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五千年来谁著史 > 第六十六章 孔胤植,你就给我等好吧
    徘徊在三省交际之处的小袁营动了,抛弃了义军的旗号,举起了官军的大旗。袁时中从一路义军头领摇身一变成为了登莱总兵下属的参将了。

    两万多人的队伍也一分为二,一路七八千人去了郯城,一路万五千人则还留在邳州。

    去往郯城的队伍就是老秀才在领头,这都是大明朝廷的好顺民,是被当今的世道逼的不得不反的人。他们造反只是为了活命,而当新的活路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这些人义无返顾的走上了新道路。哪怕这条路并无半分的保障性,但骨子里渴望安定的心叫他们毅然选择直面危险。

    站在袁时中的立场上你可以骂他们忘恩负义,可如今这个世道,你却不能不理解这种感情。

    留在邳州的万五千人就是小袁营的主力和附庸之中信不过郑芝龙的承诺的人了。他们算是小袁营里袁时中的根基了。与老秀才那波人自然是有不同。

    在没有足够可以夯实的证据面前,郑芝龙的‘空口白牙’可是无法说动他们的。

    谁让眼下这个时代,大明朝的信誉已经连张擦屁股的破纸都不如呢?

    甚至于,袁时中在招安之后,对于登莱和济南来的进援兖州的命令都爱理不理,郑芝龙不把许诺的钱粮兵戈堆放在他面前,袁时中纵然已经接受了招安,那也不会听招呼的。

    然而现如今是冬季,运河封冻,江海结冰,船只根本抵达不来。郑芝龙也没办法向金陵开口所要钱粮军器,那就只能用车马将大批钱粮兵戈从胶州湾运来邳州。这短期内岂能完成?

    而至于胶州湾的兵甲钱粮是从何处来的,那显然是芝罘岛啊。

    胶州湾东侧的浮山前所大致就是后世的青岛,这地方可是的不冻港,而且港阔水深,浪小流缓,加之黄海暖流经过,也就是前文说的黑潮分出偏向渤海的那条支流。终年不淤不冻。

    郑芝龙早看着眼红,只是先前无有理由触及,这才作罢。现在大好的借口就摆在他眼前,岂有不用的道理?

    借机把浮山前所拿在手中,再加上成山角,和只存在于他的规划中,但现实里还没有触及的登州城,这几个点只要握在手里,这胶东就脱不开他郑芝龙的把握。

    至于登莱官府里有没有人担忧此事,呵呵,那曾樱等辈就是看出来痕迹又如何?现在最关键的不是抗击鞑虏么?

    至于清军的这波攻势完毕了后,李自成可就就又卷土重来了。

    大明朝就如此的内忧外患,到时候那里还能顾得上胶东?

    前面说了,十八万大军在朱仙镇一败涂地,李自成旋即就又重新围住了开封城,崇祯帝急忙调洪承畴南下。督师剿匪,戴罪立功。

    却不想那东林党人中人才济济,就在开封城再度为难时候,又蹦出一黄澍来。

    此人是徽州人。丙子举浙闱,丁丑登进士;授中原开封推官。那想出了一个妙策——以水代兵,决黄河堤,企图水淹农民军。

    洪水无情,那自然是真的逼退了李自成。然而豫东的无数百姓就也跟着遭难了。

    黄澍了不得啊,东林党厉害!因为这一场大洪水把相对富饶的豫东平原给尽数祸祸了。兼之,黄河水倒灌开封城,城内居民死伤无数,甚至还泡坏了城墙,致使中原日后再无坚城可以抵李自成大军。不过那就都是后话了。

    现在是,黄澍一‘以水代兵’的妙策使得洪承畴省了力气,因为李自成撤军回南阳了,那有问题短时间里也是杨文岳、虎大威的事了。洪承畴部兵马直接就停在了北直隶最南端的大名府。才歇了几天,北边就又有坏消息传来。

