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超凡献祭 > 第34章 血之祭祀
    七月十四日零时整。

    一切毫无预兆,骤然发生。

    勾画出地上阵图的硫磺像是被点燃了一般,突然燃起火焰,那青色的硫磺之火仿佛是从幽冥之中钻出,瞬间铺遍整个阵图。

    一股刺鼻的臭味爆发出来,令得在上面窥视的苏闲都是眉头大皱。

    唯一神色不变,甚至隐现冷笑的,便只有迪蒙先生和格林夫人。

    两人不动声色的往后小退一步,青色火焰燃及小碗,使碗中瞬间沸腾,腾跃而起。

    原本仅是一小滴的血整个拉长,变黑变粗,化为一条条红到发黑的血蛇!

    二十一口碗,二十滴血,却只有其中的十八口碗中的血化作了血蛇。

    那十八条血蛇的眼中燃着青色的火,迅如闪电般扑向了它们面前的人。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瞬息之间,十八个人眼看血蛇向自己扑咬而来,这才突然反应过来,懦弱着当场发出尖叫,勇武者则是猛地怒瞪一眼,反用衣袖砸向那蛇!

    探险家巴基斯已有八十岁高龄,但他年轻时的勇武之气却并未断绝,虽是反应迟缓了些,却仍是扬起小臂狠狠扫向了扑向自己的血蛇。

    但他这一记猛扫却未能对那血蛇造成任何一丝伤害,反而其衣袖被滚烫的蛇躯毁去,燃着青火双眸的血蛇更是卷上了他的手臂,一阵急速蜿蜒,蛇躯不断拉长,不但将其右臂缠住,还继续缠向他的身体!

    蛇躯滚烫,眨眼间在他的手臂上烫出水泡,留下灼烧的印记。

    便是巴基斯这种硬派的老人,也是忍不住痛呼出声,更遑论其他人了。

    那肥头大耳的玩具公司老板卡尔更是嘶声尖叫,只想逃跑,但血蛇速度极快,眨眼睛已经是将其身体包括四肢整个缠绕锁住,蛇头更是绕过他的脖子,在他面前喷吐蛇信。

    他跌倒在地,承受着浑身上下的烧伤痛苦,汗水像是雨一般滑落下来。

    但外面,确实还下着暴雨,之前不复存在的雷鸣也是突然回归,一道道雷声炸响,震慑天地。

    短短两分钟之后,这教堂内已是惨不忍睹,就连苏闲认为是幕后黑手的巴克教授,也如手无缚鸡的老人一般被血蛇缠绕在地。

    那一瞬间,苏闲几乎以为自己错怪了他。

    但他随即便发现,在场这十八个被束缚的人里,唯有他一人并没有被真正灼烧!

    一种黑色的物质从他的皮囊上产生,恰到好处地将血蛇与皮肤格挡了开来。

    他所有一切的惨呼,都是假装的。

    所谓人生如戏,有的人就是天生的戏子。

    苏闲回忆起马克的记忆里关于这巴克教授的一切,又回忆起自己与他在学院中的交流,不禁感叹颇深。

    这老头,真是个戏精!

    但现在,也总算是有个实锤了!

    巴克教授的身上并未带有超凡物品,但其本身却拥有超凡之力!

    ……

    在场同样拥有超凡之力的,还有格林夫人和迪蒙先生。

    迪蒙先生还不能确定,但苏闲却亲眼看到是格林夫人的脚尖冒出了青火,点燃了硫磺,化出了血蛇。

    ……

    “摩根伯爵,您这是,您这是怎么回事?”

    探险家巴基斯感觉自己对摩根伯爵的信赖遭到了彻底的欺骗,不由大声怒吼。

    迪蒙先生却已是理都懒得理他,他看所有人都被从碗中伸出的血蛇牢牢束缚住后,便用嘶哑的声音对格林夫人说道:“格林夫人,该把第二十一人请出来了。”

    “是的,先生。”

    格林夫人浅浅一笑,突然扔掉拐杖,直起腰板,不再佝偻,整个人都仿佛年轻了几岁。

    她鄙夷地看了一眼那十八人,低笑道:“贪婪是原罪。真亏你们活了这么多年,连最基础的道理都不懂吗?这个世界,可不存在不付出代价就能得到的利益。”

    随后她扭转身体,健步如飞,走向讲台后的小门内,从中提出了一个半人高的袋子。

    “去。”

    她把袋子一甩,令其在地上翻滚几圈,撞到长椅。

    顿时便有呜咽之声从中传出。

    这袋子里,竟然藏着个人!

    迪蒙先生走过去,将麻袋口子上的绳扣解开,然后往下一拨,他口中的第二十一人便从麻袋中挤出半个身子。

    仔细一看,竟是一个年轻的女人!

    这女人长发披散,发色是隆恩王国最常见的红色系,但偏浅,略粉,肤色则很白,白得透明,身材很纤细,不是那种大骨架的女人。

    她若站起来,也不会高到哪里。

    总体来说,这是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女人,面容被长发遮住,看不太出来,嘴巴被堵住,连呜咽声都很难发出。

    她的双手双脚都被捆在身后,根本动弹不得。

    迪蒙先生伸手一捞,竟是提着她手脚上的绳子,将她的身体轻轻松松地拎了起来,而后走向了正三角中唯一空着的小碗。

    到了小碗面前,他将那女人扔在地上,非常恶趣味地将其口中的白布拔掉,让她能够正常说话。

    “克里斯丁女士,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后悔,当初拒绝了我与你共进烛光晚餐的邀请?”

    “咳咳!”

    克里斯丁女士拼命咳嗽了两下,这才抬头看向迪蒙先生。

    她那被汗水沾湿的长发抖落下来,露出小半张光洁的脸蛋,纤长睫毛下的双目却不但没有惧色,反而充满凶狠。

    “迪蒙先生!”她狠声道,“您都已经这么老了,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地进棺材躺着?”

    “婊子!”

    迪蒙先生猛地抬起脚,但在即将踹出之际,他克制住了自己的怒气。

    “很好,我没必要和一个将死之人置气。”

    迪蒙蹲下来,非常粗鲁地将克里斯丁女士手上的绳索扯断,然后拉出她的手,抓出她的食指,用大拇指的指甲用力一划。

    顿时那食指指腹上被划出了一条大口子,血源源流出,滴落在最后一个小碗上。

    那碗明明只有拇指大,但却像是永远装不满一般,血流入其中,不断消失。

    那边,格林夫人已经重新站回了正三角的其中一角上。

    随着克里斯丁女士的血液注入到法阵之中,阵中内圈的圆也有了变化,那些硫磺逐渐被血染红,然后凝固,一种神秘的力量由此产生,蔓延到了克里斯丁女士的身上,使其整个身体被禁锢。

    而后迪蒙先生也站到了正三角的另一个角上。

    两人开始等待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