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召唤大佬 > 第三百二十三章神陨
    生在意识中的战斗,鲜有真正直接面对面的较量,以肉搏般的方式以决生死成败。

    而是感染和入侵。

    如同两滴性质不同的液体,相互的融合与占有。

    最终决定出,哪一滴主宰新的‘性质’。

    西欧比特一世能够感觉到自己情绪的变化。

    他变得冷漠、麻木、狂躁,看向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毁灭的欲望。这是古老的灵,正在粉碎他的理智,这并不代表这就是那个古老的灵的本质。

    同时,一个古老的,已经被遗忘的名字,几乎要冲出他的喉咙。

    西欧比特一世竭尽全力的压制着这个名字,不去想它,更不会将它说出口。

    但是同时,在人们狂热的庆祝中、喝彩中,他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自己的身份,铭记自己的职业和所处的位置。

    所谓的职业,并非是助力,而是一种心灵上的自我约定和束缚。

    就像一个被催眠的人,需要暗号进入梦境以及脱离梦境。

    如果没有了这样的束缚,那么就会变得过份自由与放纵。

    这是相当危险的。

    来自人民的欢呼声和呐喊声,仿佛被蒙上了一层层的迷雾,越拉越远。

    西欧比特一世看到了更多神奇而又伟大的画面。

    他看到了星辰的陨落,看到了世界的破灭,看到了文明的诞生、繁衍以及最终的消亡,走向寂灭。

    在如此神奇而又伟大的景象面前,他曾经所沉溺,所热爱的职业,所恪守的规则,似乎都是那么的脆弱和可笑。

    在无比浩瀚的伟大时间和空间面前,那些曾经繁华的,且被歌颂的,都如泥沙一般寻常,且暗淡无光。

    迷茫之中,遥远的星河彼岸,似乎有一缕玫瑰的芬芳,跨越了时空的距离,渐渐的沁入他的灵魂深处。

    嗅着这一缕玫瑰的芬芳,原本已然开始迷茫的西欧比特一世迅的清醒过来。

    时空的浩瀚,宇宙的广袤,星空的无垠,诸天万界的伟大···这些固然是真实存在,并且值得一辈子追寻与向往的。

    但是,人存于世当有所追求,有所贡献。

    不为成全别人,只为成全自己,不是白白来这世间走一遭。

    当过往的那些经历涌上心头,西欧比特一世越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那些还未完成的,还在规划中的,对着人民许下的承诺,他依旧需要去一一完成它们。

    “人在信念中不朽,而神···占据信念。”西欧比特一世睁开了眼,此刻他的眼中,仿佛倒映着漫天星河。

    属于神话级别的灵性辐射,朝着四方溅射。

    但是这一回,所有的辐射,都是偏向于正面的。

    那些修行斗气的强者们,可以感觉到自己肉身正在被强行提升,变得更加强大,有某种莫名的悸动侵入了其血脉,改变他的根基。

    或许在未来,他们可以演变出,拥有特殊能力的血脉骑士家族。

    这是来自神的恩赐。

    在凡人晋升神明的一瞬间,属于天地的造化权柄,也会乍现端倪。

    而以精神为主,汲取天地之间的魔力,而修行的巫师们,他们的反应更为强烈。

    以西欧比特一世为核心,朝着四周辐射的那种强烈的‘冲击力’,几乎强行扭曲了他们的思想,让他们从无信者,成为虔诚的信徒。

    在那些普通的人民眼中,他们伟大的皇帝陛下,正在绽放着无量光芒。

    一瞬间就化作了一个像是符号一般的存在,占据了他们的灵魂。

    仙灯之中的林溪依旧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来了!”林溪在仙灯之中暗道。

    同时传念给白凡,让他先提前做好准备。

    “不在未成之前动手,而是在骤然初成的一瞬间动···看来有某位···或是某些神明,需要西欧比特一世失败陨落之后,留下的某些物质。”

    “当然或许也还包涵了警告的成份。”

    “警告那些自认为经过布置,也有信心成神者···你们即便是已然成神,依旧难逃制裁。”

    七道光芒,从天外划破了时空一般飞来。

    在具备主场特性的物质世界里,掌控了一方世界某些神权的神明,他们可以做到的事情,乎想象。

    七道光象征着其中规则。

    而在这七种规则之中,代表光明之主的光最为炙热和强势。

    同时伟大的意志也夹杂在其中,震慑着整个玫瑰之都。

    那些原本只是浅层粗略信仰七神的平民百姓,在如此神迹之下,纷纷叩拜不已,原本粗略的信仰,开始变得真挚而又狂热。

    原本在人民的呼唤声中,坚定了自己的职业和道路,已然完全战胜了未知的古老之灵,即将完全窃取、占据古老之灵带来的力量和能力,而引彻底进化的西欧比特一世,直接便被打断了节奏,卡在了一个十分尴尬的点。

    强烈的欲望和冲动,让西欧比特一世不可能裹足不前。

    但是失去了人民的引导,他这个永恒君主,就像是失去了水的巨船,只能搁浅。

    强行移动,船毁人亡。

    白巫师甘梅顶着七神的压力,进行相位移动,进入了学院内最高的那座巫师塔中。

    以高塔为中心,向着四方释放强大的巫术。

    经过数十年改造和重新规划建设的玫瑰之都,此刻竟然真的如同一朵巨大的···匍匐在地上的玫瑰一般绽放。

    早已准备好的数十万桶玫瑰香油,全都被点燃,然后带着浓郁的香气,弥漫了整个都城,即便是从远处吹来的狂风,不断的要绞碎这股芬芳,却依旧还是让大量的香味,覆盖满了目光所及的人间。

