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五零俏花媳 > 第25章 苦闷
    夏佩兰这一脚正巧踹在周天阔的小腿胫骨上,尽管穿的棉衣,打着绑腿,还是疼的他龇牙咧嘴的。

    “我们之间不会有婚礼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嫁给你这个骗子的。”夏佩兰一双明亮的眼睛怒视着他朝他吼道,双手使劲儿将他给推了出去,“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门口的雪虽然被铲了,可是由于靠近房子,有雪化了的迹象,冻成了冰。

    周天阔猝不及防砰的一下向后摔了四脚朝天,“哎呀!”

    关上房门的夏佩兰瞪着房门,气的握紧拳头浑身的颤抖,‘骗子,大骗子。我才不会心疼你。’听见外面砰的一声,又听见他哎呀一声惨叫,担心地跑到窗户边,透过玻璃望过去,看着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地他给吓了一跳。

    夏佩兰着急地跑了两步冲到房门前,握着门把手,却停了下来。

    ‘不能心软!’夏佩兰拧着眉头手握了握门把手。

    周天阔躺在地上不见门打开,自己翻身爬了起来,扶着腰,“哎哟,哎哟……”眼神希冀地看着房门,哎哟了半天,房门没有打开,眼神暗淡了下来。

    周天阔扶着腰,一瘸一拐的走了。

    夏佩兰听见他夸张的声音,就知道是在骗人,更加气愤,大骗子。

    走到窗户前,看着他狼狈的样子,后背也脏兮兮的,眼底又闪过一丝心疼,冷冷地又道,“活该!”语气中却带着一丝娇嗔。

    此时心慌意乱的周天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本以为所谓的媳妇儿没了,就应该是乌云散尽,阳光明媚了,怎么反而更加阴沉沉的了。

    到底哪里出错了?百思不得其解,周天阔只好去找樊校长。

    樊校长一看见他那垂头丧气的样子就知道,“碰钉子了吧!”

    “您怎么知道的?”周天阔惊讶地说道。

    “你满脸都写着呢!还用猜啊!”樊校长看着狼狈的他冷哼一声道。

    “校长您帮帮我。”周天阔可怜兮兮地说道,“求您了。”

    “不帮!”樊校长食指点着他道,“就你这样就活该打光棍。”

    “那婚礼怎么办?”周天阔满脸委屈地说道。

    到现在居然只想着婚礼,“唉……”樊校长看着他带着重新审视的目光,“你回去,想清楚了再来,不然我不会批准你和夏佩兰同志的婚礼的。”

    “啊!”周天阔不敢相信地看着他说道,“校长您不能这样?”

    “我能!”樊校长看着他轻飘飘地说道,“你可以试试?”态度坚决,“你出去吧!不要打扰我工作。”直接将周天阔给轰了出去。

    被赶出来的周天阔傻傻的站在门外,空中阳光都不能让他的心情好起来。

    怎么会这样?他想不明白,佩兰这样,怎么连校长也这样。不是该雨过天晴吗?烦躁的挠挠头。

    周天阔心里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似的闷头乱转。

    正在铲雪的林希言看着从身边走过的人,一抬眼,“周天阔你干什么?赶紧过来铲雪。”

    “哦!”周天阔停下脚步看着大家都在铲雪,咬了咬牙,去到路边拿起一把铁锹,闷头铲雪,仿佛把心中所有的憋屈都泄在了铲雪上了。

    林希言弯腰铲了一会儿停下来抬眼看着铲雪出自己一大截的周天阔,“这家伙铲那么使劲儿干什么?跟疯似的。”

    周天阔出了一身的汗,直接将身上的棉袄脱了,黑着脸扔在了路边的树杈上。

    卷起绒衣袖子,周天阔拿着铁锹继续铲,那股子猛劲儿,狠劲儿,真是把大家伙吓一跳,纷纷胡思乱想了起来。

    一上午在铲雪时间中度过,周天阔给气的连早饭都忘了吃了。

    中午周天阔从食堂打饭回来,他端着两个碗踢开了林希言的宿舍大门。

    林希言看着粗鲁的他轻蹙了下眉头,语气却温和道,“你斯文一些可以吗?”

    周天阔脚后跟轻轻一磕,关上了房门,双手端着两个搪瓷大碗,“你看我的手都占着,没办法。”无辜地看着他,走过去将碗放到了炕桌上,一欠身就要坐。

    “等一下!把垫子拿过来。”林希言指着炕尾放的垫子说道。

    “我这屁股又不脏,非得让我拿着垫子坐下来。”周天阔还是听话的将垫子拿了过来,一欠身坐在了上边,嘟囔道,“认识你这么多年还是那么穷讲究,打仗的时候也没见你这般,那战壕里灰扑扑的,你不还是老老实实的趴下。”

    “那不一样。”林希言眼神温和语气柔和地说道,“我是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讲究,算了不跟你说了,说了你也不懂。”拿起筷子道,“吃饭。”白皙的修长的手指将馒头掰下一小块,慢慢的放进嘴里,轻轻的咀嚼不出一点儿声音。

    “哎!看你吃饭真是难受。”周天阔看着他微微摇头道,“馒头就是要啃着吃。”话落嗷呜咬了一大口。

    林希言黑曜石般的双眸看着他无语的摇摇头,他这辈子就这样了,怎么教都改不了了。

    周天阔看着他夹了一片清炒土豆放进嘴里,那磨蹭样,真是性子急的能急死。

    周天阔唏哩呼噜的将碗里的菜和馒头吃了个精光,下炕,拿着暖水瓶往菜碗里倒了些热水。

    周天阔放下暖瓶回头,就看着他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错了,可是咸汤好喝,而且这样刷碗的时候好刷。”

    “就你歪理多。”林希言声音低沉浑厚道,低头继续吃饭。

    周天阔看着他烦躁地说道,“老林现在证明那个女的不是我媳妇。”

    “哦!”林希言眉峰轻挑一下,继续慢条斯理的吃饭。

    他习惯于食不言寝不语,但是在周天阔,不应该说整个校区的人都不管用,好脾气的他也只能听之任之。

    “她是她的妹妹,而她已经没了,差点儿认错了。”周天阔拍着胸脯说道,一脸的心有余悸,“当时樊校长都说服我娶她了。”

    “说服?”林希言抬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

    被林希言那清澈幽静的目光看着,有种被看穿窘迫,周天阔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好吧!好吧!是樊校长威胁我,如果不娶的话,就让我卷铺盖卷滚蛋。你是知道我的,宁可这辈子打光棍都不能脱了这身军装。谁知道柳暗花明又一村,真是老天爷都帮我。”庆幸地拍着自己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