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306 莫名其妙
    赶在开学之前,罗克主动前往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拜访维克多·福斯特将军,感谢维克多·福斯特将军对罗克的照顾。

    维克多·福斯特是海军出身,后来转为6军,参加过祖鲁战争和第一次布尔战争。

    这两次战争都生在南部非洲,所以维克多·福斯特对南部非洲很关注,菲利普和维克多·福斯特是老朋友,向维克多·福斯特提出,希望能让罗克到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学习,维克多·福斯特很愉快的接受了这个建议。

    维克多·福斯特住在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的一栋独栋别墅里,罗克给维克多·福斯特带来了两瓶开普敦橡树镇生产的葡萄酒,维克多·福斯特非常喜欢。

    两个军人之间的话题肯定离不开战争,能够看得出来,维克多·福斯特对罗克还是比较欣赏的。

    “我参加过第一次布尔战争,当时布尔人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枪法准确,擅长小规模行动,作战方式灵活,当时的远征军吃了不少亏,几乎所有的战斗结果都不尽如人意,通常一场战斗下来,远征军的伤亡都在百人以上,布尔人的损失都在个位数,那时候我就开始思考,到底是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才导致这种结果生。”维克多·福斯特今年已经六十多岁,因为年龄太大,所以没有参加第二次布尔战争,要不然维克多·福斯特会更失望,第二次布尔战争距离第一次布尔战争过二十年,英国远征军还是没有任何长进。

    “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在德兰士瓦和尼亚萨兰,我进行了一些验证,结果很不乐观,现代战争,武器的作用越来越大,面对密集防线,散兵线的作用越来越小,这一点在布尔战争中表现的很明显,也就是布尔人缺乏重武器,无法给远征军造成重大威胁,但是如果我们面对的是一支装备先进的部队,那么恐怕我们就会遭受重大损失。”罗克乐意和维克多·福斯特探讨这些问题,如果罗克的话能给维克多·福斯特一些启,让英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少犯一些错误,那么恐怕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果就会改变。

    两次世界大战,除了美国之外,所有的参战国都是输家。

    罗克虽然不喜欢英国,但是更不喜欢美国,美国这个国家实在是太无耻了,而且自然条件太优秀,不仅国土面积够大,人力资源也不缺乏,在美洲又没有天敌,对于全世界的威胁远大于英国。

    两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确立了全球霸主地位,从此成为世界的寄生虫。

    英国的衰弱现在已经不可避免,如果可以的话,罗克更希望未来的世界是一个多极世界,而不是两极争霸。

    “武器的作用确实是越来越大,但是士兵的勇气也很重要,现在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士兵们不知道为什么而战,战争受政治的影响也是越来越大,我们位于世界之巅的时间太久了,久到我们中的很多人已经忘记,当初我们是凭借手中的武器开创了现在的国家,而不是靠政客的辩论。”维克多·福斯特也知道英国现在存在很多问题,但是却不知道应该如何解决。

    英国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内耗,维克多·福斯特有一点没说错,大英帝国站在世界之巅的时间太长了,几乎所有人都失去了忧患意识,认为大英帝国会永远处于世界之巅,于是问题就越来越多。

    这也算是末代王朝共有的特征,所有人都忙着争权夺利,没有人会为整个国家考虑,直到大厦将倾,人们才会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而那时幡然醒悟已经于事无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即便是没有两次世界大战,英国也会不可避免的滑入深渊,现在英国国内的主要矛盾不是王室和国会,而是新兴资产阶级对传统贵族,这个矛盾基本上无法调和,贵族把持着上议院,新兴资产阶级把持着下议院,双方都互不相让,英国需要一场变革打破目前这死局,另一个时空是两次世界大战,这个时空还不知道是什么。

    “政治对于我们军人来说太复杂了,我们还是做好自己的事,在战争爆的时候,击败所有的对手,这才是我们的主要任务。”罗克不想跟维克多·福斯特聊政治,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是,现在似乎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内挥作用,比如军人涉政,又比如文官治军,还有那些很可能从来没有去过殖民地的人被任命为殖民地总督。

