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65章 公事公办二
    “听起来,这不在场的证明是不是太完美了。”王组长皱着眉头说道。

    “你要这么说,应该怪我们太尽职了。”孟繁春看着他微微一笑阴阳怪气地说道。

    “上厕所还要结伴而行吗?”王组长看着他们说道。

    卓尔雅顿时拉下脸道,“我们这里不比城里,大晚上灯火通明。上厕所需要手电,马提灯照明。修学校时平了多少坟头,女同志害怕结伴而去也是正常的。”

    王组长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鼻子,随即就道,“卓尔雅同志还要参加扫盲班吗?”

    “我是授课老师。”卓尔雅像秋水一般明澈动人的眸子看着他微微一笑道。

    “目前我没有什么要问的了。”王组长看着他们三人说道,“如果有需要我会在找你们的。”

    “王组长你放心,我们会全力配合的。”孟繁春看着他不咸不淡地说道。

    “顺便问一下,事的时候你们在哪里?”王组长看着他们三人道。

    “在自己的宿舍。”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有什么证明吗?”王组长继续追问道。

    “我跟厨房其他的师傅在一起。”李师傅立马说道。

    “这个程韵铃帮我作证。”卓尔雅看着他坦白的说道。

    “程韵铃?”王组长抬眼看着她说道。

    “宿舍里另外一个人。”卓尔雅解释道。

    “岂不是跟花半枝一个宿舍,那他人呢?”王组长眸光深沉地看着她道。

    箫华北开口道,“她正在给病人换药、配药,我现在就叫她。”说着起身离开。

    “你呢?”王组长看向孟繁春问道。

    “我就在办公室,这后面也是我的宿舍,当时就我一个人,没人可以作证。”孟繁春淡定自若地看着他道。

    “你倒是镇定。”王组长挑眉看着他说道。

    “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叫门。”孟繁春看着他微微一笑道。

    王组长瞥了孟繁春一眼,看向陈大力道,“先记下来!可疑人物。”他看不惯孟繁春那令人欠揍的样子。

    孟繁春脸上依旧挂着人畜无害的笑意道,“希望王组长早日帮我洗脱可疑人物的罪名。”

    一句话将王组长给噎了个半死,差点儿憋成内伤,这些人真是不知道害怕为何物。他算是碰到难缠的人物了,一个个对答如流,情绪都没有多大的起伏,还一个个牙尖嘴利的,不忘嘲讽一下自己。

    “王组长,程韵铃同志来了。”箫华北和程韵铃一前一后进了房间。

    王组长看着她问了些问题,程韵铃非常想说一些不利于花半枝的‘证词’,可却说不出来,因为她不能做伪证,只是陈述自己所见的事实。

    事实和卓尔雅说的没有多大的出入,表面上看起来完美无懈可击。

    “好了,就到这里吧!”王组长抬眼看向陈大力。

    陈处长将笔记薄合上,钢笔插在自己的胸兜上,抬眼看着他们道,“谢谢你们的配合,我们没有什么要问的了。”说着站起来道,“在调查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希望我们今天的谈话不要向外透露。”

    “这是当然!”李师傅他们四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孟繁春四人将陈大力和王组长送走了,孟繁春看着他们道,“都别胡思乱想,事情有保卫处处理,咱们赶紧工作去。”

    “我得去厨房。”李师傅立马说道,话落抬脚就走。

    程韵铃和卓尔雅两人去了护士站。

    &*&

    陈大力和王组长回到了学校,去了教员的办公室,正巧林希言没课,将他请了出来。

    三人找了个背风处,站在太阳下,林希言清澈的双眸,像是映在溪水中的星星似的看着他问道,“陈处长,你找我什么事?”

    “例行公事,请见谅,王组长有些事情想找你问问。”陈大力看着他说道,说着打开笔记簿,掏出钢笔。

    林希言闻言黑眸轻晃,感激地看了一眼陈大力,目光落在王组长身上。

    “我得问问你事那天你在哪儿?在干什么?有什么人可以证明。”王组长开门见山地问道。

    林希言闻言闭了闭眼,尽管心里非常的不舒服,依然老实的回答道,“事那天我在办公室工作,办公室其他老师可以作证,事后我们一起救火来着。”

    陈大力钢笔笔记薄沙沙作响详细的记录下来。

    “另外作为花半枝的老师你说说她在扫盲班的情况。”王组长看着他继续问道。

    林希言闻言眸光斜挑暗视着他道,“你怀疑她与此次事件有关?”

    “说说吧!”王组长看着他说道,没有否认他的话。

    “我觉得这不大可能!”林希言直截了当的说道,琥珀色的双眸在明媚的眼光下闪着流光溢彩的光。

    “林老师怎么你也这么武断?”王组长一脸严肃地看着他说道。

    也!看来也有人不相信此事跟花半枝有关。

    “这不是武断!”林希言瞳仁亮晶晶地看着他道,“凡是新来的人员都会被人暗中观察一段时间的,这是咱们内部不成文的规定。”眉峰轻挑,嘴角划过笑意道,“所以你觉得她有可能吗?”

    这两年敌人特别的猖狂,无差别、无目的的只是单纯的搞破坏,让人活在惊恐之中,惶惶不可终日。所有的人都紧绷着,所以只要新来的人员都会被大家鹰隼般的目光盯上。

    别说他们还真抓住几个混进来的敌人。

    王组长闻言瞳孔微缩,“照林老师这么说的,对方故意在这个时候行事,就是为了将我引上这些新来的同志。”

    “这只是猜测!”林希言慎重地说道。

    王组长微微眯起眼睛道,“这是一个查找的方向。”

    “新建的学校,有没有可能浑水摸鱼的混了进来,总有人的档案履历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林希言双眼睛如鹰眼一样明亮看着他提醒道。

    “这个早就想到了,但是操作起来力度太大,且不好掌控,万一失控?”陈大力闻言倒抽一口冷气道,“人人互相猜忌,上面可是要怪罪的。”

    林希言闻言给了陈大力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新建的学校,不光教员之间不熟悉,学员之间也不太熟,事后确实查证麻烦。不过也有便利,那就是大家不熟悉的话,存在包庇的可能性就小,凡是有利就有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