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 九十七 痛苦
    ……

    洪应文望着册子上的就任文字,以及那通红的总督府印章,一时有些怀疑,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的能上任幽州刺史,简直就是不敢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洪刺史,你觉得怎么样啊?”姜泽笑着对洪应文说道,“你觉得你能胜任这个位置么?反正本督觉得你一定行!”

    洪应文握紧拳头,紧咬牙关,仅存的理智告诉他天上不可能掉这么大的馅饼下来,这里面定有阴谋,否则这幽州刺史的位置,怎么都轮不到自己来坐。

    “总督大人,你想从我地方得到什么?”洪应文问道。

    姜泽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本督只想知道汉陵城内外的军营部署图,以及各处守备的兵马人数而已……”

    洪应文闻言大吃一惊,猛地起身大声拒绝道:“你想让我背叛军督大人,做不到!”

    “坐下!”

    身后的侍卫见洪应文起身霎那,立刻将他按回位置上。

    姜泽闻言,却依旧面带笑容,不紧不慢地说道:“洪将军对军督大人忠心耿耿,本督甚为感动,如今大周上下能像洪将军这样的人,已经不多见了……”

    洪应文冷冷地说道:“军督大人待我恩重如山,没有他哪有我洪应文的今天?怕早就死在胡奴手中了,想让我背叛他,哼,你还不如杀了我!”

    “大胆~”

    身后的总督府侍卫见洪应文用这种态度对姜泽说话,厉喝一声,作势就要扑上来再暴打他一顿。

    “都退下,不得无礼……”

    关键时刻,姜泽挥手止住了那侍卫的动作,然后继续对洪应文说道:“洪将军,你误会了,刘策也是我姜家的女婿,按辈分算,他合该叫本督一声叔伯,本督只是想了解下我姜家这位女婿有多少实力这并不过份吧?”

    洪应文凛然说道:“那总督大人为何不亲自去跟军督大人谈,却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引我就范?我若把汉陵军防部署告之与你,等于是违反了军纪,恕在下无可奉告!”

    见洪应文回答的这么决然,姜泽脸上笑容一收,沉声说道:“这么说来,洪将军是不打算跟本督合作了?”

    “恕难从命,我洪应文决不做这等背主求荣的肮脏勾当!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如你所愿!”洪应文大声回道。

    姜泽拍拍手,赞许地说道:“洪将军忠义无双,本督真是佩服啊,可是本督想问你一句,你洪应文是听刘策的话,还是听大周朝廷的话?

    你到底是大周的旗营使,还是他刘策的旗营使?你到底想过这些没有,你到底听谁的话!”

    洪应文一怔,说道:“那自然是大周的将领,听从大周朝廷的安排……”

    姜泽厉声打断洪应文的话:“既然是大周的将领,本督身为朝廷命官,你为何不愿意听从本官的吩咐行事?!你安的究竟是何居心?”

    洪应文不甘示弱地回道:“可军督大人同样是朝廷的命官,我为何要听从你的吩咐?”

    姜泽说道:“但大周是士绅皇族共治天下,刘策不过一介庶民起家,你就应该听从本督的话!”

    洪应文大声说道:“做不到!休想我背叛军督大人!”

    姜泽闻言,也不再说话,平复了下心绪,然后转身来到窗台之前,缓缓拉开垂下的竹帘,望着对面依稀可见的茶楼。

    “洪将军,你来看看,这里的风景可真不错啊……”姜泽语气阴冷地对身后洪应文说道。

    洪应文说道:“抱歉,总督大人,末将现在无心与你一起欣赏风景……”

    姜泽闻言,背负双手不语,洪应文身后的侍卫立刻将他架到了窗台边。

    只听姜泽继续说道:“洪将军,你看看对面,是不是你夫人和孩子在栖息的茶楼呢?”

    洪应文闻言一颤,忙向窗外望去,果然隔了两条街,那座茶楼依稀可见,顿时让他心头感到强烈不安。

    姜泽脸上面无表情,继续说道:“本督前些时日颁布新法的事,想必洪将军也听说了吧?其中有一条,女子独身不得上街游荡,凡是一经现,立刻送往教坊司贬为瘦马……”

    “总督大人,你想干什么?不准胡来啊……”

    姜泽的话,触及了洪应文的软肋,他奋力想要扑上去,却被身后的侍卫死死拉住动弹不得。

    而姜泽却依旧风淡云轻地说道:“虽然令夫人已经三十出头,比不得二八妙龄少女,但内城之中,还是有一些特殊癖好的达官显贵会光顾您夫人的,没准教坊司因为您夫人的别具一格,还能有一笔不菲收入呢……”

    “不~总督大人,你有什么冲我来~别伤害我的夫人!”洪应文内心恐惧万分,冲姜泽目呲欲裂的嘶吼起来。

    姜泽却置若罔闻,继续说道:“对了,本督差点忘了,还有洪将军一双儿女呢,你的儿子本督会送往弃营(苦力营),你的女儿嘛,送往青楼好好培养一番,兴许几年后能成为这远州城里的头牌啊……”

