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超凡献祭 > 第38章 邪神的食指
    仅是斩出了一条半指粗的口子,这法阵的运转便遭到了致命的破坏!

    结构越是简单的法阵,其保护性便越差,因为它的每一条线路都无可替代。

    随着青火泯灭,血蛇溃散,因献祭而产生的神秘力量也骤然消失。

    克里斯丁不再被那力量所禁锢,她指腹上的口子不再流血,但过度的虚弱依然让她软倒在地,逐渐不省人事。

    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眼,她只看到一个收剑而立的人影,之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苏闲却仅是往她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便不再理会。

    献祭法阵逐渐溃散,那泥潭开始缩小,七号邪神的巨手被强行往回吞,伸出泥潭的部分越来越少。

    苏闲集中精神,紧紧盯着那只巨手,准备伺机而动。

    《罗●的卡册》的书签还在震动不息,只是它如今指向的,却是那七号邪神的手!

    “邪神之手”的稀有性毋庸置疑。

    但卡册的书签一般不会对正常的生命体产生反应。

    现在大概是因为七号邪神的主体气息被遮断,它才会对邪神之手产生反应。

    但总之是好东西,准没错了!

    不但你的宝贝是我的,你的手也是我的!

    就在七号邪神的巨手被吞没得只剩下三根手指时,苏闲动了!

    而今这三根手指的关节已被泥潭吞没,都只剩下最上面的一节,而且还被泥潭牢牢卡住,不能弯折,已毫无威胁。

    他飞奔而上,起手就是一剑斩在邪神的食指上。

    “锵——”

    如斩金铁!

    这食指明明看起来软趴趴的由泥浆构成,但以“克林的刺剑”二星级的锋利度,却只能斩出一个小口!

    不过一剑不成就再来一剑。

    对着那道口子,苏闲毫不犹豫地又是一剑斩出,然后第三剑、第四剑……仿佛劈柴!

    那泥潭底下的邪神显然气得不行,在底下呱啦呱啦地乱叫,却似乎连将手指快速缩回去的能力都没有。

    它越是如此,便越能展现出它的无能无力。

    苏闲劈砍起来便越是放心。

    他抹了把汗,噼里啪啦地就是一阵狂砍。

    面对这副情景,周围那十七个刚刚得到解放的祭品,都傻乎乎地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迪蒙先生和巴克教授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两人在极端懵逼时,又都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经此一役,巴克教授已是对这献祭之法没了想法,他更想知道这戴着面具出场的雨衣男究竟是谁。

    而迪蒙先生则只想尽快逃离这里,但是包围这教堂的邪神领域并未解除,他无路可逃。

    ……

    就在那些包含着各种想法的目光注视下,苏闲终于是在邪神食指上砍出了一个挺大的口子——但离将这一指节砍下来,还有一段相当远的距离。

    然而时不待我,泥潭眼看着就要将这最后的一点手指也吞进去了。

    关键时刻,苏闲突然将“林克的刺剑”以刃部朝上的状态,卡入到那条好不容易砍出的口子里。

    泥潭的直径已经缩到短于刺剑的地步,无法将其整个吞下。

    如此,这邪神食指的第一指节就这样被硬生生地卡在了那泥潭之外!

    很快,另外两根手指的上指节也都被泥潭强行吞没,仅剩下这最后的一小部分还留在外面。

    苏闲捏着剑柄,小心翼翼地往后小退了一步,他想看看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

    是这泥潭就这样被卡住不会消失,还是“林克的刺剑”被生生拉断,又或是邪神食指的第一指节被顺势切下?

    ……

    泥潭没有让他等多久。

    仅仅是数秒之中,问题的答案便呈现了出来。

    答案是没有预料到的第四个,泥潭突然之间就缩小关闭,邪神食指的第一指节直接就被切断了下来!

    看着那段指节,苏闲不由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展开《罗●的卡册》照向它。

    微光一闪,这一邪神食指的上指节就被收入了卡册之中。

    ——No.9 七号的食指(残)

    ——★★

    ——SR

    ——素材卡

    ——无CD

    ——数量:1

    ……

    稀有程度为SR超级稀有,星级是两星,果然是属于素材卡。

    对比同样是素材卡的“变异野狗的心脏”,“七号的食指(残)”要稀有足足两个档次,但包含的力量却仅仅是多了一星,这极其不符合它邪神食指的身份。

    只能说这邪神七号确实已经虚弱到极点。

    不过也正是因为观察到了这一点,苏闲才会选择出手,成功将其驱逐回混沌深渊之中。

    “就是不知道这名为‘七号’的邪神是被禁锢在某个深渊牢笼之中,还是刚刚从神之墓地之中复苏。如果是后者的话,如果每一个神最初复苏时都是如它这般虚弱的话……”

    这个假设在脑子里盘旋了数秒,苏闲略有所悟。

    而后他将卡册合上,抬头看向四周。

    黑与白的轮回依然在持续,耀日和夜月不停轮换。

    他若是想要撤去这领域,只需使用“丌”字符就能办到。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十七个祭品、克里斯丁女士、巴克教授……

    他还不想将身份暴露出来,因而与这些人交流毫无意义。

    只有最后的迪蒙先生,他需要带走。

    ……

    “喂。”

    躺在地上的卡尔突然鼓起力气轻唤了一声。

    苏闲因此而转头看他。

    卡尔见他有反应,洗上眉梢,连忙道:“你能护送我回家吗?我是本市最大的玩具公司的老板,我会给你报酬!”

    另一个无名人士见到卡尔开口,也突然道:“等等,如果你能先将摩根伯爵处死,我会给你比他更多的钱!”

    之后,其他人也都强烈表示愿意付出代价,只要能弄死迪蒙!

    他们不是没有敬畏之心,而是清楚明白,如果迪蒙先生不死,他们这些人依然都会死!

    苏闲看着他们,突然笑了。

    他没有犹豫,直接点头道:“可以,我会处理掉迪蒙。但我需要你们立下字据。待我想要之时,自会上门去领。”

    众人顿时大喜,就连那不苟言笑的巴基斯也不由松了口气。

    唯有当事人的迪蒙在听到这交易迅速达成时,几乎吐血,他慌忙喊道:“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