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超凡献祭 > 第35章 7号邪神
    7-7-7。

    人数已齐,时辰已至。

    于痛苦哀嚎声中,法阵流转。

    迪蒙先生和格林夫人各自站在正三角的一端,对着法阵念诵咒文。

    那咒文不是现有语言,繁复深奥,神秘诡谲,音节断句极其拗口,听着便刺耳难受。

    随着咒文念诵,法阵的中心开始冒出黑烟,涌出泥浆。

    泥浆浑浊乌黑,持续沸腾,气泡翻滚,污臭难闻。

    一个字符从泥浆之中缓缓冒出。

    那是一个巨大的“丌”!

    ……

    痛苦、诡异、绝望,不详的气息越发浓厚。

    卡尔先生已经说不出话。

    巴基斯先生只能凶狠地瞪着迪蒙。

    克里斯丁女士的脸色因为血液的流失而越来越苍白。

    巴克教授喘了口气,终于出声问道:“摩根……迪蒙,这就是你口中的真神?”

    迪蒙停下念咒,转头低笑:“我不管他是谁,只要能让我活的更久,他就是我的真神。而你们,会成为我迈向永恒的祭品。”

    巴克教授“艰难”道:“这就是你召集我们来的目的?”

    迪蒙说道:“没错,这就是我召集你们来的目的。十八个真心诚意奉献自己的蠢货,一个年轻而充满活力的生命。我将你们作为祭品献上,真神就会将克里斯丁女士的生命赐予我。时间会在我的身上产生逆流,我至少能再年轻十岁!”

    巴克教授“惊恐”道:“那以你如今的面貌……”

    迪蒙顿时大笑:“这可是整整六次献祭,牺牲了上百人才获得的成果!也只有布鲁特市这样的好地方,才能找到这么多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在乎的蠢货!”

    “原来如此。”

    巴克教授仿佛是终于获得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脸上的痛苦神色突然敛去,整个人毫无障碍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一突然举动令得迪蒙异常惊讶,那格林夫人更是脸色大变,立刻操持血蛇用力缠绕,要将巴克教授重新捆住!

    但巴克教授却只是伸手一挥,便有一层铅黑色的物质从其皮囊之下钻出,反过来蔓延到血蛇身上,将其从头到尾包住,瞬间化为铁石雕塑。

    而后他再抬手一捏,血蛇化作的铁石雕塑便从内部传来爆裂之声,那外层如铁石一般的黑色物质便整个塌陷下来,坠落在地,化为糜粉。

    在那堆黑色的粉末之中,有一滴血异常瞩目。

    除掉这血蛇之后,巴克教授显得越发沉稳:“看来你们也就这种程度了,我对其他人的生死没有兴趣,把献祭之法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们一命。”

    ……

    迪蒙先生看了一眼地上的那滴血,目光逐渐冷漠下来:“这就是你的目的?克里斯多夫·巴克。”

    巴克教授不再掩饰:“我早前听说一个小圈子里流传着长寿的秘密,便预料到是有人向神进行了献祭。为了调查清楚,我主动接触了这个圈子,没想到你们这般急迫,如此轻易的就将我这新人也带了来。当然,还有一点我更没想到!”

    迪蒙先生:“是什么?”

    巴克教授的嘴角禁不住便勾了起来:“我是真的没想到,你所献祭的神,竟然是一位能同时掌控时间、空间与命运的神!只要能夺得你的献祭之法,成为那位神唯一的信徒,就算是组织也……”

    迪蒙先生不禁嗤笑道:“你既然已经知晓真神的伟大,又为何敢挑衅我?”

    说着他突然向着巴克教授伸出了手,只听骨骼脆响,手臂关节脱落,骤然暴长,整只右手在伸长的途中越来越粗,从毛孔中渗出的绿色汁液滴答落下,一股让人酸到牙齿发麻的气味便散发而出。

    巴克教授却似早有预料,不急不缓的抬起手来,黑色的物质迅速扩散,遍及整个右手。

    同样是超凡力量加持下的两条右臂,当场轰击在一起!

    “砰!”

    迪蒙的手臂在相撞的瞬间再次膨胀,其力量上升到恐怖的程度,竟是一瞬间便将巴克的手臂压制了下去。

    而后他牢牢抓住巴克的手,向上猛的一提,竟是将其提到了高空之上,猛地甩出一个大回旋,将巴克狠狠地甩向地面。

    “砰!”

