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奋斗在大汉 > 第049章 海东青之殇
    “先生自谦了,若无先生的指点,秦丰怕是如无头苍蝇一般,乱撞一气了!”秦丰在听到张任的话后,忙的出声道。

    可是面对秦丰的吹捧之言,张任摇摇头一笑道:“毋须殿下出言安慰,张任对于自己几斤几两还是知道的!”

    就在着秦丰与张任相谈正欢之际,紧闭着的大门突然的被人扣响!就在着秦丰面露疑惑之际,突然的听到外面传来着一声熟悉的声音:

    “张先生,快开门!”

    在听到是倾颜的声音后,秦丰立即踏步过去,将门打开道:“快进来!”

    倾颜一见打开房门的是秦丰,先是一愣,旋即一脸惊喜着道:“原来殿下在这里,刚才去殿下房间没见着殿下,所以才……”

    张任对于秦丰的寒暄之话,没有放在心上,推着轮椅就过来道:“倾颜姑娘,你这般急着过来,可是公主那边有消息了!”

    听到张任的话,倾颜这才想起自己此番过来的意图,忙着道:“回先生、殿下,前几日公主一直昏昏沉沉,今日过去时,公主才把当日的情形详细说出:公主并未出手伤及太子,她在与太子即将见面之时,就突然昏迷过去了,所以当时出现什么状况,她一无所知!”

    听到倾颜的话,秦丰与张任纷纷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与太子受伤时,所传出消息简直是相错甚远!

    燕国方面刻意隐藏消息,这其中到底有着什么秘辛呢?

    就在着秦丰与张任陷入深思之际,一旁的倾颜却出言告辞道:“先生、殿下,倾颜不能在此久待,先行告退!”

    说完这话,倾颜就躬身一弯腰,退了出去!秦丰见状,却一声唤住道:“倾颜……”

    倾颜听到话,立即回看来,她以为秦丰有着什么要事要吩咐呢!在与着倾颜的双眸对视一番后,秦丰一时之间竟无语可说,一阵顿声后秦丰只是吩咐道:“小心!”

    面对秦丰突然流露出关心的话,倾颜本来昂站立在门旁,一瞬间,脸色绯红,连头也低了下来……

    倾颜停顿数秒,然后头碰着门边,在一阵磕碰声中退了出去!她的这副模样,立马引得张任的顿顿笑声……

    ……

    在倾颜退出去后,张任看着秦丰道:“殿下,对于倾颜姑娘刚才的话,貌似长公主之事并不是像表面这么简单!”

    秦丰想了下,就拿起刚刚已经放下的信笺道:“张先生,你说这其中会不会存在着联系?”

    张任一听这话,旋即就恍然一悟道:“殿下所言极是,太子殿下有此身份,却能屹立不倒,可见皇后在朝堂中的势力!这次的事件,怕是燕皇欲对太子下手的前幕吧!”

    秦丰想了下,道:“若真是这样的话,那此次热河冬狩,秦丰断不能缺席了!我要让燕皇的计谋落空!”

    张任在听后,也点着头道:“殿下的想法,张任也深以为意!只有让大燕处于内乱之中,才能给大汉一息苟延残喘的时间!”

    在张任这话说完后,秦丰就拂着衣袖,准备着向外走去!张任微微有些不解道:“殿下,这是准备去哪里?”

    秦丰嘴角泛着笑意道:“听闻东胡的王子察彦就在东交巷内歇息,我要前去拜访他一番!”

    一听到秦丰要去那里,张任当即大笑起来道:“看来,殿下所下的功夫,丝毫不亚于小的啊!”

    秦丰听到对方的玩笑话,也是一笑了之道:“接下来,先生就静待秦丰的佳音吧!”

    ……

    东胡的王子察彦所居住的东交巷,离秦丰所在的长公主府仅相隔两个街道!秦丰过去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

    不过,在秦丰赶到时!先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面见察彦。

    东胡作为大燕的藩属国,在进入燕都之后,就立即被着燕国士卒以保护的名义禁止与外人交谈信息!

    如果秦丰这个时候亮明身份,那么他立即就会被周围看守的士卒给带走!更不用说去面见东胡王子了!

    秦丰想了下,就定计下来!他直接的当着几个士卒的面,扣响东胡使臣的门。

    里面传来一阵听不懂的话,但以秦丰的判断,应该是骂人的话无疑!紧接着,就有一个年近而立之年的满髯大叔开门道:“干什么?”

    秦丰满脸笑意着道:“客官,我乃燕都商人,看见你们身上带有上好的海东青,想与你们主人见上一面,好好商谈一番生意来!”

