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超凡献祭 > 第64章 布林的迷雾城堡
    苏闲无暇去想那娜娜和格律究竟是怎么回事,立刻转身看向自己左手边的入口。

    遗物会的人从那处入口中进入,他们没有搞什么特殊的排场,就只是那么普通的走进来,却给人一种异常沉重的压力。

    人数意外的少,只有三个。

    其中一个穿着黑色袍服,袍服两边分别绣着细细的金蛇,左胸口则是绣着金色的菊花徽章。

    他没有戴上兜帽,露出整张脸,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这老人满脸皱纹,从左边额头到嘴角,纹着一条与袍服上极其相似的金蛇。

    而在他身后跟随的另外两人,则是都穿着纯白的袍服,唯有胸口同样绣着金菊徽章。

    但这两个白袍人都是带着兜帽,遮住半张脸。

    不过从体格、唇形上大约能看出,左边的白袍人是个男性,右边的则是个女性。

    ……

    苏闲侧过头,想要询问爱丽丝那三人的身份和名字。

    但他立刻注意到爱丽丝的神情中含有迷惑,似乎并不认识那三人?

    这一迟疑,他便看到那黑袍老人突然张开手臂,面带微笑地看向众人:“各位先生们、女士们,欢迎来到布林的迷雾城堡!我是遗物会的黑袍长老哥森·布林。”

    布林的迷雾城堡?

    苏闲皱了皱眉,立刻想到了“布林的法杖”。

    “这迷雾城堡,莫非也是布林的作品?”

    他还记得“布林的法杖”的描述,传奇法师布林在晋级史诗失败之后,转职为炼金术师,“布林的法杖”便是其标志性作品之一。

    若这迷雾城堡也是布林的作品,那么布林的那次转职,莫非是以成功晋级为结尾的?

    这一思绪眨眼闪过,苏闲再看这城堡的建筑,便有了些不同的感觉。

    同时一个夸张的念头突然从他脑中跳出——如果这迷雾城堡是一个炼金作品,它的稀有性毋庸置疑,那么能否将其收入卡册?

    看这迷雾城堡的残旧程度,布林想必已经逝世多年,这迷雾城堡应该已经成了无主之物,除非他的子嗣成功继承了这座城堡。

    而说起子嗣,黑袍长老哥森·布林,莫非就是这迷雾城堡的继承者?

    当日在废弃教堂中,《罗●的卡册》之所以能从邪神七号的手中掠走“丌”字符文,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邪神七号与外界之间的联系非常薄弱,这才给了卡册可乘之机。

    实际上《罗●的卡册》并不能轻易地夺走有主之物。

    “还是先看看再说吧。”

    苏闲眯起眼,无故掠夺他人之物,并不符合他的道德观。

    ……

    哥森·布林在做了自我介绍之后,便是踏入会场,径直走向那场中高台。

    位于他行走路线上的人们都下意识地推开,为他让出了一条相对宽敞的路。

    不久后,他登上高台,用双手交叠的姿势杵着一根权杖,目光柔和地看向场中众人。

    而那两个白袍人则是在他身后笔直站立,如同护卫。

    “各位先生、女士,既然受邀而来,想必都已接触过超凡之物。”

    哥森长老再次开口道。

    “我遗物会建会多年,一直致力于收集遗落的古代物品。我们不求金钱,不求名誉,只想探索那些遗落古物背后隐藏着的传说历史。历史的价值,才是我们真正的追求。当然,诸位只是受邀参加今晚宴会的客人,而并不是我会成员,所以就算不认同我等的价值观,也并无不可。闲话不谈,今晚请诸位共享盛宴,当八点的钟声敲响之时,就是盛宴正式开始之时,介时历史的大门将为我等打开,被历史之神所眷顾的人,将真正品味到历史所赋予的价值。”

    话音落下,哥森长老目光扫视,俯瞰四周。

    约半分钟后,他缓缓坐下,那种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沉重压迫,也是逐渐消失。

    会场中的人们重新放松下来,许多不止一次参加过宴会的人都是表现出非常明显的兴奋与期待。

    而第一次来的新人,则都颇显迷茫,他们不是听不懂哥森长老的话,但无法借此揣测出字面下隐藏的含义。

    就算是向其他人进行询问,也都只能获得“不能明说”的回答。

    想来这也是遗物会的规矩之一。

    不能传授,只能亲历。

    就如历史一般,书面上的阅读,永远无法领悟到历史的真谛。

    ……

    “马克,真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

    如水般娇柔的女性嗓音忽然传入耳中。

    苏闲稍微怔了怔,无奈地转头看向娜娜·佩尔思。

    看过哥森长老的登场,他几乎忘了还有个棘手的人物在接近。

    老实说,他虽然有着马克的记忆,但只要不去深思,不去主动了解,绝大部分的记忆都只是模糊不清地藏在脑海深处。

    所以他并没有融入马克的人生,也不会将自己当成是马克。

    娜娜·佩尔思虽然和马克有过液体交流,但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思考中,娜娜·佩尔思却是已经走到近前,她身上的香水味依然浓的让人难以接受。

    “我能在这里坐下吗?”

    娜娜这样问了一句,却没等人回答,就拉出椅子,在苏闲的左手边坐下,与苏闲右手边的苏·克里斯丁正好对视。

    克里斯丁小姐瞅了她一眼,忽然对苏闲小声说道:“她是你的情人吧?”

    那对眼眸之中充满了狡黠和八卦。

    苏闲懒得理她,只是抬头看向佩尔思女士身后的格律。

    格律,虽然没有用肢体语言表现出来,但他显然对苏闲的感官很不好,眼神中除了怨毒就是嫉恨,倒是很符合他的身份。

    总之苏闲耸了耸肩,说了句实话:“我和佩尔思女士,没有任何关系。”

    娜娜·佩尔思却是抬起左手,笑眯眯的摸了摸自己的耳坠,故作姿态的娇嗔道:“马克,你可真是喜新厌旧,这么快就把娜娜遗忘了吗?娜娜可是一直在思念着你~”

    好肉麻!

    苏闲浑身一颤,不禁打了个哆嗦。

    但随后他目光一闪,便是注意到娜娜·佩尔思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钻戒。

    一丝极其微弱的绿光,突然从那枚钻戒之中钻出,迅速没入到了她的耳坠之中。

    那是墨绿色的,造型奇异的耳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