    “不~不~不~”

    洪应文大声哭喊着咆哮起来,姜泽的话几乎将他的内心给击溃。

    姜泽说完后,对梁温说道:“信告诉守在茶楼外的官兵,去将违反新法的洪夫人以及他的一双儿女都逮捕吧……”

    梁温闻言,拱手作揖:“遵命,老爷……”

    话毕,梁温就要向雅间外走去。

    洪应文一见立马对姜泽求饶道:“总督大人,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妻子和孩子,他们无辜的,求求你了……”

    姜泽转身说道:“现在能不能救你妻子和孩子全在洪将军你一念之间,只要洪将军把汉陵军力部署图画出来,本督又怎么会为难你呢?”

    说着,姜泽又指了指桌上那份就任文册:“洪将军,识时务者为俊杰,本督已经释放善意了,你是愿意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还是前程似锦飞黄腾达?这还用选么?”

    洪应文闻言,陷入沉默之中,从他面色看出,他内心是在苦苦挣扎。

    姜泽见此,对梁温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去按本督吩咐做吧……”

    “等等……”面对姜泽的威胁,洪应文最终屈服了,红着眼跪在地上说道,“我把汉陵军营部署都告诉你,求你放过我的妻儿吧,不要伤害他们……”

    姜泽闻言大喜,连忙对梁温说道:“去,赶紧让茶楼外的官兵撤下来,不要惊扰了洪刺史家眷,要有差池,拿你是问!”

    “是,老爷~”

    梁温闻言,立刻恭敬的退出了雅间大门。

    姜泽则是热情的将洪应文从地上扶起,带他来到桌前:“让洪刺史受惊了,本督真是万分惭愧,快快请坐……”

    然后,又命人取来笔墨纸砚:“洪刺史,请你着笔将汉陵布防都写下来吧,越详细越好……”

    洪应文颤抖的接过姜泽递来的毛笔,望着雪白的纸张,犹豫片刻,痛苦万分的将汉陵各处布防的兵马以及路线全部写了下来。

    等洪应文落笔后,已经写了足足七张纸,姜泽立即接过看了一遍,满意地点点头:“不想洪刺史的字也写的如同文人雅士一般,好~”

    洪应文则是面色苍白地说道:“总督大人,末将何时去幽州上任?”

    姜泽闻言,笑着说道:“不急,本督都已经将就任文册交到你手中了,这幽州刺史定是属于你的,不过在此之前,你还要替本督办一件小小的事情……”

    “我都把汉陵布防详细写给你了,你还要我怎么样?”洪应文哭丧着脸说道。

    姜泽说道:“洪刺史莫要紧张,本督只想你暂时再在汉陵待些时日,万一,本督是说有个万一的话,还请洪刺史做个内应……”

    “你……”

    洪应文怒不可遏,狠狠盯着姜泽,但仔细想想,还能怎么办呢,现在自己把柄已经完全被人家拽住,只能任人摆布了。

    “来人……”

    姜泽收起汉陵布防后,又喊了一声,很快一名侍卫捧着一个木盒放到桌上。

    姜泽打开盒盖后,只见里面是一对晶莹剔透的猫眼石。

    “洪刺史,这对猫眼是遥远西洲一个叫萨珊帝国的特产,权当是给您压惊,对了,底下夹层里还有一百两黄金,还请笑纳啊……”

    洪应文望着那对猫眼,此刻却是无心欣赏,只是面无表情的对姜泽拱手说道:“多谢总督大人,如此厚礼亏不敢收……”

    姜泽说道:“洪刺史,你就收下吧,就当是本督为之前属下粗鲁的举动,替他们向你赔罪了,不收就是看不起本督喽……”

    洪应文叹了口气,只能拱手说道:“那就多谢总督大人了,如无他事,在下想先离开了……”

    姜泽点头说道:“耽误了洪刺史不少时辰,洪刺史但请自便吧……”

    洪应文轻轻应了一声,将就任文册收入怀中,然后抱起装有宝物的盒子木然的向雅间之外走去。

    等他一出门,姜泽脸上的笑容顿时收了回去,望着手中详尽的汉陵军事布防,眼神变的愈的阴冷。

    洪应文离开没多久,邬思道步入了雅间,来到姜泽面前小声说道:“总督大人?事情办成了?”

    姜泽冷哼一声,将布防纸张递到邬思道手中说道:“你来的正好,立刻将这份汉陵布略拟成一份舆图出来,过些时日,就兵将汉陵一举拿下!”

    邬思道接过布略,紧张地说道:“总督大人,请你三思,现在与刘策直接撕破脸皮不是时机啊……”

    姜泽说道:“不,得快,万一刘策现疑点,改变了汉陵布防阵线,那今日一切努力就白费了,

    我已暗中召集远东各省兵马共计五十万赶往远州而来,加上远州城本地人马,足有八十万之巨,打算先破汉陵,后取冀州,让整个远东彻底回到我姜家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