    地板凹陷,巴克教授整个人都砸入其中。

    这战斗竟是出乎意料的一边倒。

    迪蒙顿时猖狂起来:“这就是你的实力?”

    但这话刚出,他却瞬间神色剧变,连忙将右手缩回……就在缩回的途中,他的右臂前端却在空中突然爆炸!

    “轰!”

    碎肉、残骨、汁液,四散飞溅。

    巴克教授从地陷中站起来身,虽衣衫破碎,却并无大碍。

    他擦了下嘴角,突然对着迪蒙弹了个响指。

    “啪!”

    这声音响起,附在迪蒙右臂伤口上的黑色物质便瞬间增殖,密密麻麻地扑向迪蒙的肩膀、脖颈和胸口!

    “该死的!”

    迪蒙措手不及,拼命甩动只剩下上半截的右臂,但那些黑色物质却如附骨之疽般,根本甩不下来。

    他不得不惊慌道:“格林,帮帮我!”

    格林夫人连忙掏出一包硫磺,撒向迪蒙的右半身。

    硫磺沾身,迅速燃起,青色的火焰灼烧着黑色物质,确实将一小部分燃烧得脱落下来,但黑色物质的增殖速度明显更快,转眼间就覆盖上了迪蒙的全身。

    眼看就连他的脑袋也要被黑色物质爬满时,巴克教授突然道了声“停”,黑色物质终于停止增殖。

    “迪蒙先生,现在可以重新考虑一下我的提议了吗?”

    迪蒙浑身大汗,不敢轻言。

    但那些个被血蛇缠住的老人却似终于看了希望。

    卡尔离巴克较近,肥胖的身躯拼命拱到他的身边,祈求道:“巴克教授,救救我!你之前跟我谈过的赞助,我全都答应你!”

    但巴克教授却只是冷漠地看了他一眼,一脚踩在他的脸上,用力磨了磨,低骂了一句:“蠢货。”

    眼见如此,那些同样想要祈求的人便顿时禁声,再不敢说话。

    他们瞬间明白了,巴克教授并不会为了救他们而做任何事。

    ……

    巴克教授又转向格林夫人:“格林夫人呢?你愿意用这献祭之法来交换自己的性命吗?”

    格林夫人冷汗直冒,以硫磺催逼青火,召唤血蛇,已经是她最强的手段,但这对巴克毫无威胁。

    她不想将献祭之法交出去,但又害怕自己会被杀死,迪蒙现在的状态也给她带来了极大的恐惧。

    巴克教授看她依然犹豫,便取出怀表看了一眼,说道:“慷慨的人总是会有好的回报,我可以再给你们三十秒的时间来考虑。三十秒后,若无人答应,我会从你们两人之中挑选一个……嗯,杀掉。”

    气氛越发压抑,法阵中心的“丌”字符文一直悬停在半空之中,不详的气息持续积累,也影响到了众人的感官。

    迪蒙和格林,陷入了痛苦的抉择之中。

    ……

    而在间层之上,苏闲却在村民托科的耐心与隐忍的加持下,将今夜发生在废弃教堂中的这场闹剧全盘收入眼底。

    他很震惊,但同时也是豁然开朗。

    巴克教授在今夜彻底揭掉了自己一直戴在脸上的面具,对外展现出了最真实的一面。

    他并非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教授,而是拥有超凡之力的强者。

    他能操纵那种黑色的不明物质来御敌,黑色物质包裹住某样东西之后,能使那样东西从内部爆炸,那样子就像是当日在办公室内自爆的刺客!

    而后,巴克教授似乎真的对某个神一无所知。

    由此可以推断出,他可能根本就不知道那个木盒中有一张刻画着献祭法阵的羊皮纸!

    否则看他现在对那献祭之法的饥渴模样,一定早就找上马克不知道多少次了。

    在办公室里的时候,使那名刺客自爆的人肯定是他,但将刺客派来的人却不一定是他。

    他可能连那木盒已被马克夺走,都不知道!

