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超凡献祭 > 第25章 假设推理
    当时的办公室里并没有具备超凡力量的稀有物品,除非有人研发出了拥有“监控摄像”功能的黑科技……

    “应该不可能吧?按照马克的记忆,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近似于欧洲第二次工业革命时期,人类刚刚进入近乎电气时代的魔能时代。魔素灯、魔能驱动机、魔能传真机刚刚造出没几年,四轮驱动的汽车还在试验阶段,飞机电话连影子都没有,针孔摄像头什么的,更是不可能的了!但是也不能排除自爆是那名刺客自己做出的决定。”

    这个事件整体上看其实算不上复杂,苏闲查起来之所以这么困难,是因为马克在那一周内的记忆基本丢失,没有基础情报打底,这才让他举步维艰。

    思考中,苏闲将一块方糖放入口中含着,借此补充糖分。

    “既然在地下管道内行凶的马克是神秘人伪装的,那马克本人在当时去了哪里?他在笔记本上写到自己找到了能成为人上人的新途径……会不会是与木盒、与长生丹无关的另一个途经?比如那张羊皮纸?”

    “等等,我为什么要把羊皮纸和长生丹分开来看,如果这两样东西都是装在木盒之中的呢?”

    “马克得到了羊皮纸,就是说真正的木盒最终是落到了他的手中。他虽然没有被利安华发现,但那个时候很可能也是在场的!”

    “加勒夫给了利安华一个假的木盒,他本人在那天聚会中描下了木盒的雕纹,又有仿制古物的技术,是有能力制造出木盒仿制品的。”

    “神秘人在一整周里都在追杀利安华,他不知道利安华手中的木盒是假的。”

    “真正的木盒,那时候还在加勒夫的身上。”

    “真正的马克,是从加勒夫的手中得到的真木盒!”

    “马克当时也在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众观全局,最后杀害了加勒夫,夺走了加勒夫手中的真木盒!”

    “但马克本人其实是个相对文弱的青年,他在与加勒夫的搏斗中并不占据绝对的优势。”

    “真木盒在两人搏斗中掉在地上摔破,长生丹或许就是在那时候,从木盒中滑落出来。”

    “马克在杀害了加勒夫之后,匆匆捡起木盒,却没注意到掉落出来的长生丹,令其被下水道里的生物分而食之。而他本人则得到了木盒中剩下的羊皮纸!”

    毕竟不是名侦探,苏闲的推理很多都是建立在“假设”和“可能”上,但他觉得自己至少拼凑出了一条可以自圆其说的逻辑线。

    在这条逻辑线的基础上,他列出了最后的两个未知数。

    一个是神秘人。

    一个是巴克教授。

    神秘人伪装成马克召集其他人,为何唯独巴克教授没有出现?

    事实上当日与会的六人中,就剩下马克和巴克教授还活着,既然马克不是神秘人,那么真相其实早就呼之欲出。

    所有的线索都指向巴克教授,他和神秘人是有联系的。

    甚至很可能,昨日自爆的刺客就是被巴克教授召回来的神秘人,为的是杀死突然出现在课堂上的马克!

    在那一周的后几天里,马克肯定还参与了另一件事情,引起了巴克教授对他的怀疑。

    这件事情,应该也是马克摆脱现有身份的恐惧由来!

    ……

    不知不觉,盘中食物已经清空。

    苏闲也终于将所有的思绪都理清,他划分重点,在脑中制定了自己的下一步行动方案。

    很简单,想办法跟踪巴克教授!

    但跟踪是一门学问,他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如果巴克教授确实有问题,很可能会跟踪失败。

    他也觉得自己没必要受这份苦。

    所以最好让专业的人来。

    比如说,雇个私家侦探!

    真正的侦探可不是那种坐着等人将线索呈上来让你分析真凶的纯脑力职业。

    在布鲁特市尤其如此。

    跟踪、调查、分析、伪装……甚至格斗都是侦探的必学项目。

    就苏闲所知,布鲁特市的侦探机构非常多,有名的侦探甚至比明星的曝光度还要大,其出场费用自然也水涨船高。

    之后,苏闲离开比利餐厅,在街上稍微转了转,和街上遇到的商人居民随便聊了几句,发现马克的表面功夫确实做得极好。

    除了男女交往方面的风评较差之外,马克在他人眼中简直是个模范青年标杆。

    但就是这个男女交往方面的问题,确实让人苦恼。

    昨日在学院中,苏闲就是因为这个问题而受到了凯文·威廉的挑战,但那件事的起因红玫瑰维拉和他之间只是一夜相逢的露水关系。

    甚至连一夜情都还不算。

    ……

    暂且不提此事。

    苏闲在逛了一圈之后便回到了稀宝古物店,看到装修工们正在安装卷帘门。

    他和领头的中年人打了个招呼,就独自进入密室,继续昨夜没有完成的阅读。

    他其实很想了解一下三千五百年的那个时代究竟是怎样的,炼制出“长生丹”的大帝又是个怎样的人,但马克的收藏中并没有相关书籍。

    ……

    隔日清晨。

    日历翻到7月10号,今天天气不错。

    苏闲在比利餐厅吃了早餐,看了今日份的报纸,再等到装修工们来上班,便徒步离开学院街,照着脑中的记忆来到了相隔不远的荆棘花路。

    出了学院街之后,布鲁特市的整体环境都大不一样。

    肮脏的地面,随地可见的垃圾,裸露出地面的泥管,堆积在墙角的破箱子和烂拖车、横在街道中央的小动物尸体。

    一大早便出来工作的上班族和工人,睡在纸箱或管子里的流浪汉,早已经开始清扫地面,却怎么也扫不完垃圾的清洁工……

    这才是这个世界的普遍情况,一个离现代化文明还有很长一段路需要走的社会。

    “荆棘花路77号,爱丽丝花店的楼上,我记得马克的记忆里是有这么一家侦探社。”

    仅仅是跟踪巴克教授,调查他的日常行动,并不需要太好的侦探社。

    因而他选择了这家就近的侦探社。

    但现在看来,这家侦探社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妙。

    他皱了皱眉,总觉得有点诸事不利的感觉。

    这是栋两层楼,一楼的花店已经开门,但店里没有人,连花都搬空了。

    二楼应该是侦探社的地方,却连招牌都没了。

    “难道是拆迁了?”

    他脑中不禁涌出一个滑稽的想法。

    恰在此时,一群人吆五喝六地走了过来。

    ……

    【PS:感谢“08a”、“william天星”的打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