,姜笑笑很担心唐景晴,她不知道从谁那里得到了唐家的地址找了过来,按了半天门铃没有人开,这才尝试着再次给唐景晴打电话,没想到居然打通了,这才知道唐景晴发烧在家休息。

    看到姜笑笑眼底纯粹的关切,唐景晴干净的眸子犹如寒潭,凝视面前红了脸的小姑娘。

    “啊……对了!”姜笑笑把手里拎的塑料袋递给唐景晴,“水蜜桃口味的糖果,对吧?!本来前天要给你的,可是你没去学校!”

    唐景晴垂眸看着姜笑笑手中塑料袋,极为浓密纤长的睫毛遮住她漂亮的眼仁,她伸手接过来,嗓音带着几分没睡醒的低哑,略显冷清:“谢谢。”

    被感谢的姜笑笑耳尖儿都红了,她双手不自然地拽住自己双肩包包带,问唐景晴:“明天我们高考倒数计时百天的誓师大会,你会来吧?!”

    唐景晴微微颔首:“嗯……”

    “太好了!”姜笑笑笑容甜美,高兴之余似乎是觉得不知道再和唐景晴说谢什么,她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衣摆,“那……我就先回去了!”

    姜笑笑对唐景晴摆了摆手,双手拽着背包带退了两步,一步三回头往小区外走。

    唐景晴攥了攥手里塑料袋。

    “你吃午饭了吗?!”

    唐景晴慵懒淡漠的冰凉嗓音在姜笑笑背后响起。

    姜笑笑连忙跑了回来,对唐景晴露出大大的笑脸摇头:“没有呢!景晴你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