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跟大佬恋爱你怂了吗 > 第1章 001甚至有点想笑
    小东西,你爱装乖巧,爱玩儿小心机,爱钱,爱权,爱刺激,那你比冰块都冷的心……还会不会爱人?!会不会爱我?!——沈自洲

    ·

    八点钟,西方鱼鳞般排列的云层里,残留着燃尽潋滟的暗淡霞色。

    一辆流行感极强的红色跑车,缓缓停在唐门食府对面。

    “大佬,你真的要回唐家?”

    开车的黄毛少年沈孺枫,按了按唇角还冒血的伤口,瞅着唐门食府金碧辉煌的门头问。

    副驾驶上,唐景晴好看的手指松了松领口。

    眸子半眯,姿态傲然散漫,野性十足。

    “你又不缺钱,又不喜欢做菜,干什么要恶心自己去你后妈面前收割人头?!”沈孺枫又问。

    唐景晴剥了一颗水蜜桃口味的糖果丢进嘴里,咬碎。

    甜意入喉,她唇角勾起,语气桀骜不驯,不冷不热道:“我的东西,不想要……也不能便宜别人。”

    唐门食府现任食神唐祥亭,是唐景晴的亲生父亲。

    二十年前,唐祥亭入赘唐家,接管唐门食府。

    后来,出轨三流小明星,和唐景晴的母亲唐秋文离婚。

    唐秋文志在成为最优秀的律师。

    两人协商后决定由唐祥亭暂管唐门食府,将来唐门食府由他们共同的女儿唐景晴继承。

    可唐门食府这块招牌,相当于唐祥亭的摇钱树。

    唐祥亭怎么甘愿让出唐门食府?!

    可怎么办呢,唐景晴……也没有拱手让东西的习惯。

    想到曾经欺辱过自己母亲的小三,和她的孩子们,正理所应当享受着唐景晴的东西。

    让她,很不爽……

    唐景晴下车,背好双肩书包,抱着两本书,黑长及腰长发,齐刘海,一双水灵灵的黑眼仁,像被雨水洗净的琉璃珠子。

    又是一副本世纪最乖小姑娘的样子。

    ·

    八点半。

    东寺街地标建筑的唐门食府,已是灯火辉煌。

    各类价值不菲的豪车整齐停放在唐门食府停车场,已成为里州的一大景观。

    开着冷气的跑车里,沈孺枫抖着腿,骂骂咧咧玩手游,等唐景晴出来。

    “铛铛铛——”

    听到敲玻璃的声音,沈孺枫一脸不悦转头。

    敲车窗的是位三十岁出头的男士,文质彬彬穿着西装,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框眼睛,笑眯眯看着沈孺枫,吓得沈孺枫跟见了鬼似的一哆嗦。

    “卧槽!怎么这么背?!”

    沈孺枫骂了一声,扯到唇角伤口,疼得呲牙,捂着嘴放下车窗。

    “枫少,二爷请您把车开到停车场……”

    唐门食府大理石台阶上,立着位身姿挺拔的男人,正是沈孺枫的二叔沈自洲。

    他西装衣襟敞开,双手插进裤兜,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衫和修身马甲,成熟男人的浑厚气场不怒自威,尽是世家长者气魄。

    沈孺枫最忌惮的就是自家二叔沈自洲,那人跟有读心术似的,什么都瞒不过他。

    ·

    唐门食府门口。

    “还没成年就知道为女人争风吃醋?!飙车输赢比小命重要?!”

    沈自洲似笑非笑的声线沉稳甘醇,极具磁性。

    偷偷出去飙车的沈孺枫一脸心虚,不敢看自家二叔轮廓硬朗的冷俊五官。

    他低头狡辩:“我没飙车,再说过几天我就满十八了,怎么能算没成年……”

    沈孺枫也没撒慌,车不是他飙的!

    是他求唐景晴替他飙的,毕竟关乎男人尊严,沈孺枫不想输。

    唐景晴?!沈自洲眸子半眯,深邃眉弓下视线讳莫如深。

    一身黑色主厨装的唐祥亭刚送唐景晴从唐门食府出来,就看到唐门食府最尊贵的座上宾沈自洲,忙殷勤打招呼。

    “沈先生,您怎么没进去?!”

    看到站在沈自洲面前白皙清瘦的黄毛少年,唐祥亭问:“这位是……”

    和唐景晴谈妥了唐门食府还是暂时由他看管,唐祥亭一脸红光满面,脸上都是喜气。

    沈自洲低低的嗓音平淡闲适:“家里孩子。”

    沈孺枫抬头见他们家大佬和唐祥亭一起出来,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卧槽,唐景晴大佬怎么这个时候出来了?!

