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 一七一 奇袭五梁镇
    ……

    “刘策!你个混蛋~”

    听到刘策说出雷霆军残部尽数覆没消息的卫怏,顿时怒不可遏,猛的上前一步伸手想要掐住刘策的脖子。

    “卫军长,冷静!”

    不想刘策沉吟一声,一把抓住卫怏伸来的手腕,一双虎眸死死盯着卫怏的脸……

    卫怏双眼通红,忍着手腕上传来的剧痛,愤恨地对刘策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雷霆军可是大周朝廷的精锐啊!你身为大周将帅,又是雷霆军出身,本为同僚,却为何要害死他们!莫非你想造反么!”

    “如果本军督想要造反,就不会前来河源平贼,更不会救你性命了!你还能站在这里和本军督说话么!”刘策猛地一甩卫怏手腕,冲他一声暴喝。

    “噗~”

    卫怏身形一个不稳,望着刘策冷然坚毅的面容,忽然感到胸闷异常,气极之下忍不住猛吐一口鲜血。

    他真的不曾想过,自己一手统领的雷霆王牌部队,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收场,更没想到会葬送在昔日雷霆军中蝼蚁一般的一名小卒手中。

    卫怏现在真的是懊悔万分,早知道如此,当初就应该将他留在身边,或者在刘策羽翼未丰之时将他除去,但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眼前这位年轻的前军都督手段远比自己想象的要狠辣,与他的年龄格格不入……

    望着嘴角挂有血痕的卫怏,刘策缓缓来到他身边,然后俯下身子,虎眸直射气的不停抖的卫怏,一字一句地说道:“卫军长,你给本军督记着,害死雷霆军的不是本军督,而是你,还有赵元极,以及只为权利斗的你死我活的大周士阀,是你们一手将他们送入了无尽深渊,

    本军督不过是让雷霆军士兵死在对抗流贼的战场上,给足了他们身为一名战士,一名王牌的的最后一丝尊严,而你和那些士阀却将他们的意志消磨殆尽,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是你们杀死了那支无所不能的雷霆军,

    别以为本军督不知道,你迫不及待想要让本军督出兵高阳的目的?你是去救高阳城的百姓么?不,你只是想收复那些被流贼俘虏的雷霆军残部,你们这些人心中从来就没有真正需要过百姓,

    雷霆军在本军督眼里跟那些流贼没有本质区别,实话告诉你,高阳城内的雷霆军,本军督也没打算让他们活下去,能活下去的人,只有卫怏你一个人,本军督要让你痛不欲生,一辈子都活在愧疚之中……”

    说完,刘策起身,不再理会震惊不已的卫怏,而是转身对站在门外的焦络大声说道:“拨你一百近卫,给我死死看住卫怏,千万别让他跑了!”话毕,刘策头也不回地步出了议事厅。

    “遵命!”焦络大吼一声领命道。

    “噗……刘策……刘策,你给本王回来……”

    卫怏再次吐出一口血,趴在地上冲刘策离开的身影大声吼道,脸上神情是万分的痛苦……

    ……

    八月初三,午时,五梁镇……

    “别磨蹭,饭煮好了没?废物,别偷懒……”

    一名流贼冲一名正在煮饭的殿前司俘虏狠狠踢了一脚,大声喝骂道。

    被踢翻在地的殿前司士兵衣衫褴褛神情萎靡,一脸痛苦的趴在地上呻吟着,面对流贼的拳打脚踢,只能抱头蜷缩成一团。

    另一边,两名同样成为流贼俘虏的殿前司士兵,正努力抬着一桶水来到水缸边往缸内添水,连续数十天的折磨,让他们的身形都变得是瘦骨嶙峋……

    还有一处,几十名殿前司俘虏正努力挥动斧子劈柴,他们的嘴角已经干裂,脸上神情惨白,哪怕午时烈日暴晒,也榨不出他们身上一滴热汗了……

    类似这样的场景在整个五梁镇要塞内比比皆是,被俘虏的殿前司士兵都被当成劳役使唤,根本没将他们当人看,不少人受不了折磨纷纷累死或饿死在了五梁镇,被流贼草草掩埋了事……

    好不容易,饭煮熟了,流贼一窝蜂的涌上来将煮饭的殿前司士兵一把推开,抬起锅灶就来到一边狼吞虎咽起来。

    不过这时候,那些劳作的殿前司士兵才能获得短暂的休息机会。

    “我想回家……”一名年轻的殿前司士兵望着流贼大口吃饭的模样,忍不住抽噎起来。

    只听他小声嘀咕道:“在神都的时候,我们何曾受过这样的罪?可如今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我们到底来河源干什么啊?”

    周围的同伴闻言也感同身受,纷纷抽噎哭泣起来,一时间整个休息的场所一片哀鸣之声。

    这时,一名流贼闻听哭声,端着饭碗回过身冲他们大声吼道:“妈的,哭哭啼啼的,你们想死啊!”

    暴喝声立马将哭声给压了下去,但仍有淅沥的抽噎声不断在要塞之内回荡……

    那流贼见还有人在哭,立马起身,撇着嘴吼道:“怎么?老子说话不好使,是不是要给你们松松筋骨才肯听话啊?再哭个我试试!”

