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超凡献祭 > 第2章 献祭
    “今夜之后,我不再是我。”

    苏闲拧着眉头思考良久,突然笑了。

    “也是,今夜之后,我也不再是我!”

    不用再经受病痛的折磨,不用再为那几乎没有的希望而继续逞能,也不用再因拖累亲人而感到愧疚。

    这样很棒!

    真的很棒!

    感谢马克,马克爵士真是个好人!

    ……

    仿佛雨过天晴,苏闲的心情突然变得舒畅起来。

    他将笔记本挪开,接着看向一旁的羊皮纸。

    在这间密室之中,再没有物品能比这张羊皮纸更让他感到诡异。

    他想不起马克是从哪里获得的这张羊皮纸,但却依稀记得马克使用这张羊皮纸进行献祭时的零碎画面。

    所谓献祭,顾名思义,就是向神献上祭品。

    古人常以献祭的方式,牺牲自己的一些或全部物品来对神表达忠诚,感激、忏悔和信赖等感情,并祈求神满足自己的某些愿望。

    这种习俗,延续至今。

    苏闲仔细观察羊皮纸。

    羊皮纸很陈旧,但并无破损之处。

    纸上没有文字,只有一副图。

    这图固然诡秘,但其主体构架却并不复杂,如果将那些繁复不明的大量线条和符文彻底抹掉,便只剩下两个同心圆和一个正三角。

    而怀表、钻石、骰子,这羊皮纸上的三样物品,就是分别摆在那正三角形的三个角上。

    “古人献祭,会摆祭坛、设宴席,而后呈上祭品、表达忠诚,最后就是向神祈求愿望。但马克进行献祭时,却并未设置祭坛。或许,这张羊皮纸上的法阵就是一个浓缩的祭坛?而纸上的三样物品则是祭品?而今祭品已经呈上,就只剩下向神祈求。”

    “马克应该就是这么做的吧?他献上了祭品,向神祈求,神回应了他的祈求。结果……嗯,如果笔记本上写着的就是他的愿望,那么他应该算是实现愿望了吧?”

    “毕竟,他确实已经不再是他。”

    “应该是这样了。马克想要获得新生,神满足了他的愿望,将他和我的灵魂进行了置换。我变成了他,他变成了我。他绝不是出于好心,如果不是我的身体因病而死,那么他在成功夺舍之后,可能还会杀我灭口。但现在结果已经定下,他‘牺牲’了自己,拯救了我。这自我牺牲的大无畏精神,真是令人感动啊!”

    “只是,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他宁愿舍弃自己的身份?是为了寻求什么,还是为了摆脱什么?”

    “如果是前者还好。但如果是后者……我现在的处境恐怕并不妙。”

    苏闲一边寻思,一边伸手抓向了羊皮纸的边角。

    他不准备效仿马克向神献祭。

    这羊皮纸很邪门。

    马克就是前车之鉴。

    这献祭指向的“神”也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马克看似成功了,但最后还不是死了?

    这就和神话传说中与魔鬼进行交易的下场一样,连皮带骨都会被魔鬼吞噬。

    “好不容易获得享受新生的机会,我又不是傻!”

    但当他的手指触及羊皮纸时,耳边忽然传来冥冥低语。

    “向神献上祭品吧,向神献上祭品吧……稀有即是价值,向神献上祭品……向神献上祭品,神将与你回馈,赐你恩惠。越是稀有之物,所得神之恩惠便越是……”

    那一条条低语如轻纱般拂过脑海,挠动神经。

    苏闲凝立不动,仿佛着了魔。

    忽然,他手指一动,将羊皮纸放下,那冥冥之声便骤然中断。

    他再将手指触及而上,声音便重新响起,循环往复。

    “这羊皮纸,能蛊惑人心。”

    “不过似乎,对我没用?”

    “稀有即是价值,向神献上祭品,越是稀有之物,所得神之恩惠便越是庞大?”

    “看来这神衡量祭品的标准就是是否稀有。”

    “但是马克,他有献上稀有之物作为祭品吗?”

    “难道这声音也不是谁都能听到的?”

    ……

    苏闲突然意识到,这羊皮纸上的怀表、钻石和骰子可能并不是祭品!

    这个世界的献祭可不是那种浮于表面的献祭,它能确实与所谓的“神”进行沟通,“神”理所当然会将祭品收走!

    但这怀表、钻石和骰子却并没有被“神”收走。

    可见它们并不能算是祭品,而仅仅是“祭坛”的一部分。

    “可以这样理解,它们是引子、是触媒,是与神进行沟通的钥匙,而并非祭品。”

    “马克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获得的这献祭方法,他摆上了钥匙,成功与神沟通,但却没有真正献上祭品,于是,他失败了?”

    “没有祭品就想白嫖,会失败不是理所当然吗?”

    苏闲又笑了。

    “看来我是找到了正确的献祭方法。”

    “再进一步,方才那些冥冥低语之中,神并没有承诺‘满足祈求’、‘实现愿望’,而仅仅是‘与你回馈’、‘赐予恩惠’。可见这神也并不是予取予求。”

    “所谓的献祭,到头来还是一种交易。祭品是货币,神恩是商品。可笑的是这商品貌似还不能指定购买,只能随机抽取。让我爆肝还行,让我氪金?那还是等我有钱了再说吧。再说了,这稀有物品的界定标准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于是苏闲最终还是将羊皮纸放下,决定等之后对这献祭有更多了解之后,再进行尝试。

    “现在当务之急,是将我的尸体处理掉。这个世界的治安管理虽然很烂,但家里凭空出现一具尸体还是会被治安官追究。一想到这具尸体是我自己的,还是有些不自在。总之先把它拖到边上,用麻袋什么的装起来。接下来是火葬、土埋、沉江,还是随便往街头一扔……”

    但他刚弯下腰抓住尸体的肩膀,与先前羊皮纸触发的声音如出一辙的冥冥之声便是突然在耳边响起。

    “发现稀有物品,是否鉴定?”

    ……

    不及思考,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大片嘈杂之声,之后便是大门被撞破的声音,脚印踩踏地板的声音,有人呼喝咒骂的声音。

    苏闲停下动作,目光一凝。

    有人深夜来访!

    还不是一个人!

    ……

    【PS:萌新上路,求收藏,求推荐票,(o?▽?)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