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异界烽火录贰烽云再起 > 七十三 简直了
    ……

    五月十四,颉城大门之外,田陀、邓琪带着一众官僚,焦急的等待着刘策送粮的使者到来,只见颉城道路之上全是黄土铺路一直延伸到城内“皇宫门口”,周围打扫的是干干净净,似乎在迎接什么贵客……

    此刻,田、邓都身穿士家官服,姿态是毕恭毕敬,自己的龙袍早就命人藏的死死的,因为今天前来送粮交涉的使者可是大周皇室郡爷,怀王卫稷!

    在田陀、邓琪心中,大周皇室的余威犹在,自己不过就是叛逆,该有的姿态还是要有的,他们惹不起……

    不久,在离颉城数里之外的平原上,一支队伍浩浩荡荡的开来,映了众人眼帘……

    “来了,快快快,奏乐,恭迎大周皇室,切记不可怠慢……”田陀赶紧命令“宫廷”乐师队伍起奏,不一会儿,城门内外便响起了悠扬的钟乐齐鸣之声。

    而坐在马车上的卫稷闻听这阵声音,不由冷笑了两声:“这俩蠢货,倒是学的有模有样的,待会儿看本王怎么收拾你俩……”

    然后,他又探出脑袋对马车边策与马背之上的焦络说道:“焦护卫,本王的性命可都在你身上啦,你可要仔细些……”

    焦络点头说道:“王爷请放心,末将会舍命护全王爷周全的!”

    卫稷闻言,满面春光的对焦络说道:“舒坦,等回去后,本王就和军督大人说,让你回近卫军继续保护军督大人……”

    “王爷恩情,末将铭记于心……”焦络恭敬的对卫稷拱手行了一礼,他时刻都想回到刘策身边,这些日子一想到刘策自杖一百的场面,无不为此感到心痛和惭愧。

    车队很快就来到了颉城大门之外,卫稷整了整自己的衣冠,命人打开车门,一脸肃然的步下马车。

    “罪臣参见怀王殿下~”

    田陀、邓琪二人见到那身四爪金龙的皇室衣袍,立刻恭敬的跪在地上膜拜起来。

    卫稷斜着眼望着二人,久久没有说话,让田陀、邓琪二人心中是惶恐不安,万分难受。

    良久,二人耳边传来卫稷戏谑的声音:“呦,二位皇上,你们可折煞本王了,本王不过区区一介郡王,怎能受此大礼啊?对了,两位皇上为啥不穿龙袍啊?堂堂一国之君怎能如此寒酸呢?”

    卫稷的一顿奚落让田陀、邓琪二人脸上是青一阵白一阵,十分的精彩,最后只能抬起头齐齐对卫稷拱手说道:“怀王殿下说笑了,我等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其实我等拳拳之心,一直向着大周啊,还望殿下明鉴……”

    说完,又是齐齐拜了下去,他们身后的百官也是如此,一队长龙齐齐撅着屁股跪在地上,这种场面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卫稷望着跪拜在地的二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屑,随后挥了挥手说道:“行了行了,起来吧,别跪着了,赶紧去点点军粮够不够数,有啥话进城说去……”

    随后他又望了眼城头奏乐的一堆乐师,不由蹙眉说道:“让他们都别吹了,咋听都觉得像是丧乐,他们这是在咒本王呢?”

    “是,王爷教训的是,都停下,停下!别吹了!”邓琪闻言,起身后立马如同孙子一样的点点头,随后对着城头挥了挥手,示意乐师全都停下来。

    田陀连忙上前对卫稷谄笑道:“王爷,酒席备好了,不如进城歇歇吧?”

    “嗯……”卫稷应了一声,大手一挥,“前面带路吧,这一路颠簸不看,本王也有着实些乏了……”

    话毕又钻进了自己的四轮马车车厢之内,田陀、邓琪一面带着众人在前方引路,一面又命人去清点这次刘策送来的军粮物资,庞大的队伍就这样顺着地上的黄土一路向议事厅行去。

    议事厅內,卫稷与城内官僚一一士绅见过,又一起用过午饭后,便遣退所有人只留下自己和田陀、邓琪以及焦络四人,然后开始商量出兵围杀祖蔽和石奎的事情。

    落座之后,邓琪率先开口对卫稷说道:“王爷,请恕在下无礼,这次军督大人运来的粮草,好像数目不怎么对,只够我大军一个月所食,这可和朕……在下跟田大人心中所想甚远……”

