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奋斗在大汉 > 第053章 陆家山庄
    一旁的任无忌听到太子李从献的话,正欲出来反驳,却被着安王拦住!安王轻咳一声,略显有几分的疲惫道:“不劳太子兄长费心了,从潞的身体怎么样,从潞自己明白!”

    李从潞的回答显然没有使得太子满意,他浅笑着道:“呵呵,是吗?”

    不过,好在太子李从献在说完这话后,就火的离开了!否则,真免不了他会与任无忌当场针锋相对起来呢!

    安王看着太子离开后,就对着秦丰感谢道:“多谢五郡王的关心,从潞的身体还能坚持的住!”

    一旁的任无忌这个时候也关怀着道:“殿下放心,再往前行不过数里,就有驿站,陛下早就言明要在哪里休息了!”

    面对着任无忌的关系之言,安王李从潞强打着笑意道:“无忌兄放心吧,这点困难从潞还是挺的过去的!”

    说完这话,李从潞当先挥鞭而走!秦丰与着任无忌只得是无奈一笑,仅跟上去!

    任无忌所说之言不假,他们继续前行不过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一行就到了燕国北地的官方驿站!

    一到那里,安王就在任无忌的照顾下,立马煮些姜汤暖身,以防风寒入体!

    而这个时候,秦丰就无所事事的在着四周转个不停!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

    从着驿站的营房内出来,秦丰远望北地风景,却如诗中描绘的一般壮阔无比!

    秦丰向东行走不远,面前就是一条溪水!看着面前河流“哗哗”的流着,秦丰的心境蓦然的也变好了许多!

    秦丰在着河边待了片刻有余,就准备着起身回去时,突然的身后传来一声问话:“秦丰,是你吧?过来?”

    秦丰一听这个声音,不禁无语至极,这九儿公主真是跟自己八字相克啊!走到哪里,都能看见她!

    不过,既然被着对方认出!秦丰倒也不会真的落荒逃走,他顺着声音直接寻过去,夜幕下,九儿公主只身一人待在河边的石块上,百无聊赖的手拿着鹅卵石打着水漂……

    秦丰看到公主这番模样不免问道:“怎么了,公主?”

    九儿公主也没看秦丰,她双眸不离眼前的水溪道:“秦丰,你说我们皇家儿女,是不是很难有真正的人伦感情啊!”

    秦丰一听这话,就知道对方因为什么烦心了!他就在九儿公主身旁蹲下道:“是啊,上天是公平的,既然给了我们远尊于他人的荣华,总要拿走一些东西,人伦亲情或许就是上天拿走的吧!”

    对于秦丰这样的安慰之言,九儿公主心情还算是好上一些!她翘着腿,回看着秦丰道:“这么说的话,五郡王也没有感受过皇室的人伦亲情之爱了?”

    人伦亲情之爱?一提到这个词,秦丰的脑海中顿时浮现着这个身体印象中模糊的母妃影子,七弟秦德临行前赠送“软猬甲”,甚至还想到:早已消失于大汉皇室族人脑海中“皇太子”秦文的谆谆教导!

    因此,秦丰笑道:“不,虽然秦丰生于皇家,长于皇家,但秦丰至今还能想到兄长给秦丰点点厚爱,所以,这话对于秦丰倒是不怎么适用!”

    对于秦丰的话,九儿公主也不反驳,他若真的享受皇室的人伦之爱,他排行老五,能当和亲使?

    秦丰要是知道九公主这么想的话,估计能气死,享受人伦之爱与和亲出使都不是一回事!她倒是真能联想!

    回答九儿公主的话后,秦丰不免问道:“公主是在为太子和安王殿下烦心吗?”

    九儿公主点着头道:“是啊,我小时候,太子大哥和安王哥哥关系可好了,谁知道,在太子哥哥成年受太子礼后,他们两人关系越来越差了!

    今日,太子哥哥竟然在父皇面前说安王兄矫情,受点风寒就行走不了,我气不过,就上前反驳,反倒被父皇给骂出来了!哎,好怀念小的时候啊……”

    听到九儿公主的话,秦丰笑着道:“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这就是朝堂,九公主不过是不了解朝堂之事,才烦心而已!等你了解了,就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

    九儿公主对于秦丰的说辞,感叹着道:“那我希望,此生都不要知道了!”

    秦丰听后,一笑了之!他直接起身道:“九公主,我们还是赶回去吧,夜深了,寒意下来了!”

    九儿公主从着石头上起身,与着秦丰一同赶回驿馆的营帐之地……

    ……

    次日清晨醒来。

    经过一夜调整后,安王相比着昨日气色好多了!对于他的这一番变化,太子李从献路过时,不屑的“哼”了一声才走开!

    安王倒是一如既往的无所谓,待听到燕武帝一声令后,队伍就继续的向着热河方向赶去!

    这次从着驿站离开后,一路上倒是再也没有出现过大的问题了!经过四天的长途奔波,他们一行终于赶到了热河行宫!

    在将到热河行宫时,燕皇先是带领一众人在热河行宫外的一个山庄,勒马停了下来!

    秦丰看了眼这个平淡无奇的山庄,上面用着小篆字写着“6家山庄”几个大字,门口处连个下人都没有……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山庄,燕武帝却从着马背上下来,在门口间连喊几声:“大燕皇帝李隆治,拜见家主!”

    可想而知,能让着燕皇屈尊下驾的这么请着一个人,里面人的身份有多么的恐怖!秦丰也在心里暗暗称奇着:里面会是谁呢?

    燕武帝在着门口站立有一刻之久,里面才走出一个青年,此人手持着一把利剑拜道:“禀吾皇,叔父今年多病,恐不能面见陛下!他留下一封书信,让我交给陛下!”

    听到少年的话,燕武帝脸色不免踌了一下,不过旋即他强露一丝笑意道:“既然老先生早有所料,那隆治就却之不恭了!”

    说完这话,燕武帝就打开书信,他本来阴沉的脸也逐渐露出笑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