    见沈自洲视线落在唐景晴身上,唐祥亭介绍:“这是我的女儿,唐景晴……”

    唐景晴露出一个乖乖地笑容,双眸干净明媚,唇角梨窝很甜,嗓音又软又好听:“叔叔好。”

    唐门食府暖色的灯笼,映照着小姑娘脸颊上的绒层,朦胧的像红色蒲公英。

    沈自洲颔首,第一眼觉得唐景晴是个漂亮精致非常美丽姑娘,且美没有攻击性,目光干净纯粹,一脸乖巧无害,不像会飙车的不良少女。

    “回去一万五千字的检讨,下次再飙车……”沈自洲深邃的眼扫过沈孺枫,平静似水的视线复又瞅向唐景晴,“或者请别人替你飙车,小心的你腿。”

    沈孺枫脊背汗毛都竖了起来,二叔怎么知道他请别人替他飙车的?!难道……二叔派人跟踪他了?!

    和唐景晴对视的男人,挺鼻薄唇,眼廓深邃,一派成熟男性的沉稳魅力。

    可他五官却俊美得非常有侵略性,连寡淡的目光都透着引人深陷的危险信号。

    唐景晴自小跟唐秋文出入法庭,见过各个阶层,各种气质和长相的人……

    能被唐景晴承认一个“美”字的女人,都屈指可数,更别提是男人。

    她从未见过五官如此刚毅挺拔,却又让人如此惊艳的男性。

    尊贵沉稳的阳刚气场中,是亦正亦邪的盛世美颜,让人垂涎又不敢放肆,只敢膜拜。

    唐景晴抱着怀里的书本,笑容甜美的像傻白甜和沈自洲对视,一脸纯净无害。

    沈自洲眸子微微眯了眯。

    他居然听不到……这个小姑娘的心声。

    有醉醺醺的外地食客点了根烟,操着口浓重的东北腔调一边打电话,一边晃晃悠悠抬腿跨过唐门食府门槛。

    唐景晴手臂一紧,人前脚被拽开,后脚那醉汉就差点儿绊倒在刚才唐景晴站立的地方,骂骂咧咧。

    【啧,真是丑态毕露……】

    突然听到唐景晴冷漠乖戾的心声,沈自洲意外抬眉,他低头看被他拽到身边的唐景晴。

    小姑娘像被吓到,一张小脸煞白,惊魂未定。

    【还不松手!想打断这只手怎么办?!烦燥!】

    唐景晴仰头,黑亮湿润的眸子望着沈自洲,满脸后怕和柔弱:“谢……谢谢叔叔。”

    呵……

    沈自洲看着唐景晴心口不一的模样,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演的挺好。

    沈自洲笑着松开唐景晴的手臂,双手插兜。

    “没被撞到吧?!”唐祥亭关切地问。

    唐景晴眼睛还是湿漉漉的,摇了摇头,故作坚强的笑了笑:“我没事,爸你不要担心,多亏叔叔及时拉开了我。”

    沈自洲笑容淡漠,又听不到小姑娘的心声了。

    他攥了攥插在裤兜里的右手,先行往唐门食府里走。

    清瘦白净的沈孺枫,用眼神求助沈自洲的助理。

    一脸斯文的助理秦卫戍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笑着说:“枫少,晚上检讨交给我就好,那么我就先告辞了。”

    沈孺枫:“……”

    “景晴也先回去吧!”唐祥亭抬手怜爱摸了摸唐景晴的脑袋,“回去收拾收拾东西搬回家,以后爸来照顾你。星期五下午,我们一家人一起吃顿饭,介绍你梁姨、还有姐姐和弟弟妹妹给你认识。”

    唐景晴漂亮的眼睛里有感动,抱紧了怀里的书本点头:“爸,你去忙吧,我到家给你发信息,你不用担心。”

    ·

    秦卫戍刚跟上沈自洲的脚步,便听到男人平寂醇厚的嗓音传来:“去查那个唐景晴的女孩,是不是十年前出庭作证的那个孩子。”

    沈自洲在这个世界上,能真正意义上记住的人很少。

    他从不在人际关系上浪费精力,但十年前为他出庭作证的八岁小姑娘,他一直没有忘。

    法庭上,当所有人以年龄质疑小姑娘证词是否可信时。

    她以极为清晰的数学思路,自证八岁的她所言不虚。

    运用数理逻辑和数学语言,建构数学模型,解释在案发时她看到的一些客观现象,证明沈自洲被诬告。

    小姑娘所展现的数学天赋,让人拍案叫绝。

    但,真正让她在沈自洲数万年漫长生命里,留下了一抹痕迹的……

    并非她异于普通人的头脑。

    而是……

    沈自洲看着她的眼,却听不到她心声。

    如今,出现在沈自洲面前的这个唐景晴。

    呵,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