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奋斗在大汉 > 第050章 不速之客
    面对察彦这般奚落的话,秦丰倒也不恼!直接的从着席间起身,来到一只透露着精光的海东青旁边,感叹道:

    “鸷鸟种不一,海青称俊绝,

    摩空健翮上层霄,千里下击才一瞥。可惜,此物非但没有给东胡带来富贵平安,反倒是带来了灾难杀戮!真不知道海东青成为你们族的圣物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秦丰这话说完之后,就对着察彦一拜道:“既然察彦王子无意,那倒是秦丰今日多此一举,告辞!”

    秦丰说完这话,头也不回的从着房间中退下!就在着他退出房门的一诧,在着察彦王子身旁的一个臣子,欲出言阻止秦丰,却被着察彦给一把拉住!

    直到房门闭上,苏克沙一脸不解的看着察彦道:“王子,那秦丰所说的话,不无道理,你为什么让他离开呢?”

    察彦笑声道:“哈哈,苏克沙,你还是没有了解到中原人的狡猾啊!放心吧,那秦丰绝对不会甘心这次失败的!”

    苏克沙听到自己主人的话后,先是困惑不已,旋即一知半解着道:“哎,中原人做事真是不敞亮啊,要是能像我们东胡人一样,大碗喝酒之后就畅谈大事,哪有那么多的麻烦事啊!”

    察彦看着身旁壮硕的苏克沙,不免一笑道:“哈哈,苏克沙,这就是中原人的处世之道!若是还像着我们东胡人一样处事,不免要吃大亏!”

    察彦在说完之话后,就从着席间起身,极目远眺外面的风景,然后紧握着拳头道:“我要让燕皇血债血偿!”

    ……

    秦丰从着察彦王子的房间出来,没有被人拦住!倒是也没有多大的意外,在他心中,他也没觉得一次就能够拿下察彦王子!

    在出了楼门之后,秦丰就从着喧闹的街道走过!形形色色的路人,与着来往不迭的小厮们,共同绘制着繁华的燕都盛况!

    秦丰在着前面缓缓走过,就在走过街道中间时,他回头一看,就见着有几个壮汉跟在身后,秦丰也不慌张,仍依着原来的步伐,行走在整个街市上!

    从着这条街道过去,到公主府所在的街道,要穿过一片人烟稀少的茶肆小篷。秦丰看了眼身后紧随的人,在穿过东交巷后他就快步离开,只要离开这里,晾他们这群人也不敢在闹市中动手!

    秦丰快步离开,就在即将穿过茶肆时,前方突然的走出一个人!那人看了眼秦丰一眼,眼中流露出的杀气,让着秦丰不免一颤!

    秦丰这个时候,不免拔出藏在腿间九儿公主的“贞洁卫”,上次走的急一时忘了给她,没想到会在今日派上用场!

    不过,在秦丰拔出匕之际,对方却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五郡王,我家公子有请,望五郡王不要推辞!”

    面对对方这一态度,秦丰不免苦笑一声:“就目前这种情况,他敢说个“不”字吗?”

    秦丰看着对方道:“哦,不知阁下受谁之托,竟然能有这般新颖的请人之法!”

    对方毫无表情道:“忠人之事,听人之命!我的任务就是把五郡王带去,至于其他的,非是我等所应考虑的!”

    秦丰听到这话后,做出一个了解的表情!然后,就跟在对方的身后,不得不说,能够想出这般请人之法的,秦丰也颇为惊奇会是谁呢?

    跟着黑衣人,从着茶肆小道走出!在爬上几层楼梯后,秦丰这才看见茶肆上面早就站着一个华服公子……

    这个时候,领着秦丰过来的打手知趣的退了下去!秦丰缓步走过,单从着背影看来,秦丰一时之间还真判断不出来,这个人是谁!

    离着华服公子仅数步之遥时,秦丰这才出言道:“不知阁下请秦丰到此是为何事?”

    在听到秦丰的话后,对方“噗嗤”一声浅笑起来,秦丰耳畔突然想起一种熟悉的声音,正在回想之时。

    对方就直接的扭转头来,看着秦丰浅笑道:“怎么,数日不见,五郡王就不认识我了吗?”

    秦丰一看到对方真颜,不由得无语之极,这华服公子正是女扮男装的九儿公主!秦丰苦笑一声道:“不知是九儿公主有请,否则,何须劳烦他们,只要一纸信笺传来,秦丰还不是直接登门而来!”

    九儿对于秦丰的话,满脸的质疑,小步的走近过来,直逼着对方看了良久,才微声道:“若不是今日出宫,怕还不知道五郡王私下生活这么丰富啊!”

