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 七十六 交战
    ……

    “族长,您怎么也出来了?看看,我特意给您准备了好东西啊……”

    丘勒图一见到巴布道,立刻翻身下马,取过一袋上好的面粉递到他手中,脸上神情是异常的兴奋。

    巴布道接过装面粉袋子,然后指着那木桩上的人头,对丘勒图问道:“丘勒图,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丘勒图闻言,顺着巴布道手指的方向望去,毫不在意地说道:“这些个是从冀州来草原做买卖的商贩,半道上被我遇到后,骗他们说知道交易的部落地址,然后带他们进入埋伏好的圈子内全部伏杀,

    这五颗只是周人商贩的头颅,还有几十名护卫的也懒的取来,如今这些粮食足够我部族接下来数日内不用再担心饿肚子了……”

    对于丘勒图的解释,巴布道只是唉声叹气的摇了摇头,自顾自的说道:“这下完了,这下完了……”

    丘勒图眉头一皱,看出巴布道似乎有什么心事,于是问道:“族长,你似乎有话要和我说?不如讲来听听?”

    巴布道说道:“丘勒图,如今草原的形式你也看到了,其他各部各族都已经迁徙到了贝加尔湖附近一代,归附了冀州军督府,而几处水草茂盛的林子和牧场也都一个个成了中原人的据点,

    再这么下去,我们句勿人是没有前途的,这些日子以来想必靠劫掠获取族民生存物资也越来越困难了吧?而且我也听闻军督府似乎又要对草原有新的动作,万一他们开始针对我们部落,那将会给族人带来灭顶之灾啊……”

    听完巴布道的话,丘勒图笑着说道:“原来族长您是在担心这个啊?您就放心吧,那些冀州兵是找不到这里的,就算找到了,那就让他们见识下我丘勒图的厉害!”

    对于丘勒图那没来由的乐观,巴布道是很不看好,试问东部草原昔日霸主呼兰人都被军督府打的跟丧家之犬一样,自己小小的句勿部落又有什么能力去和冀州兵过招?丘勒图再勇猛也只是他一个人猛而已。

    想了想,巴布道长叹一口气,将丘勒图拉到一边小声说道:“丘勒图,这些日子我仔细想了想,我觉得我们还是向军督府投诚吧,呼兰人已经名存实亡,我们没有必要再为了它将自己整个部落都带进去……”

    “族长,你说什么?你的意思是说要让我句勿部落向冀州那群周狗投降?”丘勒图满脸不可思议的神情,厉声对巴布道出质问,“就因为眼下这些小小的挫折,我们就要向中原那些毁坏我们家园的刽子手摇尾乞怜?

    难道你忘了我们都是草原上最伟大的战士么?忘记呼兰人赐予我们部族的荣誉么?”

    巴布道说道:“句勿人从来都不是草原上最伟大的战士,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呼兰人赐予我们的那些荣誉,对我们而言又有什么受益么?还不是要我们为他们卖命么?

    现在,呼兰人已经被击败了,我们没有理由再追随他们,应该为自己部族的生存考虑下了,在军督府对我们失去耐心之前,还是早些投诚吧……”

    听完巴布道的话,丘勒图只是不停摇头:“我真的没想到,我一向尊敬的族长居然会是这样一个懦夫,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巴布道继续劝说道:“丘勒图,族内现在什么情况你也都看到了,再照这么下去,我们也撑不了多久,为了族民生存,就算是当这懦夫又能如何呢?”

    丘勒图失望的摇摇头,正欲开口再说,忽然……

    “呜~~”

    一阵犀利的角号声响震天动地,在句勿人营地之外悠悠响起。

    “那是……”

    丘勒图闻听号角声后,不再理会巴布道,立马转身向营地之外走去。

    巴布道听闻这阵号角后,本能的心神一颤似乎预感到了什么,随后痛苦的摇了摇头,手中那袋面粉滑落之后,转身向自己的帐篷走去。

    ……

    “唏律律……”

    句勿人营地外不足一里之处,片片马鼻息响回荡,羽字营两千二百名士兵肃立阵前,默默注视着前方异族部落,等待着进攻的命令下达一瞬,就展开激烈的厮杀……

    在肃立的骑阵第三列中,第一批正式新军转正的丁念、荀慈二人也成为了羽字营战兵一员,对于面临人生当中即将开始的第一次战争,二人都难免有些紧张,只能各自抓紧鞍前马缰滚动几下喉结减压。

    见丁念有些紧张,荀慈长呼一口气,安慰他说道:“别怕,就按照平日操练时那么干,拿出五分本事就足够了!”

    丁念闻言洒然笑道:“还是顾好你自个儿吧,别到时我立功了,你却吓的走不动道啊……”

    说完,二人对视一眼,随即轻轻一笑,从他们神色可以看出,接下来生的一切似乎都不再重要了。

    6羽举着窥镜,注视着对面句勿人的营地,等现他们惊慌失措的情形后,才缓缓放下窥镜,一捋长髯,脸上神情是万分不屑。

    只听他对身边亲兵说道:“通知全军,列好阵型,准备进攻,此部句勿所有人丁,一律不留活口,还有,那个有万夫不当之勇的丘勒图必需要留给某,某要亲自与他过招,看他能否接某之一刀!”

