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龙裔入侵 > 第六十五章 一起来传火吧?
    第65章

    说起青之守护者,就不得不提一下黑暗之魂这个游戏的设定。游戏中有数个不同的誓约,而青之守护者和这男人口中的太阳骑士就是其中的两种誓约。誓约这种东西像是一种教派,比如太阳骑士誓约的人可以在地上刻上神圣的标记,而这种标记可以在其他人的游戏里体现出来,其他人(也就是房主)可以通过触碰这白色标记来呼唤太阳骑士的帮助。而青之守护者誓约则是需要房主自己装备了青教(另外一个誓约名)誓约,被其他玩家入侵的时候,才会被动召唤到房主的世界帮助房主。青之守护者这类帮助别人对抗入侵的誓约也被亲切的称呼为“警察”。完成了誓约身份对应的任务,可以获得对应的祭品奖励,这些祭品可以通过献祭来换取更好的装备或者魔法。

    当然,这只是游戏的设定而已,而这个世界的设定明显是有点改变的。只是也不知道这些改变是从游戏到现实转移过来后的自然变化,还是有人将两个毫不相干的东西强行关联在了一起。

    “额?原来你也相信吗?同道中人啊兄弟!”那男人听到莱卡斯的话后居然丝毫没有被调侃的觉悟,反而一脸欣然的看向莱卡斯。“考虑一下,一起来传火吧?”

    莱卡斯被这秀到他头皮麻的回复给激得一阵呼吸不稳。这什么和什么?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在冰与火的世界中和自己说着要不要传火?他突然觉得还是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上古卷轴的世界要友好一点,毕竟在那个世界三观不会这么容易被冲击到。

    “没那兴趣。”等到呼吸平复,莱卡斯终于还是冷着脸回复了这人一句。

    只是没想到,这人听到莱卡斯的回复后丝毫没有恼怒,只是有点惋惜的试图再挣扎一下:“真的不考虑一下吗?这个世界的根基,就是火的世界,一切的一切,都是从火焰中走出来的,现在原初之火即将熄灭,我们每一个人被选中的人都是余灰,都要承担上一份传火的使命啊……”

    (注:余灰,全称无火之余灰,是黑魂三中主角的身份,他们是不死者,他们本身无法燃起火焰,却渴望火焰,只要意志不消散,人性不灭,他们就可以通过篝火不断的重生。他们的任务就是在火焰将熄时被唤醒,踏上巡礼者之路,将不愿意回归王坐的薪王们押送回来。薪王们不愿意回归,那便将他们的柴薪带回来即可。而等到余灰们有将薪王带回的实力时,他们也已经有足够的力量去燃烧火焰,去成为下一代薪王。

    所谓薪王,就是燃烧自己,传承初始火焰之人。而所谓火焰,则可以理解为黑魂世界中力量的本源。)

    男人神神叨叨的模样让莱卡斯不禁想起了那些传教士们,想来那些个传教士应该大概也是这幅模样吧?还真是……让人生气不起来啊。毕竟虽然神神叨叨,可脾气却是很好的,和莱卡斯想象中那些一言不合就暴起伤人的家伙们完全不同。

    “兄弟……”莱卡斯看了面前男人一眼,继续道:“传火的使命,有你在就够了,我觉得你一定可以传承初始之火,成为为我们这个世界续命的大英雄!”

    听到莱卡斯这么说,男人居然面皮微红了一下:“我……我也会努力的!”

    说着,他似乎也知道莱卡斯没有这个心思,只好指着南方继续道:“延着这条路,往吸引你的那个地方去,就可以找到第一各安全点,也是第一处传送篝火。”

    “嗯?这也算是你们太阳骑士的活吗?”莱卡斯听到男人这么说,有点意外的挑了挑眉毛。在他的思想中,已经自动把所谓的篝火转换成了传送点一类的地方。和之前木白小姑娘所说的一对照,他就明白了只要自己到达那个地方,那么这一次的“历险”也就进入了尾生。

    好吧,历险什么的放在这个世界实在有点牵强了,莱卡斯甚至觉得自己明天要去的达斯特漫石冢要比这危险太多。毕竟这个世界最危险的还是人心,只要自己不主动卷到那些政治斗争的漩涡里,在旁边搞把瓦雷利亚钢剑啊什么的还是可以考虑的。

    “只是提醒你一下而已,因为按照誓约,这一次你的危机已经解除,估计我很快要回归了。”男人依旧保持着绅士的笑容。一言一行看上去真的就像个中世纪骑士一般。

    “哦,好的,那谢谢你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莱卡斯总觉得这样没有称呼的交谈有点奇怪,忍不住开口道。

    这时,男人也才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在从怀里掏出来一块白色的棱形石头,石头尾部还裹着一圈白布。“这个是白标蜡记石,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的话在地上写上我名字,如果我还在世界历炼,看到这个就会过来帮你。我叫罗修。”

    莱卡斯接过那石头,也没有多问什么。白标蜡记石……从面前这个叫做罗修的男人口中蹦出再多黑暗之魂相关的名词他都不会惊讶的,想来这男人也应该是木白口中那个坚信火焰的组织中的信徒吧?

    不过说回来,这玩意儿也是挺好用的,如果自己以后结识更多和自己同一路的人,那互相帮助估计也是难免的。

    “还请问一下这种东西我要怎么才能得到啊?”莱卡斯感受着石头上细腻的质地,抬头看向了面前的罗修,只是在他抬头的时候,却突然怔住了。

    那个大活人,居然就在自己低头打量这石头的时候无声无息的从自己面前消失了?

    想来,应该是时间到了吧?莱卡斯想着,有点遗憾的将石块收到了随身的空间中。他还想着看能不能从这男人口中问点更多的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呢,看起来只能是等下次了。

    这么想着,莱卡斯又一次坐在地上,从随身空间中拿出来一张野餐布。啊,刚刚真的是饿死我了,还好那个莫名其妙的家伙走的早,不然肠胃又要遭殃了。

    将餐布铺在雪地上,烤鸡,奶酪,一份份食物像是变戏法一样的被莱卡斯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