    其实都是瞎折腾,如果人们都能安分一点,这个世界就会将减少很多争议。

    “是的,这才是我们最擅长的,你在奥兰治击毙茹贝尔的方法,已经被写入学院教材,可惜的是只能起到参考作用,大多数人认为那次战斗只是一个巧合,并不具备太强的说服力。”维克多·福斯特还是遗憾,英军内部因循守旧的思想也是极其严重,“排枪战术”已经使用了几百年,现在还是有很多将军坚持认为“排枪战术”就是全世界最好的战术,不需要任何改变。

    开普敦警察局突击队击毙茹贝尔确实是有一定的巧合,但是终究还是建立在罗克细心观察,大胆行动的基础上,换成其他部队,最多就是一场遭遇战,击毙茹贝尔的可能性很小,毕竟谁都不会想到,布尔联军的总司令会出现在奥兰治境内。

    “他们一定要在事实面前被碰得头破血流,然后才知道总结经验教训。”罗克看不上军部那些人,实际上军部有些人就是死不悔改,和纵横四海的英国海军相比,英国6军也实在是摆不上台面。

    “两年前我就注意到了你在布尔战争中挥的作用,击毙茹贝尔只是你在布尔战争中立下的功劳之一,还有你们对游击队的清剿,以及在克隆斯塔德对一处布尔阵地起的进攻,你表现得都很精彩,比大多数远征军将领更精彩,只可惜当时你不是军人,要不然你早就能来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了。”维克多·福斯特对罗克相见恨晚,中午留罗克一起吃午饭。

    餐桌上两个人仍然相谈很欢,让菲丽丝和福斯特夫人都很惊讶。

    福斯特夫人是个很慈祥的老太太,她和福斯特将军的孩子们都已经长大成人离开家,有了自己的家庭。

    英国这种家庭观念有点淡薄,孩子们很久也不回来一趟,平时家里除了福斯特将军和夫人之外,就只剩下几个仆人。

    所以福斯特夫人对菲丽丝热情得很,罗克和菲丽丝刚到,福斯特夫人就张罗这准备午饭。

    午餐不算丰盛,有烤番茄和煎香肠,加上蘑菇汤和炸薯块,味道却很不错。

    罗克的心思肯定没在午餐的内容上,在饭桌上和维克多·福斯特探讨应该如何使用殖民地土著族裔。

    “非洲人其实很不错的,他们意志坚定,不辞劳苦,祖鲁战争中,远征军的防线都已经溃败了,非洲人却还能坚持作战,有好几个连队都是全军覆没,战斗到最后一刻,所以只要使用方式正确,非洲人还是可以信任的。”维克多·福斯特对非洲人的看法跟罗克截然不同。

    很神奇,罗克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维克多·福斯特居然会把非洲人和“意识坚定、不辞劳苦”这两个词联系起来,罗克印象中非洲人那些“不守纪律”、“性格散漫”等等缺点在维克多·福斯特眼中居然不算什么。

    这个时代的非洲人还是很靠谱的,维克多·福斯特所说的“祖鲁战争”其实指的是伊散德尔瓦纳战役,这场战役在政治上或军事上没有多么重要的意义,但却是殖民地土著,对英军部队取得的最大胜利,也确实是值得大书特书。

    在这场战争中,英军损失数千人,耗费5oo万英镑的军费,保守党的迪斯累里政府成为众矢之的,被迫让位于自由党。

    “非洲人的性格有重大缺陷,不能委以重任,用作辅助部队还可以,最多也就是侦查,运送个物资什么的,他们无法成为主力部队,也很难理解太复杂的战术,我还在探索怎么样更好的使用非洲人,有时候我会向,如果加强对非洲人的教育,那么结果会不会好一点。”罗克主要指的是尧族人,祖鲁人就算了,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吧。

    “你要加强对非洲人的教育?这可不是个好选项——”维克多·福斯特正说着,一个穿着学院制服的年轻人走进餐厅。

    “爷爷,奶奶,我回来了——”

    “我亲爱的小杰克逊,过来我帮你介绍,这位是尼亚萨兰勋爵,德兰士瓦少将——勋爵,这是我的大孙子杰克逊·福斯特,他目前正在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学习——”维克多·福斯特主动介绍,罗克微笑起身,却现杰克逊·福斯特的眼神不善。

    真是莫名其妙,罗克并不记得自己得罪过杰克逊·福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