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怪物聊天群 > 第0181章 基地为打虎不成被虎伤的虫虫掌门加更
    “唉,以后再说吧,我现在不能加其他公会,我们学校有规定,必须加入学生会创建的公会,加了的话还能奖励两个学分呢。”苏墨忙不迭的拒绝了这个邀请。

    他其实并没有撒谎,他所在的大学确实有这样的规定。

    在校学生会的带领下,几大社团联合组建了一家公会,并且申请到了学校的支持,一方面可以加两个学分,另一方面就是可以半价使用学校的机房。

    半价也很贵好不好,根本就比不上这破网吧的破机器便宜。

    所以苏墨一直都没有加入申科公会——他的学校名字叫申城科技大学,前身是申城科学技术与工程应用学院,也就是被人戏称做技院的那一所,后来合并了几个普通大学之后一跃成为重点本科。

    或许以后无聊了可以加一下,顺便骗两个学分。

    “冰河哥,啥时候还去找海盗的麻烦啊?”打虎的虫虫充满期待的问道。

    “得再过几天,到时候一定叫你,只是抢夺海盗船这事短时间是几乎没可能了。”苏墨如实说道,换做一般人他还真的不介意花言巧语骗做打手。

    这打虎的虫虫都和傅佳峰混一块了,那就不一样了。

    他在傅佳峰心目中伟光正的形象不能因为这么一点破事就毁了。

    打虎的虫虫有些失落,不过也不算太严重,毕竟苏墨也没有说死,只是说短时间是没法打劫海盗船,又没说以后也不行。

    少年人总有一种干大事的梦想。

    成为一方霸主这个太遥远,不如抢了海盗的船拉去卖更现实。

    从某种意义上说,打虎的虫虫算是法神圣殿目前比较靠谱的一个了,毕竟那十二太保个个开口必谈争霸天下,闭口就是一方霸主。

    苏墨敷衍了几句,然后就和打虎的虫虫告别了。

    翻开了一下系统提示,现灵魂石吸收了一个灵魂,不过装备属性却没有任何变化,看来想要让装备更厉害并不是杀一个两个能够达到的。

    不过,杀一人为罪,杀千万人为雄,杀人这种事实在太简单不过了。

    当然,苏墨才不会说自己是为了收集灵魂做任务才杀人,他杀人是为了除暴安良,把那些欺负弱小的家伙们绳之以法。

    这事不能和罗夏说,那人比较有道德观念,即便是游戏里也一样。

    说起自己这几个兄弟,苏墨终于想起来看了一下他们的等级。

    居然全都三十级了。

    啧啧,这练级度,估计哥四个除了吃饭,所有的体力都用来练级了。

    苏墨其实也能做到,不过他没办法像这样心无旁骛的练级,他得赚钱,得去做任务,得放来福去和它那帮弟兄们交流感情。

    接了几个就近的通缉任务,苏墨杀掉了十几个被通缉的玩家。

    被通缉的理由无外乎就是强取豪夺杀人掳掠,现实中不敢干的事情,到了游戏里就成了常态。

    终于,灵魂石在杀了十五个人之后多了一个属性点,原本的智力加了一点。

    灵魂石(特殊):智力+2,体质+2,特效:杀戮盛宴,收割生命能够使它变得更加强大,装备需求等级3o,耐久12/72.

    对猎人来说,智力的作用比不上敏捷和力量,甚至也比不上体力那样能够增加生存能力,不过智力属性点可以缩减技能冷却时间,所以也不能说一点用都没有。

    杀十几个人才增加一点,还是次要属性,苏墨也就不刻意的去给它升级了。

    他顺路就把这装备寄给田大壮几个人了,让老猫这个刺客带着灵魂石去杀人,然后交给云飞或者罗夏装备,他们更喜欢智力属性。

    苏墨启程去了暗影城堡,去找德拉库拉伯爵。

    “最近风声有点紧,不需要你送信,没事别老是往我这里跑。”德拉库拉将苏墨迎进来,心情显然不太好。

    “尊敬的伯爵大人,我必须向您道歉,在没有您允许的情况下,我向一个陌生人说出了你的名字,并且隐隐的透露了我们的大事……“

    “什么大事,你别胡说八道!”德拉库拉伯爵紧张的四处张望了一下。

    “嘿嘿,请放心,那人是一个吸血鬼,我还是很有分寸的。”苏墨调戏了一下德拉库拉伯爵的情绪,也算是一种试探。

    “吸血鬼?是谁?”德拉库拉伯爵很想把苏墨拍死,但是他忍住了。

    吸血鬼这个词攫住了他的神经。

    “您知道迈卡维安吗?”

    “迈卡维安!”德拉库拉忍不住动容。

    “我通过梅尔阿姨联系到了这位幻术大师,梅尔阿姨似乎想要得到他的传承,但是被拒绝了,于是我就提到了您,还有我们吸血鬼一族的未来。”苏墨仔细的观察着对方的表情。

    德拉库拉的手攥紧又松开,如是再三,显然也在压抑着自己的激动。

    他当然知道这个家族,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家族之人的实力,更是因为这个家族在战争之中所能挥的作用。

    炼金、幻术,两个能够影响一场战役的走向。

    “哼,你那个梅尔阿姨还真不是一般的贪心,你现在打探出她的底细了吗?”德拉库拉伯爵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早就已经把苏墨当成了他的人。

    “从迈卡维安那里我有了一点了解,梅尔阿姨似乎是凯恩斯坦家的,这个家族有什么名堂?”苏墨并没有隐瞒。

    究竟是抱梅尔的大腿,还是抱德拉库拉的大腿,或者是迈卡维安,换做一般人可能会纠结死好几百个脑细胞,然而苏墨没有这方面的纠结。

    他想都不想就有了自己的打算——干嘛要选,为什么不能都抱着呢?

    “哼,果然,凯恩斯坦家的余孽,不过,她自己家的传承遗失了吗?为什么整天到处找别人的传承?”德拉库拉神色阴沉,对凯恩斯坦家显然没什么好感。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们还是说回来迈卡维安吧。”苏墨说。

    “对,迈卡维安,你一定要好好联系这个人,他对我们的事业很重要,孩子,你以后就不要直接这样闯进来了,很容易被执法团主意到,我这里有一个基地,你可以借道那里往返我的城堡,记住,这条基地至关重要,任何人都不可以透露。”德拉库拉咬咬牙,将一个罗盘交给了苏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