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 九十六 威逼利诱
    ……

    远州内城一座绣缎坊门口,一对三十出头的夫妇领着一双儿女,手捧着崭新的绸缎,兴高采烈的向一辆马车上走去。

    来到马车上,打开车帘,但见里面满是新采购的商货,琳琅满目数之不尽。

    那男人一身灰色劲服,面色沉稳,双目炯炯有神,正是汉陵新营主将,洪应文,而他身边的妇人就是洪应文的妻子王氏。

    这几日是他歇假日期,洪应文好不容易闲下来,就带着妻子和一双儿女到远州城里逛逛,顺便采购些新鲜的物什,毕竟远州城是整个远东七省最繁华的城市,汉陵虽然展势头良好,但一时半会儿还是无法与其相提并论的……

    因为难得和家人出来走走,洪应文出门就只带来家人和车夫,身边也没有护卫随从,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相信以军督府的威望,就算在城里遇到什么意外,只要亮明身份,也没人敢为难。

    王氏望着车厢内塞满一堆商品,不由对洪应文劝道:“官人,已经够多了,你打算将马车都塞满么?”

    洪应文闻言说道:“夫人,难得出来闲逛一番,岂能不尽兴呢?以前委屈了你和孩子,现在为夫有了钱,定要好好补偿以前对你的亏欠……”

    王氏埋怨道:“就算现在日子好过了,你也不能这么瞎折腾钱啊,又不是明日不过日子了……”

    洪应文笑道:“夫人你就别操心了,走,难得今日来一趟大城,为夫再陪你去前面坊市逛逛……”

    王氏无奈,只好带着两个孩子,向前方走去,其实她内心也是十分喜欢的,嘴上这样说,主要是以前穷怕了,舍不得钱。

    “爹,我要吃饴糖……”

    “爹,我也要……”

    路过一个买饴浆的摊位时,两个孩子齐齐吵着要买饴糖吃。

    洪应文怜惜的抚摸着自己儿子的头:“好,好,爹给你们买……”

    于是就带着他们来到摊位前,给两个孩子各自买了两份饴糖,直吃的他们眉开眼笑。

    这时王氏边走边对洪应文说道:“官人,我这右眼皮跳的厉害,总觉得有什么事要生,要不我们还是赶紧先回去吧?你看这远州城里,跟上次来的时候相比,似乎少了几分热闹的气息……”

    洪应文说道:“夫人多虑了,能有什么大事呢?不过这远州城也确实和以前不同,都是那新任总督闹的,我们不去管他就是了,夫人想必也累了吧?前面有座茶楼,不妨先去喝杯茶歇歇脚……”

    王氏想了想,逛了一天也确实有些累了,便点了点头叫上两个孩子一起向前方茶楼走去……

    进入茶楼,一家人到二楼随便找个位置,要了一壶茶,又要了几份点心,就舒舒服服的歇了起来。

    由于报纸封禁,茶楼里与以往相比,变的有些死气沉沉,让洪应文夫妇很不适应,但也没多想,只顾自己吃茶就是了……

    就在这时,邻桌一名身穿蓝色儒袍的中年人回头望了洪应文一眼,随后起身来到他跟前拱手说道:“洪将军,不想今日会在这里遇到您,真是巧合啊……”

    洪应文闻言抬眼怔怔地望着那中年人,脑子里飞快搜索此人的信息,但就是想不起印象中有这么一个人,与是拱手回礼道:“不知阁下是……”

    那中年人笑着说道:“洪将军,瞧您这什么记性?十年没见了,以前咱还一起喝过酒呢,前两天我家父亲还惦记着你,不想今日就与你在此相见,不得不说这是缘分呐……”

    “哦……”

    洪应文依然没有想起眼前这人究竟是谁,但见他神色坦然,想必以前也是熟人吧……

    那中年人又望了眼桌边众人,随后和王氏行了一礼:“这位想必就是弟妹了吧?在下这厢有礼了……”

    王氏连忙起身欠身行了一礼:“这位先生有礼了,想必你和我家官人是旧识吧?不如一起坐下叙叙旧?”

    中年人闻言,点头躬身说道:“弟妹所言甚是,在下和洪将军也有多年未见,是该叙叙旧,不过家父现在正在对面酒楼之内与人吃酒,这次前来远州就是特意来探望洪将军的,

    不知弟妹可否让在下带洪将军去见见家父,相信家父见到洪将军,定会开心不已……”

    王氏点点头,对洪应文说道:“官人,既然是你旧识好友相邀,不如随他一起去聚聚吧?何况人家父亲是长辈,你可不能失了礼数……”

    洪应文犹豫地说道:“可是,夫人你和孩子……”

    王氏笑着打断他的话说道:“官人就不要担心了,我和孩子就在这里等你便是了……”

    洪应文闻言,再三思考了下,便点了点头,起身对王氏说道:“那夫人且在此稍待,为夫去去就回……”

