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跟大佬恋爱你怂了吗 > 第11章 011起飞了
    刚才看到垃圾桶里卤味包装袋,唐景晴就知道……唐秋文大概是想要热今天下午打包回来的卤味,当下酒菜。

    卤味下酒,这是唐秋文的习惯。

    但是……她忘了。

    甚至,忘了说要教唐景晴喝酒的事情。

    唐景晴弯腰拎起垃圾桶里的垃圾袋,顺手接过唐秋文手中的锅:“热了今天下午你打包回来的卤味。”

    “饿了?!”唐秋文对唐景晴笑着,“妈给你煮泡面吧!”

    唐景晴甜甜笑着点头。

    出门,把买回来的果酒、焦黑的锅和垃圾丢进垃圾桶,唐景晴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

    蒙蒙细雨,沾湿了唐景晴黑色卫衣,和她一头长发。

    “叮咚——”

    手机一振,唐景晴拿出手机看了眼是唐祥亭的信息。

    【唐祥亭:乖女儿,明天早上记得去原学办理转学手续。】

    唐景晴抿着唇,眸子半眯,凉薄淡漠的气质里透着冷冽。

    ·

    唐祥亭在晚饭餐桌上通知,唐景晴星期二会正式进入曲江一中,搬入唐家。

    梁影霜笑着说会在唐景晴回来前把房间收拾好,唐子羡和唐子汐也表明了对唐景晴的欢迎。

    尤其是唐子羡。

    可唐景婳听唐祥亭说,让她学习上有什么不懂的多问唐景晴,唐景婳心里就格外不是滋味。

    唐景婳回房间时,路过唐景晴房间门口,脚步停下。

    这是整个唐家除了主卧之外。最大的房间。

    推开门,唐景婳看着里面偌大的公主床,粉色的沙发、书桌、按摩椅,还有母亲精心选购放在阳台的鸟巢沙发,秋千。

    里面还连着偌大的衣帽间。

    她现在的房间,都没有唐景晴房间一半大。

    这些原本应该是她的……

    唐景晴的东西,就用箱子装着堆放房间里,几乎要把整个房间堆满。

    唐景婳关上门,眸色深沉,犹豫半晌,拨通唐祥亭乡下母亲的电话。

    “奶奶,您还没睡啊!”

    电话接通的那一瞬,唐景婳声音和表情都变得甜美。

    “我刚看到电视上节目上有一位做饭超棒的奶奶,就想起奶奶了,所以给您打个电话……”

    电话那头老太太乐呵呵笑着,虽然这个孙女儿不是亲孙女儿,但胜在乖巧听话,老太太还是很喜欢的。

    “对了奶奶,星期二爸爸就把景晴接回来了,我想着您可能都都有十几年没有见过景晴了吧,您要不要回来住一段时间?!”唐景婳问。

    “她回来干什么?!”老太太戒备心极强,“是回来抢唐门食府?!”

    她没有忘记当初儿子和唐秋文离婚,那个小贱人非要儿子以后把唐门食府交给唐景晴!

    唐门食府是她儿子的,将来也只能是她大孙子的,唐景晴一个女孩子给她能做什么?!

    “这个……我不知道啊奶奶。”唐景婳一脸难为说,“爸爸很喜欢景晴,以后应该会把唐门食府交给景晴吧,我听我妈说唐门食府原本爸爸就答应给景晴的,我看爸爸现在很喜欢景晴……”

    “胡说什么!唐门食府以后只能给我的大孙子!”老太太激动的声音拔高了好几个度,“你爸呢?!你爸是个什么态度?!”

    “我爸挺喜欢景晴的吧!不然也不会接景晴回来啊!不过奶奶你也不用担心,子羡绝对不会和景晴挣唐门食府闹得家门不和,子羡已经和爸妈在商量高中毕业出国的事情了。”

    老太太听唐景婳这么一说还得了,当场炸了毛……

    “什么?!她唐景晴是个什么小贱蹄子,还想要把我大孙子赶出国?!你爸也太糊涂了!不行……我得去里州!”

    挂了电话,唐景婳脸上的笑容越发好看。

    她和她妈妈有爸爸压着,动不了唐景晴,那么……压在爸爸头上的奶奶呢?!

    到时候唐景晴和老太太闹腾起来,唐家就热闹了。

    唐景婳把手机装进口袋里,转身往外走,脚下没注意被一个箱子绊倒,箱子里的东西哗啦啦撒了一地。

    唐景婳揉着膝盖,回头看了眼撒了满地的文件和信封。

    这都是什么东西?!

    房间没开灯,唐景婳看不清楚,简单把那些文件信封归拢想放进箱子里。

    借着月光,唐景婳看到信封上的LOGO居然是麻省理工的校徽。

    唐景婳忍不住拆开用手机手电筒看了眼,纯英文。

    尽管有些单词看不懂,可唐景婳清楚的知道这是邀请唐景晴去麻省理工就读的邀请信,麻省理工校长亲笔信。

    落款的日期,是四年前。

    唐景婳又看了其他信,有哈佛大学的邀请,剑桥大学的邀请,加州大学的邀请,斯坦福大学的邀请……

    唐景婳瘫坐在地上,有点儿茫然,唐景晴……数学方面真的那么厉害。

    那这些年,她背地里和唐景晴较劲到底有什么意义?!

    比得过吗?!

    回到自己的房间,唐景婳强撑着打起精神,唐景晴数学好怎么了?

    她厨艺好,是最年轻的美女食神。

    她身患白血病,却勇敢对抗病魔,是励志女神。

    而且不管是钢琴小提琴,唐景婳都精通,她唐景晴除了数学之外还会什么?!

    自我安慰后,心情好了些的唐景婳站在镜子前,对自己露出大大的微笑,为自己加油。

    转身时,见自己睡裙上有张被静电吸住的纸张。

    她皱眉拿下看了眼,上面全都是数字……

    大概是唐景晴的东西。

    唐景婳将纸张揉成团,丢进垃圾桶里。

    睡前,她拍了张美美的自拍,日常发了条励志微博才去休息。

    ·

    唐秋文清醒时间越来越少,这话在第二天一大早便得到印证。

    在学校办理转学手续的唐景晴,接到电话赶回来时,他们家门口围了一堆人。

    满身烟灰的唐秋文全身湿透,裹着毛毯坐在救护车旁。

    医生正在帮她处理胳膊上可怖的烧伤。

    靳宅的独栋别墅,已经被烧得看不出颜色。

    满地都是灰黑色的泥水。

    消防员正在做最后扫尾。

    唐秋文看到气喘吁吁赶回来的唐景晴,笑着说:“幸亏前几天就把你弟弟送回他奶奶那里了。”

    唐景晴一语不发,故作镇定镇定用毛巾给唐秋文擦脸上烟灰,手指颤抖。

    她无法想象如果今天这一场大火,要是带走了唐秋文该怎么办……

    唐秋文轻轻攥住了唐景晴细白的小手,眼底都是笑意。

    “律师事务那边儿,该移交的案件和文件已经全部移交。你弟弟和你姥姥,也已经安排妥当,妈不想让你看到我糊涂的样子,必须去疗养院报道了!”

    唐秋文说话时语气轻松,像是去住酒店。

    丝毫没有因为病情加重,而感到沮丧无力。

    她说:“唐景晴,妈已经养你成年,该休息了!你也……是时候试试你的翅膀,起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