    以当时苏闲在办公室里展现出的那一点力量,还不能被他放在眼里。

    也就是说。

    巴克教授并没有参与到七月二日凌晨在地下管道中发生的事中,他与此毫无关系。

    他没有收到神秘人的密信,很可能只是因为神秘人知道他拥有超凡之力,不好对付。

    而马克也没有被邀请的原因也出来了——因为马克和巴克教授走的很近,在外人眼里就是巴克教授的嫡系。

    但马克最终还是参与进去了。

    苏闲基本已经猜到马克之所以会参与进去的原因。

    那天夜里,马克在破译了封条上的文字之后,应该是亲自起身去找了盗墓贼奥古斯塔,然后一路跟踪奥古斯塔来到了那地下管道之中。

    事件的真相逐渐明朗起来。

    神秘人此前一直在地下管道内追杀利安华,其信息来源封闭,但却在苏闲现身之后放弃了对利安华的追杀,可见他的背后一定有人在指挥。

    那才是那次事件真正的幕后操手。

    苏闲想了想,将其暂时记名为“幕后人”。

    “幕后人”究竟是谁,暂时还没有线索,只能先放到一边。

    最后剩下的,就是马克的恐惧来源。

    关于这方面,苏闲在这几日里也是时常在思考,现在终于有了些头绪。

    马克获得了羊皮纸,肯定会去调查这张羊皮纸上的来历和用处,从他最终使用了正确的媒触来进行献祭就能看出,他成功了。

    他从某个地方调查出了,就连巴克教授都完全不知的,关于那位“神”的信息!

    而那个地方,应该就是他的恐惧来源!

    至于那个地方究竟是哪里……现在也有了线索。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苏闲目光闪亮,下面的迪蒙先生和格林夫人,毫无疑问就是最好的线索!

    ……

    二十秒转眼即过。

    巴克教授开始倒数:“10、9、8、7……”

    迪蒙先生和格林夫人明显感觉到压力在成倍增长,两人看向对方,眼神不断交流。

    “3”

    “2”

    “1”

    “我说!”

    格林夫人猛地尖叫起来,她还不想死。

    迪蒙先生垂下眼眸,沉声道:“我也说。”

    巴克教授顿时开怀大笑:“这不就对了,一个献祭之法而已,哪有命重要,是吧?”

    随后他摸出两根笔,一个笔记本,从笔记本上撕下两页,与笔一起分别递给那两人。

    “给你们两个一人一张纸,你们同时将献祭之法写在纸上,最后交给我。明白吗?”

    迪蒙先生和格林夫人脸色微沉,但只能点头。

    巴克教授屈指一弹,迪蒙先生左手上的黑色物质便缩回到腕部以上,他拿起笔,开始在纸上书写。

    格林夫人也是如此。

    两人互相背对,快速书写。

    巴克教授却是走向了那个献祭法阵。

    法阵还在运转,若不破坏,恐其生变。

    ……

    变故,也就是在他的一只脚踏上那法阵上的外圈时产生。

    一只由黑色泥浆构成的手,突然间便从那法阵中央的泥潭下钻出,并迎风而迎风而长,眨眼睛化为一只两米巨手,疾如闪电般拍向巴克教授!

    巴克教授骤然遇袭,只能支起双手,生出黑色物质覆盖全身,进行防御。

    “砰!”

    但在那只泥浆巨手的面前,他只如蚊蚁一般,仅被一巴掌就抽飞了出去,狠狠撞在了墙壁上。

    他浑身剧痛,从墙上滑落,目露惊悚。

    那只巨手之后,似乎还有着什么生物想要从阵中泥潭里钻出,但泥潭太小,将它阻住。

    迪蒙先生看到那只巨手,顿时双目大亮,只当是他的“神”要出来救他了——这已经是他第七次进行献祭,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现象。

    但他身上依然爬满黑色物质,不敢轻举妄动。

    而格林夫人却没有这般顾忌,她转眼便激动道:“时光的奇迹、空间的主宰、命运的圣主……请从可恶的异教徒手中拯救您苦难的信徒!”

    同一时间,她抛下纸笔,站起身来,不由自主地向着那巨手走了过去。

    ……

    然而,待她走到近处时,那巨手却突然展开,将她抓在了手心!

    她目露惶恐,不知所措。

    泥潭下传来咆哮,那只巨手骤然用力!

    ……

    【PS:二合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