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夸夸群神操作降临 > 第九章 九层塔小龙虾
    “老妈总是打击我,经常说我长得丑气质差穿得丑。”

    “我不理解为什么父母会这样,不说妈妈都是喜欢自己的女儿吗,可是为什么她们总是喜欢打击压迫式教育。”

    在华夏有很多这样的父母,只不过太多的孩子在成年后都选择把伤痛埋下不提,但是不计较不代表不记得,不说不代表没有伤害。

    他们横看直看自己的孩子不满意,他们不怪自己的教育方法不对,反而一味地责怪孩子是烂泥扶不上墙。

    李均就是这样的被打击式长大的,然后性格变得十分内心,不轻易说出自己的想法,朋友圈也很小,对外与人沟通也总是讨好状态,事情做不好,会直接让自己很久,哪怕是他人的过错。

    可怜又可恨的父母一直在等孩子长大后对自己幸苦拉扯他长大而感谢,而孩子却一直在等父母的道歉。

    所以很多小孩前半生是为父母活着,而且还被他们的差评套牢,因为父母的打击式教育方式,让他们紧张地过着生活,自我攻击,压抑自己……

    李均在以前一直都是冷处理这种打压教育,甚至是逃避,躲开人。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

    他不像以前一样,听到这些打击的话语,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默默难过。

    这一次,他没有逃避,而是选择去迎面粉碎父母对自己的偏见,自己不是脑袋抽风,自己不是吃错药!!!

    你越说,我就越做,我绝对不是你们说的脑袋抽风!

    你们不能打掉我做事,做人的能动性!

    现在是父母准备夜宵的时间。

    九点过后就会有顾客来吃龙虾。

    父母做的龙虾,很受人喜欢,当然,其他滨江街头的做龙虾的餐馆,在这个夏天都是很受人喜欢。

    要知道龙虾是这个时代城市街头的国民夜宵,就像是豆浆油条是华夏人的早餐标配一样,龙虾如今成为夜宵的主角。

    不管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小龙虾跟区域无关。

    不管是大学生,还是城市白领,又或者城市的建设者农民工们,在街头搭棚的小店门口,或者餐馆排挡里,酒店里,三五朋友吆喝地吃着喝着龙虾,喝着扎啤,那是这个夏天最幸福的事情。

    所以,李均觉得父亲晚上龙虾生意好,那也没什么,因为别人家的龙虾生意也都很好。

    李均下楼。

    李爸和李妈没有再在议论。

    他将店铺的桌子和椅子开始往外搬。

    “这儿子又在帮忙干活了,又犯病了,又脑袋抽风了这是。”

    不过,他们不好意思当作儿子的面说。

    李均虽然又干活,但是心里默默一直在很气。

    本来下来是来现父母的闪光点的,又吃了一嘴的气。

    李均搬叠起来的六张桌子,搬到店门口,李妈妈也是一起搬椅子。

    三分钟,所有的桌子椅子都摆好了。

    父亲此时也进去做龙虾了。

    父亲做的龙虾叫做九层塔龙虾。

    九层塔是一种菜名,又名鱼香菜,粤东潮汕人还叫金不换,其他地方有叫满园香,气香草,光明子等。

    九层塔其花呈多层塔状,故称为“九层塔“

    这九层塔的叶子柔软,味道清香,它搭配着一种奇异的鲜味。

    此时李爸熬制的一锅秘制的龙虾已经煮上了几十分钟,李爸揭开锅,看着那红彤彤,肥嫩嫩的龙虾时候,他盛起一盘。

    然后从后厨拿到饭厅里。

    准备拍照。

    炎炎夏日,没有宵夜是非常不人道,特别是对上晚班和经常加班的人来说。

    而最在炎炎夏日里最令人欲罢不能的宵夜便是龙虾了。

    每当看到红彤彤,肥嫩嫩的龙虾,总是让人抑制不住嘴里的口水肆意横流,更可恨的是那些自拍吃大龙虾的人。

    “咔嚓!”

    龙虾照拍好。

    在朋友圈里他道:“来,今天的龙虾已经做好,美味无比。”

    老板这是在色诱,图片诱惑……

    拍完照片后,李妈立即上前先抓上一只龙虾尝了起来。

    龙虾拿在手上有点烫,立马忍不嘶了一声,但是忍住了,没放手。

    “咔吧”

    李妈妈直接剥龙虾,一看就是吃虾高手,下手的第一个地方就是从虾尾直接扭转一圈,然后完整的剥下。

    外面红黑的虾壳,里面的是莹白莹白的虾肉,微微卷曲,看起来特别的有食欲。

    “啊呜!”

    李妈妈张口就是吃下。

    鲜味香味还有辣味一下子充斥在口中,李妈立即咀嚼着Q弹的虾肉。

    带着一脸的满足。

    “我刚,就有好多人点赞。”李爸爸说道。

    “孩子他妈,那个王老二说他预定十点的龙虾,到时候跟朋友过来,嘿嘿。”

    “刘老板问我今天的龙虾新不新鲜,我开店什么时候没用新鲜的食材了,我店里的龙虾那个不都是在水里张牙舞爪,举着长长的钳子,左挥右舞,很有活力的。”

    我现在就去厨房就咱们家的活龙虾照片过去。

    让他们好好看看我们家膘肥体壮的活蹦乱跳的小龙虾。

    ……

    “儿子,你要不要吃啊?”李妈啃着龙虾钳子问道。

    看李妈那满嘴油腻的模样。

    “妈,我晚饭吃饱了,先上楼了。”

    虽然生气父母背后说道自己,自己帮忙反倒是被冷嘲,不过,他又能怎样呢,他们是自己的父母,冷嘲热讽你怎么地,自己是他们的儿子,他们是自己的老子,老娘。

    不过,就刚才几分钟的时间,他想到了可能引起父母喜悦值的点了。

    “老爸,是厨师,烧菜的,自然喜欢人家说他厨艺好了。”

    而李妈,几个壮汉合起来才有她的身材。

    人家说她又胖了,每次好像都很高兴。

    李妈小时候家里苦,吃不饱饭,那个年代其实很多人家都苦,都吃不饱饭,要不是华夏改革的春风,五八年那样的大饥荒,人吃人,再次生也犹未可知。

    改革后的华夏经济快展,不说人人成为富人,但是吃饱饭已经是没有问题了,而且还在讲究吃得好和口味了,连泡面的口味都是五花八门的,香辣,麻辣,牛肉味,鲜鸡味……

    李妈如今好像是有一种补偿心理,对小时候没吃饱的补偿,她把小时候没吃的都吃了,然后越吃越圆,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听到有人说她:“你又胖了,福了。”

    那意思仿佛对她说你过得好啊,吃得饱啊,养得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