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奋斗在大汉 > 第051章 冬狩讯息
    九儿公主看了眼面前的府邸,神色间不无的带着几分的缅怀道:“这府邸,原先是祁王叔的王府!哎,没想到啊,物是人非,现如今竟成了长公主府了!”

    说完这话,九儿公主就一步踏了进去!守在府门口的完颜妃暄,先是一愣,旋即就惊声道:“九公主,你怎么来了?”

    九儿走到完颜妃暄的旁边,也是一脸关切的看着对方道:“完颜姐姐,原来你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你又被父皇调到远方,去战场了呢?”

    一听到这话,完颜妃暄脸色浮现一丝的伤感,旋即就恢复正常道:“我大燕政通人和,哪有那么多是战事可打呢?对了,九公主,你怎么会来到和亲的长公主府呢?”

    九儿公主正欲出言回答,可是一看着身后的秦丰,她就先过来道:“五郡王,我和完颜姐姐有几句话要说,待会再找你!”

    一听她们两人有事要谈,秦丰自是点了下头,就奔向自己的房间而去……

    而留下的九儿公主则是和一身戎装的完颜妃暄,掩嘴说笑着,不知在谈论着什么体己话儿……

    ……

    秦丰回到自己的房间片刻,张任就被着推着进来道:“殿下,事情怎么样了?”

    秦丰一摊着手笑道:“无功而返!”

    看着秦丰一脸轻松的笑着说道,张任就知道秦丰这是有意为之!想了下,他也笑声道:“原来殿下端的是这主意,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啊!”

    秦丰对于张任能这么快的猜出自己意图,也是十分钦佩道:“哈哈,一切还是逃不过先生的眼睛啊!”

    秦丰一句感叹之后,就如实讲道:“此番过去,东胡王子察彦不可小觑,此人对于中原人行事摸得门清,不可大意!”

    听到秦丰这般感叹,张任想了下道:“若是如此的话,殿下还是打消之前的念头,他定猜透了殿下的心思了!”

    秦丰微微有些吃惊,而后就诚心着道:“那秦丰该当如何,还望先生教我!”

    张任坐在轮椅上,沉思了片刻道:“殿下,张任觉得殿下以不变应万变的好,冬狩应该马上就要开始了,到那时再说不迟!”

    秦丰想了下,也是点着头道:“恩,却是,这察彦王子着实不好对付,还是小心为上的好啊!”

    啪……

    就在着秦丰与张任商讨之际,门外传来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整个府邸内,谁敢有此胆量,敢这么敲秦丰的房门?简直是作死的节奏啊!

    秦丰想了下,就猜出来门外是谁了!他对着张任无奈一笑道:“张先生,一会儿你先下去休息一番,等晚上我再去找你,谈此要事吧!”

    张任听到话,自然也知道门外定是秦丰熟识之人!他点了点头,等到秦丰打开门时,门口出现的九儿公主也是让他吃惊不小!

    以着张任看人的目光,他自是能够看出九儿公主是女扮男装!自己殿下,在进入燕都之后,身旁莺莺燕燕女子不少,哎,色字头上一把刀啊,少年,戒之在色啊!

    张任看了眼九儿公主,就此的推着轮椅离开!九儿公主被着对方瞧视的心有余悸,她一进入房间后,尚未来得及欣赏秦丰的房间装扮,就拍着胸口呼着气道:“刚才那人是谁啊,看他的目光,好可怕啊!”

    秦丰听到这话,不免一番白眼道:“你还怕,我倒还怕你吓着我的席智囊呢!”

    九儿公主紧握住手,对着秦丰威胁一下后,才细细的看着秦丰的房间!相比较皇宫内,随处可见的丹青画卷,秦丰的屋内,倒是以着临摹字迹、素描为主!

    九儿公主随手一指着面前的一副画道:“这些都是你在这里期间画的?”

    秦丰看着九儿公主手指的《圣母玛丽》的简化图,就点着头道:“闲来无事,就随便画画……”

    九儿公主看着图画,不一会儿脸色浮现着阵阵红晕,实话讲来,秦丰的画像多多少少之间还是有些露骨的!

    这让一直受儒家思想洗礼的九儿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因此,她看了一会儿不免问道:“秦丰,我学画的时候,也得画这样的画像吗?”

    秦丰看着九儿公主一脸的羞意,顿时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他当即解释道:“九儿公主,你别误会,这些画儿在西域极西之地,唤为“人体艺术”,他们的画像都是这个样子!九儿公主若是不愿的话,自是可以的!”

