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怪物聊天群 > 第0316章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梁飞文被抓挠的狼狈不堪,脸上都添了血痕,显然那母女二人没有任何手下留情的意思。

    而他又只敢唯唯诺诺,丝毫不敢还手。

    “老傅啊,你说这男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难道是为了孩子?”苏墨在旁边凉飕飕的来了一句。

    “跟个孙子似得,结果还不是养出来一个杀人犯,这么无法无天,估计再过几年就可以关进去了。”傅佳峰在有的时候脑子还是很灵光的,立刻就能接上苏墨的话。

    “唉,子不教父之过啊。”

    “慈母多败儿,更何况这种泼妇,能教出来什么好孩子。”

    两个人一唱一和,让已经满脸是伤的梁飞文那叫一个心凉,他猛地推开两个妇人,吼叫了一声:

    “住手!”

    “什么,你敢推我,哎呀,我的亲娘哟,这日子没法过了,女儿,和他离婚!”那老太太一个踉跄摔到在了地上。

    旁观的人没有谁看他老迈而伸手扶一把,有个看热闹的戴眼镜哥们甚至还避之如瘟疫的跳开,让老太太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

    她那疼之若命的小孙子就在旁边,乐呵呵的看热闹,都没想过扶她一把。

    而她的女儿只顾着撒泼,也没有扶她的意思。

    大冬天的,就让这老太太自己坐在地上。

    直到一个穿警服的跑过来,把她给搀起来,听他的语气,这地上的似乎是他老娘。

    这大概就是小屁孩口中的老派了,也就是派出所的人。

    这个老派年纪不大,估计也就二三十岁,长得非常英武,完全看不出是这种赖皮老妇生出来的。

    看到靠山来了,老太太立刻进入狂暴状态,那胖女儿更是直接开大,一边吼叫一边对着老公拳打脚踢。

    换做平时,梁飞文就算能鼓起一点勇气,在看到小舅子之后也该怂了。

    但是今天不一样!

    傅佳峰的那句话刺痛了他的心脏,杀人犯的父亲,如果儿子将来真的走上歪路,那他现在自认为的忍辱负重,自认为的为了孩子,又都算什么。

    来了老派,傅佳峰不得不重新讲述事情经过。

    其实他很怕老派,以前混日子的时候,打架斗殴欺负小朋友,收保护费偷东西,这些事都或多或少的参与过,最怕的就是听到一声老派来了。

    然而,今天他看了看站在身边,依旧老神在在的苏墨,他稳住了自己。

    老子现在又不是盲流子,怕个屁的老派。

    就算怕,也不能在自己的小弟面前表现出来,于是他就表现出了比苏墨还要云淡风轻的装比姿态,用勉强还算平缓的声音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同学,你说的这些,有证据吗?”老派皱着眉头,严肃的问道。

    “我这车厢上被炸得痕迹算不算,都掉漆了,宝马七系啊,喷一个面要好几百块钱的。”大金链子主动站出来说道。

    混事的必须讲义气,苏墨和傅佳峰是因为熊孩子炸他的车才站出来,他不能怂啊。

    “这个算,但是不足以证明是这两个小朋友干的。”老派看了那痕迹之后,也是吸了一口冷气。

    不管是谁干的,这事都实在太危险了。

    “我亲眼看见的。”傅佳峰抬高了声音,他觉得这个老派可能要包庇自己的家人了,年轻人气盛,最看不惯这种事。

    “那你算是证人,但是你又是涉事人,所以还得再找些其他的证据,还有没有人看到?”老派又问。

    这让人摸不清他的用意。

    如果他真想包庇,就应该恐吓两句,说什么做假证如何如何的,或者驱散这些围观党,让大家离开不要破坏现场。

    但是他问了这个又问那个,竟然是一副真心在查案的姿态。

    “我看到了她们俩放鞭炮,也听到了炮声,但是没看到炮是在哪炸得。”小吃店老板如此说道。

    他本来应该是个怕事的人,做生意都怕麻烦,怕得罪人,尤其是得罪老派。

    但是这俩熊孩子干的事太吓人了,而他就在旁边,真要是出事,他能不能完完整整的看到明天的太阳都两说。

    “这个简单啊,我们这门口就有摄像头,那边应该看得到。”挺熟悉的声音,苏墨转头一看,竟然是网管小史跑出来了。

    傅佳峰有些不好意思,他当初还欺负过这个小网管呢。

    还是苏墨出面揍了他一顿,逼着他金盘洗手退出江湖,从那以后虽然整天见面,但是他们都没说过什么话,最多就是“网管,给我一瓶冰阔落”,或者“网管,给我冲五十块钱”诸如此类。

    没想到这小网管不计前嫌,居然开口帮自己。

    傅佳峰的心里已经暗搓搓的决定,这个小史,以后就是自己的小弟了,自己要好好罩着他。

    既然有录像,那就一切都解决了。

    “嘿嘿,墨哥,我刚才打电话让人拷呗一份了,就算这老派想毁灭证据,咱们也有后手。”小史在苏墨的耳边小声的嘀咕说道。

    也是个聪明人呢。

    苏墨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接着摇了摇头。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老派不是个会包庇家人的,他是认认真真的在收集证据,处理案情。

    这个时代,再也没有比军人给可爱的人了。

    而眼前的这个老派,一看就是行伍出身,腰杆笔直,当真是站如一棵松,估计在刚专业没多久。

    而这样的人,还来不及被社会这个大泥潭污染。

    “你们带着这两个孩子在这等着,我去跟他拿录像带,然后一起会所里,该罚的罚,该判的判,不要有任何侥幸心理。”

    “你要罚谁,我是你娘,你个孽障,你是不是跑去当两年兵回来翅膀就硬了,居然想罚你娘,我白养活了你二十多年……”老太太差点气晕过去。

    她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儿子就不和她一条心了。

    跑去当了兵不说,还不按照她的意思找工作,结果当了又苦又累有没什么钱的老派,当了老派也不说替家里出头,居然要罚她们。

    “妈,我职务在身,先公后私,如果没钱的话,我会替你们把罚款交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