    田陀也忙道:“是啊,殿下,两万人三月粮草不多吧?怎么只送了一个月粮草呢?这跟我们和军督大人商定的数额相比,实在是差的太多了,还望殿下能给出个合理解释……”

    “解释?”卫稷闻言,翘着二郎腿,端着一碗新泡的热茶抖动了下脸上的肥肉,笑着说道:“那本王就和二位好好解释解释,实话跟您讲吧,本来军督大人是已经一次性把军粮让本王都给你们送来的,是本王自作主张,来时路上扣下了一部分,先给你们一月粮草……”

    “王爷,这就过份了!”田陀不满地说道,“既然答应我们给三月粮草,为何只给一月呢?”

    卫稷闻言,掀开碗盖轻轻滑了滑茶碗边沿,随后笑着说道:“这也没办法啊,你们也知道,本王封的那块破地一年能有多少收成,这日子难过的很,本王也要吃饭不是么?

    所以剩下的这些粮草,本王打算离开涿州,进入上岭省的时候,找个地方卖了换点钱潇洒一段时日,毕竟这世道没钱可不好使,本王虽然贵为王爷,且一向两袖清风,可要兜里没个叮当响,也实在是说不过去不是么?你们就当已经全收了吧,给本王一点薄面……”

    田陀、邓琪听完卫稷的话,顿时心里把卫稷八代祖宗全都亲切的问候了一遍,暗想你这贪得无厌的肥猪居然还有脸说自己两袖清风?连刘策答应给自己的军粮都敢私吞,胆子真是太大了,你这都要算是两袖清风,那天底下就全是圣人了,不要以为你是王爷就能为所欲为……

    强忍着怒意,邓琪拱手对卫稷说道:“王爷,您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要是被军督大人知晓的话,您又该怎么解释呢?”

    “哎呦……”卫稷闻言,放下手中茶碗,伸出食指不停指着邓琪,一脸笑意地说道:“刘策还不是咱大周王朝的臣子么?本王不过问他地方拿些粮草,他能把我怎么样?至于刘策怎么处置本王,这就不劳二位操心了……”

    “王爷~”田陀实在看不下去他的姿态,连忙起身说道,“你这样如此不讲信用,又如何能与我等合作呢?既然军督大人答应我等给三月粮草,就应该履行承诺,粮到之日,我等就兵攻打祖蔽石奎,助军督大人平定涿州乱局,岂不美哉,你这样做等于是毫无诚信可言呐……”

    卫稷听完田陀的话,似乎心有所感,顿时陷入沉思之中,脸上露出愧疚万分的神态。

    就在田陀、邓琪二人以为卫稷会该主意的时候,忽然见卫稷叹了口气,眼眶竟是湿润起来,搞的二人一时不知这怀王演的是哪一出。

    只见卫稷对田陀、邓琪二人拱了拱手说道:“实不相瞒,二位,本王这么做也是有自己的苦衷啊,若非本王实在熬不下去也断不会私扣军粮啊……”

    田陀忙道:“王爷何出此言,不妨说与在下知晓,或许我等可以助王爷一臂之力啊……”

    邓琪也说道:“是啊,王爷莫要难过,究竟是何缘由说与我等知晓罢……”

    “这……”卫稷擦了擦眼角的泪滴,面露难色刚要开口,却又摇摇头说道,“不成不成,这关系到皇家颜面,怎能说予你等知晓,算了算了,那一月粮草你们就勉为其难收下算了,至于出兵不出兵的你们自己斟酌着办……”

    “王爷,有什么难处您就直言吧,在下能帮你办的一定办到,保证会守口如瓶,不会折了皇家颜面,只需把剩下的粮草送来即可~”邓琪实在是焦急万分,催着卫稷把要说的话说出来。

    “哎~既然都这么说来,本王也就不卖关子了……”卫稷叹了口气,随后开口说道,“本王母后的忌日快到了,您也知道凡是大周皇亲王爷所属封地皆有列代祖宗母后的衣冠冢,本王封地穷困潦倒,多年来不曾给母后修过栖息之地,身为人子真是不孝啊,

    可本王能有什么办法?封地收成自己都只能勉强糊口渡日,又哪来的钱粮修葺祖坟呢?这母后的安息之地毕竟是皇家宝地,你说没个十万八万的能修的成么?实在没办法啊……”

    田陀、邓琪二人闻言也有所动容,只闻田陀开口说道:“原来如此,王爷孝心天地可鉴,在下愿捐出八万两白银助王爷修葺太后祖坟……”

    邓琪也忙道:“在下也愿捐出五万两白银!”