    听到秦丰的话,九儿公主不免松口气来!她确实被着秦丰的画卷给惊住了,日后她若是画这样的画,要是被她父皇知道了,还不打断她的腿啊!

    不过,九儿公主尚未与秦丰深入交谈,门外就传来着安如海的声音道:“圣旨到,五郡王还不出来接旨!”

    房间内,秦丰与九儿公主纷纷面面相觑起来!这个时候,安如海突然的来到长公主府是什么意思?

    秦丰也不敢细细揣摩,就忙的走身出去……这个时候,安如海已经站立在府邸之内了!他一见着秦丰出来,就忙的出言道:“五郡王,你可算出来了,咱家可是有急事等你呢!”

    秦丰做出一副困惑不解的表情问道:“安公公这般急着找秦丰,可是有着什么喜事啊?”

    安公公眼眸流露出一种“你懂”的表情笑道:“喜事,大喜事啊,五郡王!我皇适才下令,今年的热河冬狩,五郡王也在应邀之列啊!”

    听到安如海的话,秦丰先是一愣,旋即也是十分开怀着道:“此事对于秦丰来说,当真可是大喜事一件啊!安公公此次真是给秦丰带来了个特大好消息啊!”

    安如海听到秦丰的话,就在秦丰耳畔间小声道:“五郡王,冬狩定在半月之后,十日后,殿下将与吾皇等一众大臣一同前往热河行宫!”

    秦丰听后,点着头道:“谢过安公公提醒,秦丰在此期间,定好生准备,与大家一同前赴!”

    安如海对此就躬身道:“若如此的话,那咱家今日到此的任务已然结束了!告辞,五郡王!”

    安如海似乎还有着别的急事,与着秦丰说了几句话后,就匆匆离开!秦丰将对方送到府门口,这才的转身回府……

    ……

    因为安如海突然的来到长公主府来传圣旨,九儿公主不免担心宫中有事,在秦丰赶回房间,她火急火燎着道:“哎,秦丰我走了啊,等日后有空再向你请教画技吧!”

    对于九儿公主的这一态度,秦丰不免有些困惑道:“至于吗?安如海不过在这里传个旨,你用得着这么急着回去?”

    九儿公主一边起身,一边解释道:“宫内之事,瞬息万变,要是突然被着父皇叫去,那我宫内的侍女还能有命,先走了啊!”

    九儿公主一语说完,也来不及秦丰送她,就慌忙的离开!秦丰目视着她走远,刚要回头,这才现身旁的张任来!

    秦丰微微一惊道:“看来先生已经知道安如海来府内传达的旨意了!”

    张任笑道:“那可要恭喜殿下了,此番前去热河,可是离间东胡王子的好时机!”

    秦丰想了下,不免出言问道:“张先生,秦丰听闻,每年冬狩之际,尚有高句丽等番外部落前来,今年怎么也没有动静了?”

    张任想了下道:“怕是殿下还不知道吧,此番冬狩,大燕名义上是例行宫事!但实际上,大燕是要平衡各方矛盾,为明年春讨伐高句丽做准备呢!”

    秦丰听后不免吃惊道:“大燕还要讨伐高句丽?”

    张任不容置疑着道:“卧床之榻,岂容他人酣睡!以燕武帝的雄才大略,他是不会坐视高句丽一直存在的!再说,去年大燕都出兵讨伐高句丽了,只不过兵事不顺罢了!”

    听到张任的这一番解释,秦丰不免感叹一声道:“这么说的话,此番秦丰前去责任重大啊!”

    张任深以为意道:“以燕国的国力,只要燕国一心攻伐高句丽!张任可以断言:不出半年,足可灭掉高句丽!当下的情况,燕汉处于和亲的“互好阶段”,大汉断不会出手,那就只能从燕国内部考虑了!”

    秦丰听到这话,也不免叹口气道:“希望此次前去,一切皆遂心愿吧!”

    张任与着秦丰并立在庭院之中,就在着两人都在思量着心事时,申金磊却突然的走出来道:“张先生,刚刚收到消息,此次冬狩人员中,安王也在其列!”

    “安王也去?”秦丰与着张任异口同声的问道!

    申金磊也不明白殿下与张先生对于此事这么关注,他点着头道:“还是张先生让我打探的消息呢,安如海刚从安王的府中走出,断不会出错的!”

    张任看了眼秦丰,不无的出言评价道:“越来越有趣了,安王也去冬狩,此番出行,怕是免不了一番龙争虎斗啊!”

    秦丰对于张任的评价也是深以为意着道:“是啊,阎王小鬼都聚起了,都看是谁厉害了!大燕的天,要变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