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五千年来谁著史 > 第一百二十章 世外桃源
    鹿耳门、热兰遮城堡的确切位置就在后世的台南,而澎湖距离台南的精确距离只有短短的52海里。

    这个数字代表着双方的船队在顺利的情况下,一天之内就能在二者间打一个来回,代表着在战争之中的无限可能。

    但现在二者间还是未交火状态,还正在谈判中。

    郑芝龙却大军已经压倒了澎湖,那简直是在挑战荷兰人的神经。热兰遮听闻消息后,水6军立刻就进入了临战戒备状态。谈判代表更是当面质问郑联,郑家是不是执意要挑起双方的战争。

    郑联自然做一问三不知,这一天他都等了好久了,郑芝龙的大军总算到了。

    很有一种觉华岛的郑芝豹和郑森又接到了郑芝龙书信的感觉,俩人都那么多天没出镜了,都怀疑作者是不是已经把他俩给忘了。

    “不要紧张,不要紧张。你看,你们的船你们的兵到大员都多少日子了?我家龙头现在才带着兄弟们赶到澎湖,已经很晚了好不好?”

    用郑联的话这么一解释,郑芝龙的行为反倒是一种态度上的示好了。

    就像明明是郑芝龙不甩京城的明廷中央,但大军乖乖的回登莱,一个子的赏钱都不向朝廷伸手索要,崇祯帝反而要赞叹他是忠臣柱石一样。

    离得远的荷兰人援军都已经抵到多时,离得近的郑氏集团,则现在援军才刚刚抵到。乍然一看的确是郑家在示好呢。

    但这话在荷兰人听来,那就是放屁。

    大员就在郑家人的嘴边上,离巴达维亚却又几千里,那能一样吗?

    “这样好了。我派人回去见我家龙头。”郑联自始至终都摆出一副海上绿林好汉的模样,给荷兰人的感觉就像是与当初的郑一官时期丝毫没变一样。

    但事实上呢,郑家的水6两军,现如今就都改了新建制,定了对应的军衔和职务,绝对正规军啦。

    “走,咱们去桃源!”

    郑芝龙接到郑联的回禀后,就知道自己离开澎湖去大员的时候到了。这是对荷兰人的‘示好’,也是他回避海上交锋的最佳之借口。

    当然,他也不会去热兰遮,也不会回安平去,而是去往桃源。

    后者是他给郑氏集团在大员领地的命名——桃源,世外桃源。

    对比北面一水之隔的大6,眼下的大员郑氏领地之内可不就是世外桃源了?

    虽然人人都要交税,但有土地,有郑氏给的安家费,甚至还放粮食和耕牛,生活在这里的人,日子过的不要太美了。

    郑氏本就对这些移民很尽心,现在所有的移民全都编户齐民后自然也对郑氏满怀感恩之情。郑芝龙每日去往桃源,都能亲切的感受到民众对自己的爱戴和拥护。

    这些才是郑氏的根基。

    因为战争从来不是双方统军将帅的单挑,不管是胜利,还是失败,一封封战报中所汇集到的几个冰冷的数字,那代表的就都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一方势力要归纳它的真正实力,那一定要考虑到战争潜力的问题。

    看看明军,都败了多少回了,却能拉出一波又一波的人了。这就是战争的潜力。

    过去,郑氏集团的战争潜力在于东南诸多活不下去的穷苦百姓,这些人多如牛毛,但素质上就别抱太大希望了。而现在就再多出了一个大员。

    虽然这里人口还少,但大员沃野数千里,降雨充沛,全得此地,足以养民数百万,使人耕种,粮食全然无忧。北部的鸡笼一带更是有储量丰富的高品质硫磺,药粉无缺。且横绝大海,肆通外国,置船兴贩,钱粮物资无缺。俨然就是一片王霸之基业。

    十年生聚,十年教养,郑芝龙便是面临着当日郑成功的局面,国可富,兵可强,进攻退守,也足与大6抗衡。

    而且,安平城内的一套套规矩,那就是郑属大员的最好版模。加上一个个规模不一、作用不一的学校学堂培养出的各类人才,那都是郑氏的基本盘。

    当然,桃源的那一处处学校、学堂现在还都是一种萌生态,不仅老师空缺,师资力量薄弱,教学水平差劲,那就连教学书都不全。

    但苍天大树也是从一粒种子开始的不是吗?

    会计、司法、行政、工程……,等等学科,现在都只是撑起了一个空架子。缺老师,缺学生,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粮。

    大批的郑氏子弟都还在上着补习班,预科班,他们被选拔出来,唯一的理由就是能写会算,但简单的能写会算跟郑芝龙所需要的基层官员比,显然是有差距的。而有差距那就要努力不是?

    也并不是所有姓郑的,姓施的,姓甘的,姓洪的都能出人头地,眼下的考验对他们来说,未尝不是一次鱼跃龙门的好机会。

    跟之前也没什么区别,只是把海上的打打杀杀换做了现在的使文弄墨罢了。

    郑芝龙乘船南下桃源,戴家集大捷和张秋镇大捷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这里。

    毕竟打下这两场大捷的军兵主力,那都是来自于移民啊。

    后者甚感骄傲,更与有荣焉。

    港口码头,百姓们夹道欢迎,鞭炮声、锣鼓声响个不停,一个个都喜笑颜开。

    可是当欢庆过去,当一封封讣告随着郑芝龙的到来被正式的送到阵亡军兵家属手中的时候,一个个家庭失去了他们的父亲、儿子,死去了家庭的顶梁柱。

    便是郑芝龙给出的抚恤再高,足以让遗属们顺利的生活下去,在粮税等方面也都有照顾,那也不能弥补一个家庭失去了至亲的痛苦。

    那些父母与妻儿,他们急切地盼望家人安然的消息,却等来了冰冷的噩耗,如何能接受的这个事实,只有大声的嚎哭。

    “嗨……”郑芝龙叹了一口气,齐鲁一战,他许是死人看的太多了,对于戴家集与张秋镇两战阵亡的将士看的也淡了三分,可现在听着背后遗属们的嚎咷痛哭,这心里……

    “郑泰。这些军烈遗属,皆我郑氏忠民,我郑氏如何待之,万民有目共睹。今后你一定要注意,他们这些人半点也不能委屈。民间官场,谁个要敢来欺辱,一概不能轻饶。”

    “叔父放心,侄儿晓得轻重。”

    现任桃源总管的郑泰连忙说道。

    郑芝龙来到桃源的第一件事,不是看桃源这一年多时光里的变化,而是来亲自看望军烈遗属。让郑泰这班人一下子就提起了神。明白现如今的军烈遗属,与之前死去军兵的家属有大不同了。

    郑芝龙对当前的军烈遗属比对先前阵亡军兵的家属更上一百个心。

    就跟他说的一样,正是如何待之,万民有目共睹。他这是拿他们当广告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