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超凡献祭 > 第39章 审判
    迪蒙很急,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在等待判刑的犯人,而且判的还是死刑!

    尽管他还并不认为自己就一定打不过这雨衣男,但这时候不说话怎么忍得住?

    他深吸了口气,沉声道:“先生,你应该知道我是一名伯爵,他们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不,我给你两倍!”

    ……

    卡尔很慌:“先生,千万别听他的,他不过是一个连子嗣都没有的将死贵族。我愿意提高额度,两倍,对,就两倍!我愿意付出两倍的代价!我相信他们也愿意!”

    迪蒙:“呵,三倍!”

    卡尔左右四顾,胖脸一阵颤抖:“五倍,我给五倍!”

    其他人纷纷应和。

    他们原本就是为了续命而来,一个个惜命的紧,现在直面死亡威胁,哪还顾得了那么多?

    更何况眼前这雨衣男原本就是将他们救出魔爪的恩人,五倍就五倍吧!(;′??Д??`)

    但迪蒙却仅是冷笑一声,还要加注!

    ……

    这时候,苏闲终于说话了:“哎,五倍就够了,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

    这话一说,直接钉死。

    众祭品顿时喜形于色。

    迪蒙却是露出阴狠之色,他闭上嘴,侧头看向巴克教授:“克里斯多夫·巴克,你还想要献祭之法吗?”

    巴克教授眼皮半阖,低笑一声:“我们没有利害纠纷,不是吗?”

    随后他指尖一动,迪蒙身上的黑色物质便如潮水般退下,在其指挥下流回脚边,聚成一坨。

    这是准备旁观了。

    ……

    迪蒙看着那些黑色物质迅速退去,很是松出一口气。

    如果巴克教授不放过他,他就只能认命等死,现在总算是有了一点反抗的资格。

    先杀掉那与雨衣男,再与巴克教授何谈,是他现在的唯一出路。

    他抖动右臂,咬牙憋气,大量的绿色汁液便突然从其右臂断裂的伤口处狂喷而出。

    那些绿色汁液凝成一团,迅速凝固成胶状,代替了他被炸断的右手。

    这只绿色胶质的右手拥有着比之前更强的延展性和韧性,通过蓄力甚至能如某橡皮人一般挥出强力一击。

    舍弃人类的表相,换来恶魔的力量。

    他之前一直不愿,但现在被迫如此。

    付出的代价与收获成正比,与邪神的交易并非全无作用。

    他拖着那条拉长到地面的恐怖右臂,一步步向前迈进。

    这是在拉近距离,也是在积蓄气势。

    ……

    他的气势并未能对苏闲造成任何影响,但却骇得那十七个祭品连忙拿出纸笔写下字据。

    纸和笔,是一个成功人士必定会随身携带的工具。

    卡尔虽然肥胖,却手指灵活,写的最快。

    他迅速拟好字据,签下名字,然后从笔记本上撕下那页纸,猛地塞给苏闲:“先生,拜托你了。”

    苏闲气定神闲地看了一眼那张字据,确认五栋写字楼到账,心中没来由地一阵叹息,感觉自己正在逐渐变成自己最讨厌的人。

    因而这张字据……还是被他收入了囊中。

    而后是巴基斯和其它十五人的字据。

    卡尔是其中最有钱的,付出的报酬也最多,其它人的报酬加起来差不多和他齐平。

    也就是总共十栋写字楼的价值。

    还算不错。

    等以后懒得隐瞒身份了,就去提出来。

    没办法,这白白送上来的东西要是不收,肯定会被人喷死。

    苏闲这才慢条斯理地抬头看向迪蒙。

    迪蒙很厉害。

    他的力量虽然都集中在右臂上,但这条右臂的力量明显要超过“弥诺陶洛斯的鼻环”许多。

    在“布林的法杖”没电了的现在,想要击败他,需要花写力气。

    不是不行,但没必要。

    而且巴克教授还窥伺在旁。

    以他对献祭之法的饥渴程度,说不得就会在两人交战之后趁隙而入。

    苏闲还不清楚马克的身份能让巴克教授克制到什么程度,他暂时还不想去试探。

    所以他在这里,使用了最直接的手段。

    ……

    眼看迪蒙已经逼到近处,他却收起了剑。

    《罗●的卡册》出现在他的左手。

    他右手一挥,耍了个剑花,“林克的刺剑”就变回了一张轻薄的卡牌。

    他将卡牌插入卡册之中,抬头看向迪蒙,低声道:

    “盲目的逃避,无法跨越的厄运,卑劣的利己者,被迫的自我牺牲……最终的救赎,逆转的倒吊者……”

    字字句句钻入耳中。

    迪蒙先生听到这低语,只觉得这是在对自己进行审判。

    他无法面对即将衰老而死的命运,在百岁大寿之后不久便取出了封印在祖祠中的《福音之书》。

    尽管已经年岁过百,但他依然清晰记得自己的爷爷在临死前的叮嘱。

    “那是福音之书,也是灾厄之书。它能带来福音,也能带来灾厄。不到家族灭亡之时,绝对不能开封!切记,切记!”

    他谨遵爷爷的叮嘱,就算是在家族屡次危难之际都未启用那“福音之书”,而是依靠自己的努力解决了困难。

    但他在年轻之时受了伤,无法生育,到老时只剩自己一人,那些家族旁支虽然与他有血缘关系,却无亲人之情。

    百岁大寿之后,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大限将至,那种惶恐让他无法承受。

    终于他说服自己,自己是家族最后的正统,一旦自己死亡,就意味着家族正统血脉的断绝!

    之后,他进入祖祠,最终取出了《福音之书》。

    但那《福音之书》是从上个年代,乃至上上上个年代传下来的书籍,那甚至是在诸神时代之前,神还未规制文字,因而书中的文字并不是因菲斯特语。

    他需要翻译!

    《福音之书》是禁忌,他不能让他人来翻译,只能自己来。

    耗费了相当长的时间,他“成功”完成了翻译,甚至从《福音之书》的夹层中发现了一张隐藏的羊皮纸!

    他以那张羊皮纸为基础,试验出了向“神”进行献祭的正确方法。

    他在王都进行了第一次献祭,但王都警备森严,整整十九个人的消失引起了轰动。

    于是他孤身来到了这布鲁特市……

    之后……

    再之后……

    再之后是怎么样来着?

    总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