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召唤大佬 > 第七十章棒喝推荐票加更
    此刻,须弥和尚的面前,再无阻碍。

    燕北仇已经被漫天的魔气堵在了数十丈外,观月真人也被击飞,天音阁的多数弟子,也和妖魔们混战在一起。

    至于娥黄仙子似乎更热衷于救人,至于天师···他一直不曾出手。

    仿佛···他可看到了,在须弥和尚背后存在的那一只手。

    须弥只要取出妙琴的天地二魂,融入红蜡的肉身中,似乎就可以将红蜡复活。

    此刻他的手指,已经伸到了妙琴的额头上。

    修长的指尖,距离妙琴的眉心,不足一寸。

    妙琴惧怕的浑身都在颤抖,她已经在这一刻,丧失了全部的思考能力。

    这就仿佛叶公好龙一般。

    平日里将须弥和尚放在心中,自诩为唯一深爱他,比红蜡爱的更为坚定的女人。

    但是此刻,真正面对入魔癫狂的须弥和尚时,终究是对生的渴望,对死亡···甚至是魂飞魄散的恐惧,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很多人其实都和妙琴一样。

    自以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但其实···真正面临考验时,并非如此。

    那些自诩情深的人,那些自认为坚定不移的人,那些以为自己玩世不恭的人,那些号称无法无天无情无义的人,他们终将在某一刻,幡然醒悟···原来自己就只是一个凡人。

    会自私、会后退、会奢望、会动心、会后悔···更会绝望。

    妙琴瞪大了双眼,她的内心在疯狂的呼喊着。

    她呼喊着救命,却张不开口。

    她终于真正的认错了,她知道自己错了。

    她不该为了颜面,而毁了两人的一生,错害了那么多无辜弟子的性命。她不该为了自以为的爱情,而做那么多自以为是的事情,否则也不会有今时今日的结果。

    不是好人,却也连坏人都做的不彻底,心中还有情,却尽做无情无义之事,别扭、自负,终究自尝苦果。

    林溪被‘凝固’在须弥和尚的灵魂深处,对于须弥和尚每一瞬间的变化,都了然于胸。

    此时的须弥和尚,面对最‘核心’的仇人···妙琴,情绪的变化是波澜起伏的。

    而恰在此时,一道金光,犹如一根大棒,砸在了须弥和尚的元神之上。

    “痴儿!痴儿!还不醒来吗?”妙空神僧的身影,竟然出现在了须弥和尚的内心深处。

    须弥和尚的元神稍显迷茫,黑色的真元,环绕周身,不断的兴起波澜。

    “师父?”

    “师父!”须弥和尚吃惊的看着妙空神僧。

    以他此时的境界,不难看出,妙空神僧在他意识空间中显现的竟然只是一道残魂。

    那曾经在师父禅房前生的一幕幕,飞的闪过须弥的眼前。

    “师父···告诉我,这不是真的!”须弥和尚脸上的狠戾、霸道、疯狂都被猛然收敛,此刻尽全是忏悔和迷茫。

    “不错!为师八年前就已经圆寂了,你不会怪为师···没有来天音阁救你吧!”妙空神僧却很坦然的说道。

    林溪此刻听闻此言,也终于整理清楚了全部的头绪。

    原来妙空神僧,早在硬接三位长老一击时,便已经身受重伤。

    后又被须弥和尚打断伤势修复,以自身修为强行帮助须弥和尚压制魔念,便引伤势,彻底无法挽回。

    故而,当林溪替代须弥和尚,在妙空神僧禅房门前恳求时,妙空神僧借这个机会,将自身最后的元神,化作三道佛印,注入了须弥和尚的体内。

    那看似只是给予了须弥暂时的力量,实则是隐藏在其内心深处,守护着他最后的灵魂印记。

    并且等到最合适的时候,以当头棒喝之威势,来指点须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花开凭两意,佛魔一念间。

    既然须弥可以一念成魔,更可以一念成佛。

    只要他悟了,大弥陀寺就会多一位年纪轻轻,便修成了元神的佛门大德。

    未来的成就,无可限量。

    至于林溪之前,在妙空禅房前听到的声音,那或许是提前设置,又或者···干脆就是妙法等和尚代替妙空言。

    毕竟大弥陀寺一直未曾公布妙空圆寂,显然正是因为知晓其中某些内幕。

    “师父!师父!”现实中的须弥和尚,双目不断涌着泪水,原本伸向妙琴额头的手指,不住颤抖。

    之前须弥和尚,已经杀了不少人。

    他入魔时,那凶悍的手段,足以被许多修士记为一生噩梦。

    但是为何妙空要阻止他杀死妙琴,完成替红蜡重塑三魂七魄的最后一步?

    因为是否杀死妙琴,代表的是一个选择。

    是须弥和尚彻底倒向魔的一面,向自己内心的欲望屈服。

    还是重回‘佛’的怀抱,选择释然,选择放下,选择让一切归于已经成为的摸样,放过妙琴···也放过自己。

    “师父此生修行三百余载,侥幸得元神,却也潜力早尽,少年时有憾,逃避深山,遁于空门,自以为可骗过本心,却终究徒劳。”

    “须弥!你是为师最看重的弟子,你之情劫,为师皆看在眼里,甚至是为师在背后,一力推动。许多事情,本不至于是如今这般摸样,但是为师却放任它,变成了这般。”

    “须弥···你恨为师吗?”妙空似乎不打算放过须弥,他继续爆料,牵动着须弥内心的情绪波澜。

    须弥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他不是没有感觉,只是不愿承认。

    所以他才会舍佛求魔,以得解脱,不愿选择。

    但是选择来临时,逃避···如何能逃避?

    恨还是不恨?

    须弥不愿说,不敢说,不想说。

    “须弥!你并非这么懦弱的孩子,告诉为师,你想彻底抹除为师最后的一抹痕迹,彻底的将为师灰飞烟灭吗?”妙空双目圆瞪,吹着胡子,在须弥的意识空间中,猛然放大。

    就仿佛一个梦魇,一个诅咒,一个魔障。

    相比起林溪,他更像是须弥心中的魔,更像是须弥的禁锢和枷锁。

    林溪觉得,这个时候,是他出场的时候了。

    否则再迟一点,他也就只能看一看片尾字幕了。

    叮铃铃!

    清脆的牛铃响起。

    小小的道童,骑着青牛,竟然以真身步入了须弥和尚的意识空间。

    看了看周围,看了看正在对恃的师徒。

    天师叹息一声:“果然如此,大和尚!为了培养一个佛子,便惹得这般是非,几乎将整个雷州,都卷入这场风雨之中,祭献了那么多无辜的生命,值得吗?”

    妙空和尚听闻此言,神情没有丝毫动摇,而是说道:“一切种种皆有因,一切种因皆有果,因果相循,打破常规,方能悟道。”

    “我做的,只是推动了一切因果的来临,是非恩怨,生生死死早已注定,非我掌控。没有什么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若能渡一人成佛,贫僧便是堕入地狱,那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