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重生80医世学霸女神 > 第1597章 弱点转化强者动力
    “这事情不需要跟阿妮说了。”阎傲寒看着已经拿了食物朝这边走过来的诸颜奕,随口对银狐说道。

    诸颜奕将东西放好,这次拿的东西不少,有大方糕,松花团,糍粑,蛋糕,曲奇,还有水果,除了这些,还拿了一壶龙井,这是给自己和阎傲寒吃的,给银狐拿了一杯咖啡。

    将咖啡放到银狐面前,诸颜奕脸上依旧是嫌弃:“真不明白,你怎么会喜欢喝这种不健康的饮料。”

    “人家西方人天天喝,也没说不健康,到你这里倒是不健康了。”银狐拿起咖啡喝了以后,对于诸颜奕的话表示不认同。

    “我是医生,我说不健康,这饮料就不健康。”诸颜奕说完给阎傲寒倒了一杯龙井:“我们还是喝茶,茶水才是最健康的饮品。”

    “好。”阎傲寒对诸颜奕温柔一笑,然后拿起了茶水喝了一口。

    “姐夫这次弄的还真不错,光这次下午茶的种类就不少,我就随便挑了几样。”诸颜奕说完拿起一个松花团,咬了一口。

    里面的是糖馅,挺甜的,加上外面的松花很香,诸颜奕吃的很开心。

    “喜欢松花,到时候我让人收集了给你寄过来。”阎傲寒知道诸颜奕从小就喜欢吃松花,若是菜肴中有一盘炒松花,她能多吃一碗米饭。

    “好啊,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吃炒松花了,怪想念的。

    这次阿婆和阿公来,有带了两斤松花,只怕没几餐就吃完了。”

    谢忠和戚巧儿知道诸颜奕喜欢的东西,因此来的时候也带了一些松花来,只是如今收集松花的人越来越少了,尤其是符合炒松花的松花,更加少,这两斤还是戚巧儿托人收集来的。

    “喜欢就吃,没了就让人去收集,不需要太省的。”阎傲寒不舍得诸颜奕在这方面委屈了自己。

    诸颜奕听了对阎傲寒甜甜一笑表示知道了。

    银狐一旁听着道:“我也吃过松花做的点心,感觉并没有味道,不明白你怎么会喜欢。”

    “因为这是家乡的味道,是童年的味道。”诸颜奕吃完一个松花团,喝了一口龙井,才继续道:“小时候没吃的,连饭都吃不饱,更不要奢求菜肴什么的,阿公阿婆家很穷,但是阿婆基本上家里有什么都不藏着,每一年总让几个舅舅去收集松花来,那时候松花收集一下,总有十多斤,不需要别的东西混合,就加点油炒了,加点盐水做调味,我就绝得非常好吃,也许是因为这个味道印象太过深刻了,所以就特别喜欢松花,尤其是炒松花。”

    诸颜奕并没有吃第二个松花团,而是拿起了一旁的一块水果咬了一口:“其实如今炒松花,阿妈炒出来多放很多东西,有时候放糖,有时候还放别的调味,味道很多,但是我印象中,还是盐水调味出来的炒松花好吃,可能这小时候的记忆太深了。”

    “你这个爱好让人好奇,不过也就是稍微麻烦一点,倒也不难达到。”所谓麻烦也就只是人工麻烦而已,而银狐知道,只要诸颜奕喜欢,阎傲寒并会因为这些人工而觉得麻烦。

    诸颜奕笑了笑:“人难得有一样爱好的。”又看了一眼银狐:“就好像你喜欢咖啡一样,真的很没道理的。”

    “我觉得你爱好还是不少的,喜欢医术,喜欢喝茶,喜欢松花。也不怕被人当成是你的弱点。”银狐取笑道。

    诸颜奕淡淡道:“都好啊,我将我所有的弱点放在人前,就不知道谁会利用。”

    (⊙o⊙)…银狐瞬间无语。

    自己都知道自己弱点在哪里的人,真的会有弱点吗,就好似诸颜奕知道自己的亲人是自己的软肋,所以不断加强自己的能力,如今要是有人利用她的亲人来危险她,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诸颜奕微微耸肩,她这样说,其实也只是为了让人知道她的弱点而已,而人是多疑的,她弱点放在人面前,人家未必就会相信这是弱点了,说明白一点,弱点有时候会转化成为强者的动力。

    所以说,如果银狐是耍阴谋的高手,那么诸颜奕绝对是使用阳谋的强者,即便是银狐自己,都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诸颜奕。

    阎傲寒微微一笑,只对银狐道:“你什么时候回去?”

    “我才坐了半个小时都不到,你要赶我走?”银狐看着阎傲寒,不明白这人怎么这样。

    “你不是说教父来京都了吗,知道你来这里,教父会没有意见?”阎傲寒淡淡开口。

    “管他做什么,我只是来参加宴会的客人,又不是圣教的人,他能有什么意见的。”银狐其实也不是没有准备的人。

    阎傲寒瞥了一眼银狐,果然是这样,这银狐啊,其实无非就是让人心中不好过,现在终于说真话了,他的确是留下的痕迹说明自己是来参加宴会了,但是他留下的痕迹中表明,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是圣教的银狐,他来参加这次宴会,只不过是想来这里看看这边的京都的人脉。

    所以就算教父知道了银狐来了这里,也没关系,教父也没这个心思管他。

    事实上此刻教父在听京都这一片的报告,听完报告后,教父让所有人退下,然后走到窗口,过了好半晌才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想到了,走到一旁电话机旁,开始拨打一个电话。

    药老接起电话,传来的是教父的声音:“我以为你不会接电话。”

    “是不想接的,但是按照你的为人,我若是不接,你会一直打电话。”对于这个只能拨打进来,却拨打不出去的电话,药老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感,只不过有时候觉得教父这人还是有点烦。

    教父道:“你应该知道我在京都。”

    “你上次就说了,我以为你出门了,我可以清净几天。”药老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态度。

    “你不想听听你徒弟的近况吗?”教父自然知道药老对自己没有好感,自从药老知道他是圣教教父后,表面上没变,其实对他已经没有过去老友的情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