    得到王氏肯后,洪应文就对那中年男子说道:“这些兄台,请前面引路吧……”

    中年男子彬彬有礼的说道:“请洪将军随在下前来……”

    与是洪应文撇下王氏和一双儿女,随那中年男子下楼,朝对面一座高大的酒楼走去。

    几经转折后,中年男子带着洪应文来到酒楼前,对他说道:“家父就在二楼雅间和人吃酒,请洪将军随在下前来……”

    说着率先踏入了酒楼,而洪应文仔细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虽然他十分好奇对方的身份,可那中年男子就是笑而不答,言见过了他父亲就知晓了……

    等二人来到顶层二层一处雅间门口后,中年男子做了个摊手的手势,说道:“洪将军,请……”

    洪应文应了一声,随即推门进去。

    就在他推开门一霎那,身后的中年男子面色瞬间一沉,一把将洪应文推了进去。

    洪应文猝不及防之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不等他起身,就感觉脖子一片冰凉,几把森冷的寒刀抵住了他的脖颈,一时让他动弹不得。

    “不得对洪将军无礼……”

    就在这时,一阵深沉的声音在雅间之内幽幽响起……

    只见内室之内,姜泽一身锦服坐在一桌摆满菜肴的桌子前,举着一个酒杯对洪应文一阵微笑。

    “你们是什么人?把我带到这里有什么目的?”洪应文对姜泽问道。

    姜泽闻言,冲周围的人挥挥手,那些人立刻撤开了架在洪应文脖子上的刀,退到一边警惕的望着他。

    洪应文摸了摸自己的脖颈,向四周扫视了一圈,满脸无惧地说道:“你们这些人想干什么?观各位的衣着打扮也不似打家劫舍的人家,找洪某来究竟有何目的……”

    姜泽闻言,端起桌上的酒壶,往边上的空酒杯倒满一杯,然后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对他说道:“请洪将军坐下说话……”

    洪应文悠然不动,对姜泽说道:“不必了,有什么话直管说吧,我还是站着舒服!”

    姜泽一听,默默注视了洪应文一阵,随后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下一刻,身后一名护卫猛地一脚踹在洪应文腰间,洪应文一个不慎,再次向前跌跌撞撞的走了几步,半跪在地上。

    就在他要起身打算反抗之时,内屋里另一名侍卫用刀鞘狠狠往他脸上一瞧,登时让他眼前冒起一片金星。

    一顿暴打后,洪应文就被两名侍卫架着来到桌前,强迫他坐在姜泽的对面。

    姜泽依旧露着那淡淡的微笑,随即举起酒杯轻轻泯了一口,对那几个侍卫怒道:“不是叫你们不要如此对待洪将军了么?怎么办事的?都退下吧……”

    两名侍卫立刻依照姜泽的话退到了他身后,而姜泽却满含歉意地拿过之前斟满酒水的杯子递到洪应文跟前说道:“抱歉了洪将军,我的这些下属太不懂事了,回头我一定好好管教,来,这杯酒权当我给你赔个不是……”

    洪应文死死盯着姜泽,对递过来的酒杯视若无睹,狠狠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把我带到这里究竟想要干什么?”

    姜泽闻言,却依旧举着酒杯说道:“洪将军,别激动,先把这杯酒喝了,喝完了再听我慢慢和你讲……”

    然而,洪应文依旧倔强的没去接那杯酒,依旧大声问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砰~”

    话音一落,洪应文身后的一名侍卫一拳将他打翻在地,紧接着一群人再次扑上前对他一顿暴打。

    约莫小半盏茶后,洪应文再次鼻青脸肿的被架回到桌前。

    而姜泽依旧保持着微笑,手端酒杯递到洪应文跟前说道:“抱歉啊,洪将军,我的下属实在是太不听话了,待会儿我就好好收拾他们给你做主,现在把酒喝了吧……”

    洪应文喘着粗气,依旧死死盯着姜泽,最后无奈地接过酒杯,一口饮下,说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是谁了吧?”

    “当然……”见洪应文喝下酒水,姜泽面带喜色的应了一声,拿起筷子夹了块肉到他跟前的空碗中,“在下姜泽,新任的远东总督,这次找洪将军来,实是想与您交个朋友,顺便有些小事想请洪将军帮忙……”

    “你就是新任远东总督姜泽?”洪应文大吃一惊,满脸不敢相信。

    对于洪应文的表现,姜泽似乎早在意料之中,只见他叹了口气,放下筷子说道:“是啊,洪将军,本督这次找你是想给你一份前所未有的富贵……”

    说着,他挥了挥手,只见在边上另一张桌案前的梁温,将一本红色的小册子递到了洪应文跟前。

    不等洪应文开口,姜泽就面带笑容对他说道:“这是你就任幽州刺史的委任文册,很快洪将军你就要成为刺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