    卫稷闻言,立马义正言辞地说道:“怎么能让二位破费呢?本王不是这样的人,哎,其实除了祖坟之外,本王的府邸也早已破败不堪,这天一旦下雨啊,本王这书房厅楼到处都漏水,一晚上下来,这房间都能养鱼了,哎,命苦啊,本王也找人打算修下自个儿的府邸,

    可您们二位也知道,这王府不同寻常人家,不能随意一下就打了,关系的可是皇家的颜面,这要随便找块瓦砖什么的被人瞧见传出去的话,是要笑话咱的,本王不在乎,但皇上在乎啊,万一要是传了出去,不是折了皇家颜面么,哎,难啊,

    所以本王特意打听了下木匠瓦匠所需的用材,哎呦这一打听差点吓坏了本王,一番算下来,没个七八万两银子打底是没脸见人的……”

    “王爷所言甚是有理,王府威仪关系到皇家颜面,自当要仔细修缮才是,在下愿捐出五万两给王爷修缮王府之用!”田陀大声说道。

    邓琪也跟上:“在下也愿捐出三万两给王爷!”

    “你们,你们太客气了,本王实在是感动万分呐……”卫稷眯着眼睛“感动”万分,继续说道,“除了房屋外,还有本王的爱妃,跟着本王也快十年了,就没过过几天好日子,本王这次冒这么大风险去河源图的啥?还不是有机会进京能买些特产回去讨她欢心,以弥补这些年对她的亏欠么?

    可你们也知道,神都的东西好是好,但特贵,就比如那南洋番商卖的夜明珠吧,盆大这么一颗要价三万起,本王以前好几次想买回去,可惜囊中羞涩啊……”

    田陀脸颊抽动了一下,随后说道:“王爷不必忧虑,在下愿出十万两白银献给王爷!”

    邓琪也道:“事关王爷颜面,在下也出十万两,让王爷进京能不用为银钱费心……”

    卫稷感激的点点头,继续说道:“还有本王的儿子,九岁了,说来也是本王平日疏于管教,一天到晚就知道在外惹事生非,这不,本王随军出征之前,这混小子又给闯祸了,居然打翻了固城富户家的紫晶翡翠屏风,那玩意贵的很呐,本王当时可是吓傻了,虽然本王贵为王爷,但也不能不赔吧,所以……”

    邓琪再也忍不住,立马打断卫稷的话,起身沉声说道:“王爷,您就直说吧,到底要多少钱才肯把剩下的粮草送来!”

    他算是看明白了,这王爷就是霸占粮草借机敲诈自己和田陀,那些个事儿其实基本可以断定是胡诌乱编的,否则哪有这么多的巧合呢?

    “痛快!”卫稷闻言,立马收起之前的表演,一拍桌子起身说道,“二百万两银子,外加出兵对付围攻祖蔽,剩下的粮草本王一定双手奉上!”

    “粮食未到,出兵断无可能!”田陀傲然拒绝道,“必须先见到粮草!”

    卫稷说道:“难道要本王再送一次么?那不是被刘策起疑?虽然本王和刘策关系非比寻常,但别忘了,私扣军粮要被他治下将士知道了,本王怕也有风险啊,先把银子让本王装回去,然后本王在涿河到悬谷关的半道上把粮草给你们悄悄送来,这样神不知鬼不觉,也不会引起刘策的怀疑……”

    二人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但邓琪还是不放心对卫稷问道:“王爷,万一你诓我等可怎么办?”

    卫稷闻言立马说道:“本王身为大周皇室一员,会为了区区几石米面大失身份么?若不信,可立字据!”

    田陀大声说道:“好!来人,笔墨伺候!”

    很快,三份字据就立好了,落款处签上了卫稷的署名和手印,这下二人总算放心了,答应会在三日之内出兵……

    就这样,卫稷靠着一张嘴和子虚乌有的粮草为饵,足足勒索了田陀、邓琪二人两百万两银子,浩浩荡荡的开往来时的路程,同时也埋好了夺命陷阱让田陀、邓琪二人往里面钻。

    而焦络对此真的是大开眼界,至于卫稷,望着自己手中那份字据,笑着撕碎后丢出了车厢之外,任风吹的四散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