    各处的强大巫师借机施法,引领着人民,开始回忆玫瑰王朝的过往崛起与曾经的苦难。

    这只是一种泛意识的战斗。

    争夺的是一段时间内的人心所向。

    更加凶险的战斗,生在寻常人···甚至是普通低阶凡者,所看不到的地方。

    光明之主的光芒,驱逐黑暗,霸道的侵占了一切。

    而皎月女神,就在一旁,束手旁观。

    光明之主的对面,出现了一胖一瘦两道人影。

    他们穿着道袍,气质飘渺,来的并非实体。

    若是以法眼、神眼细看,抵住了那强烈的光芒和意志冲击,便可瞧见···他们的内核不过是两张剪纸小人而已。

    “原来是你们,他能请你们出手,看来是花了不少代价。”

    “不过,以为凭你们就能挡住我们,究竟是高看了你们,还是在小看我?”光明之主站在无尽的光辉之中,用蔑视的语气对着胖瘦道人说道。

    皎月女神却突然说道:“我不会出手,依照约定···如果他陨落了,那么他留下的神源将由我收走,那已经成为了一条完整的神之道路,后来者可以轻松的按图索骥。”

    “我的家族···需要它。”

    “当然,如果他陨落了,我还需庇佑他的国···在神的意义上。”

    胖瘦道人看着光明之主,其中胖道人叹息一声道:“你们这些西方的外来神,也忒小气了,毫无容人之量。我师兄弟二人侠肝义胆,当然是看不过眼的,全凭的是一口胸中正气而出手。你说我们是拿了好处···这般污蔑人清白,当真是可恶至极!”

    瘦道人跟着补充了一句:“对!可恶至极!”

    “呵!小丑!”光明之主再无废话,掀起无穷光芒,如疯狂的潮水一般,朝着胖瘦二道人涌去。

    而二道人也都拿出了法宝和符箓,结成两仪之阵对敌。

    只是他们嘴上说的义正言辞,用的却都是一些拖延时间的苟且手段,压根没有真的与光明之主死斗的打算。

    如此状态之下,只怕三两次交手,便会被击溃。

    恰在此时,天穹破开。

    一个百眼百足,有着如鳄鱼般的身躯,腥臭的粘液遍布全身,恐怖、邪恶、疯狂的气息,不断的从这个怪物的体内散出来。

    若是仙神之下的修行者、凡者,只怕见一眼,心神不稳者,都会陷入疯狂。

    “上古邪物···!看来他真正的依仗就是它们了。”不知何时,已然赶到的自然女神开口说道。

    “这般邪物,若是落入凡间,怕是会造成大量的伤亡,我的亡者之国,也容纳不下···。”

    “妄图登神的伪神,果然都是这般邪恶。”死亡之神出现,然后将死亡赐予了那疯狂的上古邪物。

    让它陷入死亡的漩涡,不断挣扎。

    只有力量,而没有思想的怪物,其实对于真正的神而言,只是一个大号的箭靶子而已。

    与此同时,在某些气息的牵引下,更多的上古邪物破空出现,并且莫名的盯住了几位神明,动进攻。

    而位于舞台中央的西欧比特一世,此时的气息似乎隐约稳定性下来。

    似乎就要坐稳神位。

    大臣们已经开始准备欢呼。

    西欧比特一世的儿子们,面色复杂···隐约带着狰狞。

    然而突然之间,广场上大量的食尸鬼爆炸开来,他们半生半死的身体,迅的腐烂,散着恶心的恶臭。

    下一刻,一个惊人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玫瑰之都,然后直接烙印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坎上。

    “我们的钱···全都去哪了?”

    “为什么这些食尸鬼死了,我们却要用全部的财产为他们的死亡埋单?”

    “这明明就是他们自己做的孽,我们只是简单的,把钱储蓄在他们那里而已···。”

    “国家呢?国家要赔偿我们,要补偿我们所有的损失。”

    “什么···国家也破产了?国库里根本就没有钱?我们每年缴了那么多的赋税,都用到了什么地方?”

    “贪污,这一定是可耻的贪污,皇室的铺张奢靡···用的都是我们的血汗。”

    疯狂的消息,以根本不同寻常的度传播。

    仅仅只是顷刻之间,整个玫瑰王朝的金融体系,似乎便走向了崩溃。

    这是财富之神出手了。

    他的直接力量,一定不是最强的。

    但是当这样的神明,身处于一个完整且比较高级的文明之中时,他能造成的破坏力和影响力···也是群的。

    他不仅仅可以摧毁人们的肉体。

    也能摧毁人们的灵魂、生活、希望以及一切的一切。

    “不!”西欧比特一世看着广场上的混乱,看着那些前一刻还在对他歌功颂德的人们,在这一秒钟,已经恨他入骨,恨不得直接冲上台来,将他撕碎。

    那强大的冲击力,动摇了他已经稳定的灵魂。

    从灵魂深处涌出来的灵性之火,瞬间便蔓延了他的全身。

    伟大的西欧比特一世,没有直接的输给神明,而是被他的人民反对,打碎了关于‘永恒君主’的幻想,在职业的反噬之中,瞬间走向陨落和破灭。

    最后一刻,西欧比特一世依旧没有捏碎他最后的底牌。

    作为一位伟大的王者···他体面的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而一张小小的卡片,却神奇而又诡异的从西欧比特一世燃烧的灰烬之中飞出,洒落入混乱的人群。

    从凡人到神明,再从神到陨落···短短的时间内,便生了如此剧烈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