    话音一落,最后的哭声也瞬间止了下来,面对流贼的淫威,这些京城来的皇家殿前司都不敢再吱声,只能满脸恐惧的缩在墙角小心翼翼地凝视着他们。

    “老李,坐下……”一名年岁稍长些的流贼对那火的老李笑着说道,“大将军不在,我们还是少添乱了,我看呀,他们八成是饿哭了呢……”

    “哈哈哈……”

    那流贼的话顿时引起周围同伴一片轰笑声,把那些殿前司士兵吓得更是不敢动弹。

    那老李闻言,也是笑着点点头开口说道:“也对,既然他们都饿了,那就给他们一些吃的吧,免得以为我大昌将士亏待俘虏呢……”

    说着他将碗伸进锅里,舀了一大碗,慢悠悠地走到他们跟前:“喏,不要说我们亏待你们啊,饿了对么?这就给你们吃的……”

    话毕,他将碗中米饭猛地洒向缩在墙角的殿前司士兵……

    那些殿前司士兵在短暂的错愕之后,最终受不了腹中饥肠辘辘,齐齐扑向落在地上的米饭,甚至为此大打出手,将捡到手中满是灰尘的米饭使劲往嘴里塞……

    “哈哈哈,殿前司,官军,京城来的,哈哈哈……”

    望着眼前这些官军争抢饭食的情形,老李和周围士兵是齐齐大笑出声,脸上神情满是轻蔑和不屑。

    他们对官兵有着深刻的恨意,若不是他们,自己也不会落到这般田地,自然是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好颜色看了……

    “叮叮叮~”

    就在这时,要塞城头忽然传来一阵悦耳的金鸣声响,立刻将老李和其他流贼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生什么事了?”老李冲城头大声喊道。

    城头守备的流贼回道:“城墙外现好多骑兵,不知道是官军还是我大昌都是部队!”

    老李闻言,立刻丢掉手中饭碗,和周围同伴一个箭步冲上城头,向外望去……

    只见数百步之外,出现一队队骑兵,正慢悠悠向自己这边赶来。

    “警戒,准备战斗!我去通知朱将军和雷将军……”

    老李吩咐一声后,立马回身步下阶梯,火急火燎地向五梁镇要塞内的将军府跑去,城头上流贼则立刻准备好擂石滚木,将八角弩瞄准了对面出现的目标。

    ……

    “军督,军督大人,你,你可一定要保护好本王啊……”

    这大股骑兵自然就是冒充成伪昌流贼的近卫军,只见卫稷被五花大绑的捆缚在马背之上,不断紧张的和身边乔装成流贼模样的刘策颤声说道。

    “别慌……”刘策说道,“王爷,你要记住你现在是被流贼俘虏的阶下囚,我们能不能迅取下五梁镇要塞全看你的了,只要流贼大开城门,我们就能顺利击破这座不可攻破的堡垒……”

    卫稷点点头,但心头还是十分不安:“军督大人,你可一定要保护好本王,本王这颗脑袋还想多留些时日享享清福呢……”

    刘策说道:“放心吧王爷,按本军督说的做,保你万无一失……”

    说话间,一千人已经来到了五梁镇要塞外百步距离,忽然对面城头射出一箭,钉入自己大军铁骑阵前二十步距离。

    “吁~”

    刘策喝住战马,止住骑兵前行,随后跟另一边的韦巅使了个眼色。

    韦巅会意过后,翻身下马,然后高举手中双铁戟,缓缓向高耸的要塞城墙走去。

    朱嵩爬上城墙,躲在垛墙之后,小心翼翼地观望着,见有人靠近命周围弓箭手做好准备。

    “上面的人听着,奉皇上之命!特将俘虏送往五梁镇看押!”

    二十步距离,韦巅炸雷般的吼声在要塞城墙之上悠悠响起,令城头守军为之一阵错愕。

    缩在城头之后的朱嵩闻言,立马从垛口观察孔内仔细向外望去,但见要塞之外站立着一名面目狰狞的光头恶汉,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这心中的疑虑也顿时减少了几分,于是探出脑袋大声问道:“你们送的是什么俘虏,又是谁的部下?”

    韦巅眉头一皱,大声喝道:“我们在安阳城外和刘策大军一场激战!生擒了刘策军中的监军,打听之下居然是大周国的怀王!皇上觉得事态很严重,特命我们将军亲自押送到五梁镇看守,还不打开城门放我们进去!”

    “怀王?”朱嵩闻言一愣,忙又对韦巅说道,“你们真的抓到了怀王?那刘策他们?”

    “已经被击败了,皇上和大将军汇合,正在全力追击他们!”

    韦巅将刘策一路来教给自己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城头上的朱嵩,这番话韦巅是硬生生的在刘策强迫之下记下背熟,因为那么多人中,只有韦巅身上的痞气依旧和流贼十分相似,有他出面,会让流贼警惕性降至最低。

    朱嵩听闻刘策被击败心中顿时一阵狂喜,不过为了谨慎起见,他依然对韦巅说道:“我曾与怀王见过一面,将他带过来我察验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