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恐怖降临 > 第四十五章 端木蓉
    凡人门,一个刚刚建立的小门派。

    在创立的第三天,就招收到了一个很不平凡的人,或者说,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人」!

    这是一个看上去十四五岁的少女,长得亭亭玉立,纤瘦高挑,绝美脱俗的脸颊上还带着几分青涩腼腆,但其身材却凹凸有致,似乎已经育成熟。

    最醒目的是她的肤色,苍白如雪,似乎能隐隐看到肤色下面的脉络和血管,就像晶莹剔透的荔枝果肉。

    当楚舞兴高采烈地将这位新招收到的弟子带回来时,林尘当场便石化了,有些傻眼,当他调出后者的属性面板时,那色彩斑斓的面框彻底粉碎了他最后的一丝幻想。

    他没有看错。

    就是她。

    那个昏倒在小巷里的血种少女!

    林尘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还会跟这位血种少女再有交集,而且还好死不死的将对方招收到了自己门下,成为了自己的弟子!

    “怎么样,我厉害吧!”楚舞看到林尘和王心禅以及武岩三人呆的模样,越笑得灿烂开心。

    王心禅最先反应过来,轻咳一声,道:“小师妹果然厉害,我就知道你的眼光很准。”

    旁边的武岩也清醒过来,连道:“是啊是啊,这下小师妹有伴儿了。”说完,眼眸落在少女的脸上,那倾城绝俗的脸颊简直是百看不厌,每看一眼都是享受。

    比吃肉还舒畅的享受。

    林尘听到他们的话,险些没吐血,眼光准?准个屁!

    整个鱼泉镇有几万人,也算是茫茫人海了,你招谁不好,却把里面隐藏的一只邪魔给招过来了!

    你有这运气怎么不去买彩票啊?!

    他有种无力吐槽的感觉,心丧若死。

    上次看到又来一批圣卫搜索小镇,他就知道这血种少女离开了现场,活了下来,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居然还没有被抓住!

    而且,对方居然还光明正大的来到他的山门,拜师学艺!

    这年头,邪魔都要练功了么?

    林尘想到小镇上邪魔造成的几桩灭门惨案,不禁心底寒,只怕拜师是假,吃人倒是真!

    念及此处,他收起脸上的惊愕,恢复平静,装作若无其事地模样,默默地观察和打量着这异种少女的神情和一举一动,一旦她有释放能力的迹象,立刻出手抢先攻击。

    这时,王心禅和武岩已经在楚舞的介绍下,围到了异种少女面前,彼此相互介绍,寒暄问候。

    在他们几人交流时,林尘也知道了这异种少女的名字,姓端木,单名一个蓉字。

    林尘有心将王心禅他们叫回来,但又觉得这样太怪,会打草惊蛇,他注意到这端木蓉看向他的目光十分正常,没有一丝异样,似乎并未认出他是谁。

    “当日下雨,她当时的表现明显是能力失控,导致思维混乱,不记得倒也正常,何况我还乔装打扮过。”林尘心中暗道,但却依然没有完全放松警惕。

    他自忖以自己如今的实力,加上王心禅,二人合力的话,要制服这位血种少女并非是不可能的事。

    “林师哥,你怎么不过来?”楚舞转头见林尘站在原地,不禁叫道。

    林尘收起心中思绪,皱眉道:“你叫谁师哥呢,我如今可是掌门,你要么叫我掌门,要么叫我师傅,这称呼怎么老是改不过来?”

    楚舞小声嘀咕道:“让我叫你掌门,可你也得有掌门的样子才行啊。”

    林尘挑眉道:“你说什么?”

    “啊?我说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呀。”

    楚舞转身拉住端木蓉的手,这动作看得林尘心头一跳,便见楚舞带着端木蓉来到了他面前。

    “蓉蓉,我给你介绍下,这位就是我们凡人门的掌门,最烦的人!”楚舞认真介绍道。

    林尘斜了她一眼,“才认识多久,就叫得这么亲密了,还有,别以为我听不出同音字,再敢胡闹,信不信我让你去后山面壁思过?”

    楚舞缩了缩脖子,却不敢再调皮,她知道新弟子入门,多少要给林尘保留一些威严,否则会让人觉得他们凡人门太过随意了。

    “掌,掌门好!”端木蓉听到楚舞介绍,目光落在林尘身上,待看到林尘一脸冷漠地样子,似乎十分难以亲近,不由得吓了一跳,连忙跪下磕头。

    林尘有些愕然,退后两步道:“你这是做什么?”

    端木蓉磕了几个响头,闻言抬起头来,愣道:“拜师啊!”

    林尘有些无语,道:“你快起来,我还没说要收你呢!”

    端木蓉呆了一下,连忙又重重磕了几个响头,道:“掌门,请您无论如何收我为徒吧,我想要练武,我能吃苦,我什么都能做,只要你能教我练武就行!”

    旁边的楚舞看不过去了,连忙将她拽起,向林尘怒道:“我都答应蓉蓉收她了,你想要反悔吗,你不是说了收弟子的事全都交给我负责吗?!”

    林尘哑然,这时又看到王心禅和武岩也走了过来,看二人的表情,便知道是站在楚舞那一边的。

    的确,这件事他理亏了。

    “这个,收徒弟我是没意见,但至少得知道人家家里是干什么的吧?”林尘有些头疼,向端木蓉问道:“你家里几口人,户籍在哪,为什么要来拜师学武,马上回答,三二一!说!”

    端木蓉呆住,过了许久,才犹犹豫豫地道:“我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还有一位照顾我的婆婆,我来学武,是想要变强,我希望能变得很强大!”

    林尘见她避开户籍的问题,也没挑明,问道:“为什么想要变强?”

    端木蓉低下头,手指拨弄着衣角,过了半响,才低声道:“我有仇人,我想要报仇!”

    林尘顿时想到那八位圣卫和烧死的绝美女子,脸色微变,道:“你的仇人是谁?”

    端木蓉微微咬唇,没有吭声。

    “够了!”楚舞拉起端木蓉,对林尘怒目而视,“又不是盘查犯人,需要问得这么仔细么,谁还没有一点来历?你为什么非要刁难蓉蓉?”

    林尘叹了口气,摇头道:“我不能收她,你让她另寻别处吧,其他门派也一样能教导她,我们只是一个小门派,她在我们这里练武,也许一辈子都无法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