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超凡献祭 > 第15章 地下的腐骨
    “报纸上说正午烈日当头时,空响出现的频率会高一些。既然这老人喜欢,我便和他多聊一会儿,看能否亲耳听到那空响之声。”

    打定主意,苏闲便定下心来陪着老人聊了一会儿。

    约莫一盏茶之后,地下忽然传来声音!

    苏闲顿时停下讲话,低头看向脚下。

    他脚边就有一个通往下水道的排水口,那如洞中哭嚎一般的空洞之声便是从排水口中传出。

    他倾耳细听,感觉那声音越来越响,其中似乎夹杂着痛苦的情绪,连脚下地面都微微震动起来。

    “看,是恶魔吧。”老人却是得意地笑道,“我早说过,人怎么可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苏闲低垂着眼帘,问道:“既然这地下有危险隐藏,您为何不走呢?”

    老人不以为意:“走?走哪呢。我生在这里,家在这里,就算想走,又能走到哪里。”

    苏闲沉默了一会儿,又问:“老先生,您知道从哪里走,可以进入下水道之中吗?”

    老人点了点头:“跟我来。”

    ……

    布鲁特市的地下有许多地下管道,这些管道每隔一段都有一个通向地面的出口。

    方才苏闲脚边的方形排水口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那入口太小,就算把盖子拆出,也很难进入。

    况且他也没有将全身都弄上污物的兴趣。

    几分钟之后,老人带着他来到了一条河道边,这河道里的水很浅,最多没到脚跟,沿着河道往上游走,有一个拱形的入口。

    老人指着那入口,说道:“从那里进去,就是城市的地下管道。祝你好运。”

    苏闲道了声谢,就走下石阶,沿着水道边向入口前进。

    布鲁特市的地下管道里通常居住着许多没有经济收入的流浪汉,但这格格特八号街就位于学院区的边缘,这附近的流浪汉都被赶走,因而这里还算清静。

    当然,无论是那个地区的地下管道……都很脏!

    苏闲捂着鼻子进入其中,光线逐渐暗淡下来,臭味也越来越浓,挂在墙壁上的管道像是狰狞的大蛇般,蜿蜒至深处。

    “格格特八号街的方向是在这边,贴着这条通道往右手边,应该很快就能到达那底下。”

    嗅觉逐渐疲劳,视觉逐渐适应,警惕心也逐渐拉高。

    苏闲伸出手,眉间神徽闪现,《罗●的卡册》便凭空出现,落在手中。

    “我刚才听那空响之音,不像是有人在装神弄鬼,很可能是真有超凡生物隐藏在这地下。”

    “烈日当头之时吼叫频繁,可能是因为这个时间段的温度比较高、阳光比较烈……”

    “至于是痛苦的哀嚎还是兴奋的吼叫,就只有天知道了。”

    下水道四通八达,极易迷路,但只要认准方向,还是能够通行的。

    只是越往里走,周围便越静,滴答溅落的水声像是一根根长钉一般扎入耳中,让大脑产生应激反应。

    随后,脚步声也越来越明显,仿佛整个世界便只剩下你孤独一人,于黑暗中孤寂前行,逐渐被死亡吞噬。

    “吱吱吱——”

    一大群耗子突然从黑暗中逃窜而出,紧随而后的是长着獠牙的蝙蝠,蜈蚣和飞蛾夹杂其中,密集扑来。

    苏闲双手交叉,挡在前方。

    耗子和蝙蝠都没有袭击他,仅是从他身边一窜而过。

    一阵子过后,所有的下水道生物都消失不见,地上只留下它们过境之后的残痕。

    苏闲略吸了口气,继续往前走。

    不过这时,不但“弥诺陶洛斯的鼻环”已经被他戴在食指上,就连“逆转的倒吊者”也已经被他捏在了手中。

    24小时的CD已过,“逆转的倒吊者”已经可以重新启用。

    继续前进。

    不再有鼠虫出现,这地下世界重新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但这寂静没有持续多久。

    猛兽般的呼吸声像是突然出现一般进入耳中。

    苏闲猛地停下脚步,目光凝重地看向黑暗。

    左手上的《罗●的卡册》自动翻页,指针状的书签疯狂摆动,这是发现稀有之物的反应!

    两朵碧绿色的幽火从黑暗中浮现,晃动着向他逼来。

    他托起卡册,令其悬于头顶,随后沉下身子,摆出擒拿的姿势,目光慎重地盯着那两朵幽火。

    幽火逐渐接近,呼吸声中混杂了猛兽的闷吼。

    一条足足有牛犊大小的野狗从黑暗中钻出半个脑袋。

    这野狗的头骨明显发生过畸变,轮廓异常丑陋,两只眼睛一大一小,都散发着绿光。

    它还在走出黑暗,污臭的哈喇子从拉长的嘴角不断流出,夹杂着少量血丝。

    这明显,已经不是正常的生物。

    苏闲稍微吞了口唾沫,与人斗,能讲技巧,与兽斗,只有撕咬,更加残酷。

    但他没有退怯。

    如果连一头变异的野狗也对付不了,他大可以身长脖子,等人把刀架上来了。

    脑袋之后是脖子,脖子之后半个身子。

    这野狗逐渐钻出黑暗,它那肮脏杂乱的皮毛更加显眼。

    苏闲不由将重心放得更低,他现在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先找把武器来带着,就算是一柄匕首也好。

    但紧接着,那野狗的前半身突然垮了下来,它仿佛要吐出最后一口气般发出一声吠叫,后半身也随之脱离黑暗。

    苏闲顿时头皮发麻,打了个寒颤。

    这野狗从前肢部位开始往后,竟是只剩下几块残破的狗皮和惨白的骨骼。

    一部部鲜血淋漓的内脏搭在白骨之上,青色的肠子拖在地上,后肢部位更是什么都没有!

    就像是有什么巨大的猛兽从它身后咬了一口,将它连皮带骨扯断下来,仅剩下侥幸逃脱的前半身。

    但仅仅是只有前半身的状态下,它也是支撑了如此之久,才咽下最后一口气!

    苏闲倒吸了一口气,喉咙像是堵住了一般难受。

    那野狗身后的黑暗中,隐藏着怪物,或许是正如老人所说的……恶魔。

    ……

    ……

    【PS:今日血崩,收藏涨幅断崖式下降,我果然是个废物,请拿起你们的推荐票,用力地甩到我脸上,大声地斥责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