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怪物聊天群 > 第0220章 一顶破毡帽求推荐票
    艾达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像样的东西了,她今年八岁,父亲在修隧道的时候塌方被砸死,母亲带着微薄的抚恤金跟着一个酒鬼跑了。

    只剩下她,还有她两岁的弟弟和十四岁的姐姐。

    家庭的重担落在了姐姐的肩膀上,为了养活弟弟和妹妹,艾达的姐姐托关系进行了纺纱工厂。

    前不久,艾达的姐姐在做工的时候受了伤,小手被织布的梭子穿透。

    祸不单行,更大的不幸降临到这个瘦弱的女孩身上,她的伤口被感染了,烧不止,现在只能躺在病床上被她八岁的妹妹照顾。

    艾达到处找吃的,去乞讨,还是没有办法让弟弟和姐姐吃饱。

    为了让弟弟和姐姐多吃一些,她已经有两天没有吃下一粒米了,只喝了几碗放了枯草的热水。

    待会一定要再去工厂里去求一下工头大叔,求求他能够让自己进工厂做工。

    饥饿让她没有力气,连站起来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破鞋破帽子破衣服拿来卖喽~”

    迷迷糊糊中艾达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还有人要收购旧东西,还是到她们这种地方来收。

    艾达家没有旧鞋子,他们姐弟三个,只有一双鞋子,平时姐姐去上班的时候穿,她在家里带着弟弟,或者趁弟弟睡着了之后出去乞讨,都是不穿鞋子的。

    姐姐说了,等她满十二岁,可以去工厂做工的时候,也会给她买一双鞋子。

    旧衣服也没有,衣不遮体说的就是他们吧。

    在外面如果看到了别人丢的碎布条,她都会宝贝一样的捡回来,姐姐在工厂里做工,有时候也会带回来一些线头。

    等凑得多了,就可以缝在一起做衣服。

    弟弟身上的衣服就是这么来的。

    不能卖衣服,姐姐说女孩子要自爱,再穷也要穿的整整齐齐。

    但是帽子可以!

    她努力的爬起来,去拿墙上的那顶破毡帽,那是爸爸唯一留下来的东西了。

    爸爸还活着的时候,他喜欢在雨天的时候戴着这个破毡帽,抱着她的时候,她也会缩在这个破毡帽下面,觉得所有的寒冷和无助都消失不见了。

    爸爸会不会怪自己呢?

    可是,如果不换点钱的话,姐姐可能真的就要病死了,弟弟也会饿死,他已经饿得没有力气说话,就只是在屋子里最温暖的床角安静的窝着,偶尔出一声轻微的呜咽。

    像是快要死去的小猫咪。

    苏墨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鞋子被街道污浊的脏水染出一道烦人的黑色污渍,他不耐烦的回过头,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带着一顶很大的破毡帽,朝着他慢慢的走来。

    刚才他听见喊声回了一下头,结果就踩到了污水。

    “你要帽子吗,这一顶可不可以?”微弱的童音,有气无力,然后苏墨就看到对方把帽子拿了下来,举着递给他,帽子的背后是一张极其苍白无神的小脸。

    “这帽子……真破啊,你该不会是偷拿出来卖的吧。”苏墨把帽子拿在手里,意外的现帽子虽然破,但是并不十分的脏,它的主人平时一定非常的爱惜。

    “没有,这是我爸爸的帽子,他已经死了。”小女孩努力的微笑着。

    “那你妈妈呢?”苏墨手上的动作轻柔起来,他觉得自己不应该粗暴的对待这一顶帽子。

    “走了,不要我们了。”小女孩的努力有些困难,她终于无法保持微笑。

    “你们家还有什么人?”苏墨叹了口气,在孩子的面前蹲下来,伸手想要去擦拭对方已经流下来的泪水。

    “我的姐姐,我,还有我的弟弟,先生,这一顶帽子你愿意买吗,只要十五个铜币就可以。”小女孩后退一步躲过苏墨的手,却差一点跌倒。

    “十五个铜币,你打算用它来做什么呢?”苏墨好奇的问。

    “我想给姐姐请个牧师,然后买一个饼。”小女孩努力的缩了缩手臂,让短了一截的衣袖,尽可能的多遮盖一些冰冷的皮肤。

    “十五个铜币不够的,请牧师要更多的钱。”苏墨无情的打破了小女孩的幻想。

    “我还有十个铜币,我问过牧师,只要二十个铜币就可以,他会为我的姐姐施展一个净化术,还有一个治疗术,这样我的姐姐就会好起来。”

    “可以带我过去看看吗?”苏墨觉得嗓子眼有些堵。

    他上午走遍了塔林最贫穷的巷道,却从来没有现在这一幕对他的触动大。

    “姐姐说不可以带陌生人回家。”小女孩摇摇头,但是她已经撑不下去了,猛的摇头给她带来了巨大的晕眩,她整个人都朝旁边倒下去。

    苏墨扶住她,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瓶治疗药剂。

    弹开瓶塞,慢慢的倾倒进小女孩的嘴里,这种玩家使用的药剂,对npc并没有特别效果,但是当水喝是完全没问题的。

    小女孩并没有彻底的晕过去,她艰难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让自己保持清醒。

    “这个帽子我买了,它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会出一个更高的价格,孩子,现在告诉我你的家在什么地方,我把你送回去,请放心吧,我不是坏人。”

    小女孩不是很信任苏墨,她坚持着自己走,却没有再反对苏墨跟着去她家。

    一件小破房子,非常的小,低矮潮湿,但是外面破裂的地方都用泥巴糊住了,寒风不会吹进去,让里面至少有一个比外面高一点的温度。

    苏墨进去之后,就闻到了一股腐烂的味道。

    经历了战场的他很清楚这是感染的味道,而唯一的一张铺了干草和碎布线头的床上,躺着一个安静的少女,如果没有治疗的话,她很可能撑不到天黑了。

    一个小男孩缩在少女的脚边,呆呆的看着少女,就连苏墨进来,他都没有抬头看一眼。

    家徒四壁,真的是什么都没有。

    自己手里的这个帽子,就是这个家庭为数不多的财产了。

    “先生,你现在可以买我的帽子了吗?”小女孩希冀的看着苏墨,她希望苏墨不会在参观了她破旧的家之后突然改口。

    “是的,我决定买下这顶帽子,这里是九十九个银币,我想这个帽子值这么多钱,这是一顶有魔力的帽子。”苏墨摆弄了一下帽子,将它戴到了自己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