    一听到秦丰是商人,那人就欲关上门道:“走走走,你也不看看这是哪儿,快走!”

    秦丰却毫不为意,他趁着甲士不注意时,就将着一纸纸条塞给他,眼睛一眨道:“南来北往之间,没有我赵家做不了的生意!你还是问问你们的主人,再回我不迟啊!”

    秦丰话说到这里,开门的人就算是傻子,也知道秦丰是什么意思!

    他微微一愣,然后就回道:“好了,你先在这里等着,我问问我家主人!”

    尽管东胡人被燕国士卒包围住,但像与小商小贩间的交流是不加管束的!下面的士卒在听到秦丰推销物品的话后,也放松警惕,又三五一群的聚在一起,探讨着是伊欢楼的小翠靓还是不夜宫的子鱼更讨人欢心……

    秦丰在着门外站了片刻,就被人给迎了进去!一进到里面,秦丰当场就看眼两只头呈羽毛白色,缀有褐斑的鸟儿,他们的嘴较厚长,喙爪像铁钩一样,特别是那鸟儿的眼睛,仿佛如黑夜中的一抹亮色,极为的抢眼!

    秦丰看了鸟儿两眼,里面就走出一个跟秦丰年纪不相上下的胡人,他瞧视两眼秦丰,就开口问道:“你就是刚才递纸条的人?”

    秦丰看了眼对方的装扮,就作揖拜道:“大汉五郡王秦丰见过察彦王子!”

    秦丰当场表面自己的身份,面前的人眼眸流露着精光,不免一笑道:“五郡王胆子倒是不小,竟然敢在这里来求见我!难道不怕我叫下面的人,把你给带走吗?”

    秦丰一听这话,就大笑一声,在着附近的席间坐下道:“殿下若是要叫下面的人,又何须多此一举,让秦丰进入屋内呢?”

    啪啪啪……

    秦丰一语话毕,对方就拍手鼓起掌来道:“好,不愧是五郡王,果然胆色过人!”

    对于察彦的赞誉,秦丰浅然一笑,此番他来见对方,可不是要听对方夸奖的话的!

    秦丰一笑之下,察彦拿出刚才的纸条道:“不知五郡王适才之言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东胡要亡于海东青!”

    秦丰并未急着回答察彦的话,他反问一声道:“察彦王子,你觉着东胡人民近年生活的怎样?”

    察彦笑声着道:“怎么样?我东胡人以马背上打天下,自燕皇下令东胡部落人以打海东青抵税赋,我东胡人可以说是整个燕国税赋最轻松的地方!多少燕人慕名逃亡我东胡之地!”

    秦丰却不以为然着道:“果真如察彦王子所说的一样吗?秦丰却觉得东胡怕是没有殿下说的这么好吧!”

    面对着秦丰的质疑,察彦当即站起来,拍着桌子道:“五郡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察彦的动怒,自是在秦丰意料之内!秦丰忙的起身安抚道:“察彦王子,切勿动怒,容等秦丰的话讲完再火不迟!”

    察彦不置可否的看着秦丰,他倒是要看看,秦丰要怎么说,能把黑的说成白的?

    秦丰顿了下,就开口道:“察彦王子,你我都知道,东胡是燕国的藩属国!在大燕的心中,他们是不可能把你们看出正在的子民的!但是,为什么在赋税上面,对你们却额外加恩,做出减赋的举动呢?”

    秦丰不说,察彦尚且为着自己部落感到庆幸,可是被着秦丰一说出来后,他不免问起自己来,是啊,是什么缘由能让燕皇做出这一举动呢?

    就在察彦陷入沉思之际,一旁的一个胡人当即站出来道:“五郡王,难道你以为诱捕海东青是件容易的事情吗?为了能够捕获打猎的海东青,我们要到高山之巅却逮捕刚出壳的鸟儿,为此我们多少部族男儿丧命于此啊!”

    秦丰在听到这话,不免想当场站起来为这个人点赞来!真是神助攻啊!

    秦丰看着察彦道:“察彦王子,现在你知道燕皇的用心了吧!”

    对于燕国来说,以上贡海东青作为抵消东胡赋税的举动,可谓是一箭双雕!这样子做,不免打猎圣物——海东青有了着落,转而还让东胡无数壮丁丧命于此,这主意真是好啊!

    察彦对于秦丰的说辞,一时之间难以判断!一旁的胡人却在着察彦的耳畔间小声道:“王子,小心对方,勿忘了他的身份!”

    被着自己手下提点,察彦这才想起对方的身份来!他不免大笑着道:“五郡王啊,五郡王,你真是为了破坏燕国内部和睦煞费苦心啊!可惜啊,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本王子还是识破了你的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