    秦丰对于九儿公主的嘻戏之言,不免产生一种惊恐道:“九儿公主的话,莫不是要对秦丰杀人灭口不成?”

    秦丰双眼瞪的老大,甚至做势向后退着,这样的举动,让着一脸严肃表情的九儿公主不免忍俊不禁起来!

    九儿公主与着南方女子的温润笑意比起来,各有千秋!秦丰片刻失神之后,就差点给自己扇一巴掌,自己什么时候审美变得这么差了?

    九儿公主看着秦丰低下着头,不免弯腰看着秦丰笑道:“五郡王,是不会觉得本公主太美了,让你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秦丰嘴一撇,当即反击道:“公主什么时候也学会开玩笑了?”

    “啪!”九儿公主对于秦丰的话,十分不满意,当即就拍着秦丰的肩膀“嘿嘿”一笑道:“秦丰,你给我注意点,就你今日这事,若是被我父皇知道,你有几个脑袋也够你掉的!”

    秦丰对于九儿公主的威胁之言,丝毫不放在心上!他点着头道:“恩,九儿公主提醒的极是,秦丰下次一定会注意!悄悄的去,不让任何人现什么可疑之处!”

    “噗嗤,哎,秦丰,没现出来,你的脸皮这么厚,我的话是这意思吗?”

    秦丰赖的跟九儿公主在此谈论这个问题,他直接问道:“不知公主今日找人寻我来是为何事,你要是再不说的话,我可就要走了?”

    九儿对于秦丰这一态度十分不满道:“哎,秦丰,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感觉我这么不让你待见啊!”

    秦丰不以为意着道:“啊,你以为呢?”

    “嘭。”秦丰话一出,九儿公主就一脚提过来,真是暴力啊!

    受此一击,秦丰倒是老实了许多!他浅然笑着道:“好了啊,谈正事,费了这么大工夫,你找我来是为什么事?”

    被着秦丰问明来意,九儿不免有些忸怩着道:“不是上次寿宴时,看见安王兄呈给母后的画像了吗?我……”

    九儿公主话说到一半,秦丰就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了,他点着头满脸笑意道:“哦,原来公主是为这事啊!”

    被着秦丰哂笑着,九儿不免气的牙咬着怒道:“秦丰,你什么意思啊?”

    秦丰连忙止住笑意道:“公主,秦丰不是这个意思!秦丰的画技真的是难登大雅之堂,况且,我的画像不是以亮色取胜,画像本身真的很一般!”

    九儿公主牙咬着唇舌,良久之后,她杏目微瞪着秦丰道:“秦丰,你这是在羞辱我!”

    说完这话,九儿当场就转身欲离开!秦丰饶是脑子再缓不过劲,也知道此刻不能让对方离开!他忙的拦住道:“哎,九儿公主,你听我解释!我刚才话的意思是,秦丰的画你只需要如何上色就行,不用学习如何画出!”

    九儿带着满脸质疑的表情道:“真的?”

    秦丰浅笑道:“我骗你做什么,我可是一直待在燕都之中,骗你,你不得砸了我那里啊!”

    九儿听后倒是觉着秦丰的话十分在理,之前怒气的表情一闪而过,复现出笑意道:“那日后就拜托你了!”

    说出来,秦丰不敢相信!就单单凭借着在后世学的几堂浅显艺术课,他在这里竟然混的顺风顺水,竟然引的皇子公主慕名拜师学习!

    秦丰对于九儿公主的表脸度不免咋舌,他叹了口气,就对着九儿公主一拜道:“既然如此,那秦丰今日就先告辞了!”

    秦丰说完话,就作势要起步离开!九儿却阻止道:“哎,秦丰,我好不容易出宫一趟,今日本公主给你个机会,就由你带我游幸燕都吧!”

    秦丰听到这话,当即反击道:“哎,这么荣幸的事情,让我来,岂不是扫兴之际!秦丰就此告辞,不打扰公主了!”

    对于秦丰屡屡不合作,九儿公主这次连秦丰反驳的机会就不给,直接带着他向着楼下走去……

    走过酒肆,然后就到长公主府所在的街市!秦丰满脸苦色的跟在身后,与着长公主满脸的兴奋形成鲜明对比!

    或许因为长期待在皇宫里的缘故,长公主在着这个摊位上摸一下,在着另一个摊位拿个东西,极易满足的心境,倒是乐此不疲的走动着!

    一会儿,九儿就拿着虎头帽子戴在头间笑道:“秦丰,你看?怎么样?”

    秦丰点着头笑着,就继续的向前走去,直到在即将走近长公主府时!他才看着公主道:“公主,前面就是长公主府了,你可随秦丰一道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