    “遵命!”

    亲兵闻言,立刻大声领命,向羽字营出征战士传递6羽的命令了。

    “咚~咚~咚~”

    不一会儿,羽字营进攻的鼓号被人敲响,出阵阵震耳欲聋的轰鸣。

    “呜~~”

    擂鼓声起不多时,犀利透宇的角号声也再次在这旷野之上散播蔓延开来。

    “唏律律……”

    地平线上健壮的战马,断断续续的闷哼一声,不停踏着厚重的铁蹄来回蹭步。

    “进攻~~”

    “吁~~”

    “咯哒哒~”

    一声剧烈的咆哮在天地间响起,两千多匹战马齐啸嘶鸣,在各自阵中各级军官指挥下,向着句勿人的营地,缓缓开始前进。

    而在句勿这边,面对汹涌扑面而来的铁骑,句勿人早就已经慌做一团,吓得四处乱窜,唯有丘勒图等全族两百名勇士决定誓死一搏。

    “这些就是军督府的士兵?”望着逐渐逼近的冀州铁骑,丘勒图眉头皱的是异常紧。

    良久,他面目狰狞地说道:“很好,那就让你们这群绵羊来见识一下我句勿人和丘勒图的厉害吧!”

    轻声嘀咕一句后,丘勒图立即拍马迎了上去,他身侧的句勿骑兵也一道,向着疾驰的羽字营大军扑杀过去。

    “咯哒哒~~”

    苍穹之下,黄沙弥漫,掩盖住了骑兵的身影,唯有铮铮铁蹄声响,回荡在这片凄凉的戈壁滩前……

    “杀啊~~”

    “嗷嗷嗷~”

    两阵完全不成对比的骑云在即将触碰的那一霎那,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和恶狼嗥叫交织一起透入云际,下一刻……

    “砰~~”

    “吁~~”

    羽字营,句勿人,狠狠的撞在了一起,一时间人仰马翻,战马痛苦的嘶鸣声声入耳,惨烈的交战正式开始了……

    “噗呲……”

    丁念手持一条骑枪,在黄沙散去一瞬,本能的将骑枪向前方左侧一探。顿时,一股巨大的阻力随着开始慢慢弯曲的枪杆传到了自己手腕之上……

    “我杀人了?”

    仅仅一刻间,丁念脑海里就闪过这个念头。

    不过他也没时间多想,用力将手中骑枪再次向前一用力。

    “咔嚓……”

    一声木裂脆响,骑枪应声而断,一名句勿骑兵从马背上无力的坠落尘埃,只见他的胸膛之上,插着一支漆黑的断刃,将他身上的皮甲连同身躯一起洞穿,生机如潮水般从他体内褪去,留给他的是彻骨的寒冷以及无尽的黑暗……

    “呲~”

    另一处,两名句勿骑兵双腿夹紧马腹并肩而行,各自手持一杆已经破损不堪的虎枪,努力在黄沙掩目的环境中寻找着落单的目标。

    就在这时,右侧一名句勿人顿时感到头皮一阵麻,心头升起强烈的不安感,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迟了。

    只见那句勿人眼前忽然出现一柄冒着寒气的环刀,在刀身闪过一抹冷芒的瞬间,顿觉得自己脖颈一凉。

    接着那句勿人的眼中的世界整个开始旋转起来,等他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却现自己现在居然能看清马蹄踏地带起尘土飞扬的情形,还看到一名无头骑士策与马背之上疾驰,脖颈处喷溅着沸腾的血液……

    “啊~~”

    左侧句勿人看到自己同伴被人一刀削,不知是出于恐惧还是愤怒,忍不住大声嚎叫起来,努力寻找着杀害自己同伴的凶手。

    “呼……”

    “噗……”

    就在这时,一把飞斧迎面而至,句勿人反应不及,被飞斧直接破开了前额脑门,当即就被掀翻马下,四足大开,双眼圆睁,死不瞑目。

    荀慈随骑墙和同伴一起配合,杀死两名句勿人后,继续前进,收割起为数不多的句勿骑兵性命。

    “呀~~”

    “砰~~”

    乱阵之中,丘勒图手持一根十余斤重的裂头锤,大喝一声狠狠一击砸在一名羽字营骑兵的铁盔上,那铁盔承受不住钝器的重击,当即变得粉碎。而羽字营士兵则是满脸鲜血,在马背上摇摇晃晃的疾驰一阵后,便无力的倒落马下……

    “呀~~”

    又是一声暴喝,丘勒图兵器收回瞬间,一骑提刀而至,双方错身一瞬,丘勒图避开挥来的寒刀,随后单手化拳狠狠砸在羽营骑兵身下的座骑上。

    “吁~~”

    战马出一声凄厉的嘶鸣声啸,承受不住重拳的力道,痛苦的倒在地上,将马背上的骑兵重重掀飞了出去……

    “谁能来敌我,哈~~”

    丘勒图连需干翻三名羽营骑兵,一马当先,不停挥动手中裂头锤,用胡语大声咆哮着,那股子狰狞狠厉劲,让不少羽字营骑兵都冷汗直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