    那清军在蓟州打败了明军的堵截后,就在天津,沿着运河一路南下,看似要再犯齐鲁。可还真就如江哲所料,清军在打破了河间府之后,并没直入东昌府,而是向西南杀入了真定府。结果却一头在深州撞了个大包。牛录章京巴雅拉、普硕、阿延图等,均战殁。

    却是洪承畴闻讯后已经提兵进援了到深州。

    他虽是急匆匆领兵南下,手下却有旧将曹变蛟、王廷臣两部,能打能拼。坚守城池,可不弱清军。

    阿巴泰督领满清大军破边入塞。崇祯皇帝这时候自然就想到了洪承畴,比起范志完来,显然洪承畴更得他信任。旋即把李自成抛给了豫西南的杨文岳、虎大威等。也不管这二人受不受的起了。

    白广恩、白腾蛟在蓟州一战而溃,唐通被皇帝招入了燕京,偌大的华北之地,此刻明军队列里除了洪承畴部,余下的马科、薛敌忠等路军,那全是不堪一击的。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河间之战就是薛敌忠被清军轻易袭破大营,以至于跟着清军而动的山海、中协、西协、昌平、通州、天津、保定等诸路总兵,纷纷逃溃。河间府失去了外援,人心浮动,兼之自己动员的力量也有欠缺,如何抵挡的住全无牵制的清军的攻势?

    分守参议赵珽、知府颜允绍、河间卫指挥使赵鼎新、知县陈三接尽数战死。

    阿巴泰接着兵锋就杀入了真定府,结果在深州遇到了老对手曹变蛟,屡攻不克。接着有在赵州被王廷臣堵了回来,再看其他诸路明军都已经被洪承畴给统制,看到洪承畴部真的挺能打,又迫于皇帝的严令,又纷纷围了来。阿巴泰见势不妙,这便又掉头东向,杀入了齐鲁的东昌府,第一个被打破的就是临清州。

    后者是大运河上的一处繁华之地,上次多尔衮大军杀来的时候,可是在这里饱饱的捞了一把。可现在阿巴泰再来,那收益就有点寒颤人了。

    狂性大的满清鞑子于是就乱杀起人来,周遭数十里内百姓都被搜杀一空,尸骸如山,官衙民舍尽皆焚毁,场景之惨,叫人不忍目睹。

    阿巴泰夺取临清之后,满清就分兵多路,四处攻城掠地。阿巴泰本人则亲引一支兵马与洪承畴对峙。

    大批的难民南逃,兖州一日数惊,就是南直隶都有震动。

    这种情况下,郑芝龙对小袁营的招抚,那是再没人说闲话了。兖州官绅日日夜夜呼叫援兵,你不愿招抚小袁营,那自己去填兖州城吧。

    那地方可不止有一个个宗室王爷在,还有曲阜孔家。岂能坐视清军进犯而不理?

    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满清鞑子的威胁已近在眼前了,中原之地却忽传来援汴总兵刘杀落职归乡的御史魏景琦全家3o余口,又杀举人乔明楷与总练生员王奇珍,据永城降闯叛明的消息。

    永城附近的各部义军,闻讯后皆愿隶属刘。河南巡抚王汉急进兵永城讨刘,驻军东郭。永城士绅练国事、丁魁楚、张星等乘夜开北门迎王汉军进城,与刘巷战。然,可笑的是这一战的结果却是王部溃败,巡抚王汉战死。刘声威大震!

    坏消息一串串的传入齐鲁,官绅百姓相对哀叹,而除了叹息和无奈,他们能做的也只能加紧运送粮草器械前往邳州,以求把小袁营给喂饱了,好让袁时中赶快进军增援兖州。

    当然,那也没人知道,总领郑氏暗哨的郑芝莞,这些日子里先是在兖州的鲁王那里撞了壁,然后又一脸铁青的出了曲阜城……

    “敢瞧不起你家爷爷,孔胤植,你就给我等好吧!爷爷我饶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