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 第386章 白毁了两颗棋子
    ,最快更新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最新章节!

    黄家的公子在湖中救了一名女了,而那名女子就是娄家女儿,而娄家娄这三个字,虽然是名不见经转的,可是娄家的名气却是不少,娄家的香料当年可是远近闻名着,再者娄家的嫡长女,可是嫁到了当年的沈年,也是如今的卫国公沈定山为正妻,现在虽然人不在了,可是娄雪飞之名,却仍是不减,当年以着闻动京城的娄家女,想来至今还是无人忘记。

    虽说现在的娄家早不是当年的娄家,可是再是如何,也还算是名门,娄家的名气本来也不算太低。

    至于黄东安,那便更不用说了,虽然只是一界商人之子,可是却是河东黄家的少主,黄家本来也是要跻身于京城之内,如果不是平空出现了一个一品香,还不知道现在的黄家要如何的风光,黄娄两家本都是香料世家,也算是有同门之意,所以这亲事,好像不成也不行,只能说是这缘份啊,有时来了,挡也都是挡不住的。

    而此时,黄东安的一边的脸都是肿了起来,想来也是被扇过了耳光。

    “爹,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黄东安虽然说被打了,可是却是没有一点的怨言,因为这一巴掌他挨的不冤,可是他仍是不服,明明他救的是沈清辞,可是最后却是变成了娄紫茵,不但是坏了三皇子的事,就连他自己了都是赔了进去,本身这是他接近沈清辞最好的时机,如若是以前的沈清辞,他们可能还要费上一番功夫,首先就是门不当户不对的,可是现在沈清辞是和离之身,那么他们的机会就更是大了,只要得了沈清辞的人,他们就可以拿到娄家的香典,以后他们黄家就能跻身于整个天下第一香料世家了。

    可是现在呢,一切都是泡汤了,都是怪这个蠢材没用。

    要问黄家的家主黄名宗怎么办,还能怎么办?

    娄家那边闹的不可以开交,那位几乎是想要杀了黄东安,可是哪怕是再是将黄东安同大卸了八块,沈家的这门亲也是绝无可能了,而要拿到娄家的那部香典,娄紫茵那一块儿不是不能断,除了娄家的人,根本就没有人能从沈清辞那里拿到那部香典。

    至于娄紫茵,在醒了之后,一听说自己竟然衣不蔽体的被黄东安给救了,当场就哭的死去活来的,她当时落入之后,根本就没有什么意识,可是现是想起,她是真的想死的心都是有了,明明都是好好的,明明他们把什么都是安排好了,明明一切也都是在他们的掌握当中,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的。

    为什么掉下去的不是沈清辞,而是她,为什么被人救不是沈清辞,也是她,被那么多的看光了身子的人,还是她。

    这让她以后还要怎么活?

    “娘……”

    娄紫茵现在真是又羞又愤的,她虽然也是倾慕于黄东安,可是却不是用这样的一种方式,她还没有拿回他们娄家的东西,她就算是嫁到黄家,也都没有什么好日子过。

    蓝氏也是气愤不已,可又是心疼女儿。

    “茵儿,你说你到时底是怎么回事,最后却是成了你落水了?”

    “我也不知啊。”

    娄紫茵也是捂的脸大哭了起来,当时她只是知道自己推着沈清辞下去之时,画舫正好晃了一下,她就这样掉进了湖里,醒来了之后,就成了这样了,一切也都是发生了,也都是丝毫没有转换的余地。

    难不成她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人看光了去不可,受了如此大的屈服,却是没有一点的用处,她不甘心。

    而现在这件事情,又是越闹越凶,尤其当时娄紫衣不蔽体的样子,什么都是被看光了,就连蓝氏现在也都是臊的不敢出门,更不要娄紫茵本人了。

    当然这件事也是传进了卫国公府里面,何嬷嬷一听说此事,面上的表情就一直不太好。

    “嬷嬷,你说这件事会不会最后又是波及到我的身上?”沈清辞的状似无意问着何嬷嬷,“应该是不会吧?”她再是自言自语速的说道,“虽然我娘同他们同是姓娄,不过却不是一家,再是如何也都波及不到我的身上,对吧?”

    “当然不会,”何嬷嬷安慰着沈清辞,“我家姐儿是何等身份,他们又是何等身份,不过就是当年的二老太爷从外面捡回来的罢了,还真的以为自己就是娄家人了,抢了太爷的家产,把我家小姐赶出了门,如若不是我家小姐当处无家可归,怎么可能就早早的走了。”

    而第一次想起这些,她就恨的将那些娄家人千刀万剐了不可,可是后来还是因为一个娄字,让她后忍着没有动。

    她还想自家的姐儿,日后还个外祖那边的人能依靠,可不是亲生的就不是亲生的,他们一次两次的就知道给她家姐儿惹事情,有现在阄然还是出了这样的丑事。

    不成,这件事她必须去支会了国公爷才成,她家姐儿才是经历了一次和离的事情,再也是不能被人置于风口浪尖上面,不然的话,以后姐儿还要怎么嫁人,不要小看了这么一点的名声,府里的哪一位都是不能出声,出宗的都是不行,这一人若是出了事,连累的可就是整个府里的人,虽然说娄紫茵那是无心之过,可是现在传的越来越是过分,再是这样传下去,难保的不会传到她那都是不在了的小姐身让,她小姐人都是不在了,最后还要要因着那些人,给败坏了名声。

    沈定山一听,这还得了,他这个人接,刚正,当然也不会与谁多说什么废话,直接就让人去了一次黄家,问黄家的人什么时娶娄紫茵,而黄家人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出来。

    沈定山可是比他们想象中的直接多了,第二日找找了一个毁婆过去黄家,这娶也得娶,不娶也得娶,哪的是娶了和离,那都是他们黄家的事情,现在,目前必须将人给他娶了不成。

    对,他沈定山就是强买强卖,有本事他别娶啊。

    黄名宗还能怎么样,他想要去求见三皇子,可是三皇子却是闭门不见,三皇子现在何止是不敢见人,他已经被老四的给盯上了,也不知道到底是老四是怎么看出来的,还是说,他太过急功了,所以才是让老四抓住一些蛛丝马迹出来,虽然不知道老四那里到底找到了多少,不过就算是再少,也都会对他产生一些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