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重生之王的毒妃 > 第七章 暗潮涌动
    一路上,兰香那单薄的身子,提着何太医的医药箱一路小跑的跟在后边!

    到了院子里,兰香连忙走上前,把门打开。

    “何太医请!”

    王嬷嬷,转过身看到何太医,立马笑脸相迎。

    “何太医,您来了!您看看,老奴这院子里的粗使宫女,今早好像发热,这不劳烦您大老远的过来瞧瞧!”

    何太医没有说什么,只是用一块诊脉的丝帛搭在了锦瑟的手腕上。

    锦瑟对着眼前的这位何太医好似一点点印象都没有,上一世在宫里也没有瞧见过,

    何太医年龄估摸着不惑之年,身材略微瘦弱!

    锦瑟眼神里打量着眼前的何太医!

    何太医手回了手,走到那破旧的八仙桌上,写了药方,递给了兰香。

    锦瑟问道:“何太医,奴婢这病?”

    何太医转过身,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没事!开了几副药,内服外用的,都在药方里,让你身边的同伴去御药房取药即可!”

    锦瑟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感激的朝何太医点了一下头,表示谢意!

    兰香随着何太医一同前往御药房取药,破旧的房间就只剩下锦瑟和王嬷嬷。

    王嬷嬷见没人,走到锦瑟跟前威逼利诱的道:“锦丫头,如今何太医,嬷嬷我也帮你叫来了,病也瞧了,你看看你那护心玉是不是也应该拿来孝敬嬷嬷我?”

    锦瑟手里紧紧握着护心玉,这是她娘留给她最后的念想,如今想着就要落入她人之手,她心里如同刀割一般不舍!

    如今重活一世,必需先把命保护好,心里想着:“定要拿这块玉做最后的交易!”

    轻轻的掩饰咳嗽了几声,有气无力的看着王嬷嬷,“嬷嬷,先别急,你听奴婢说一下?”

    王嬷嬷心里想着:“这死丫头不会又在算计什么?怎么以前都没有发现这丫头这般厉害?”

    不耐烦的应道:“锦丫头你说吧!嬷嬷我坐在这里听着!”

    锦瑟眼神哀怨的道:“嬷嬷,如今奴婢这病恐怕一时半会好不了,可能还要劳烦你跟掌事李公公说一下,让他休我半月假!”

    王嬷嬷应的很干脆,“这个是小事!”

    锦瑟心里想着:“果然为了喜欢的东西,什么都答应的快!”

    接着道:“还有,嬷嬷,你看看奴婢如今这身子实在是差的很,连下地的力气都没有,还别说以后煎药这些难的事情,更何况这里连一个药炉都没有?”

    王嬷嬷有些不解的看着锦瑟,道:“你想说的是什么意思?”

    锦瑟微微轻笑道:“知奴婢知王嬷嬷是也,嬷嬷不亏是活神仙!”

    “好了,别捧了,老身知道你打什么主意!”

    王嬷嬷站了起来,走到锦瑟床前,一脸贪婪的看着锦瑟手里的护心玉道:“我让兰香去我房里领一个药炉子,而且让兰香在这半个月照顾你,直到半个月后,在干活!”

    锦瑟要的就是王嬷嬷自己说出来!

    “那奴婢谢谢王嬷嬷了!”

    锦瑟说完,把手里的护心玉递给了王嬷嬷!

    王嬷嬷兴高采烈的走了出去,在门外刚好碰到领完药回来的兰香。

    王嬷嬷喊道:“兰香随我回房间里领个药炉子,然后再去李公公那里领一些碳来,如若李公公问起,你就说是我要的!”

    “记住了没有?”

    “奴婢记住了!”

    兰香弯着身子唯唯诺诺的应到!

    月栖宫,修贵妃陪同皇上用完早膳,替皇上整理好朝服,眼里满是柔情似水的看着皇上。

    皇上轻轻的握着修贵妃的手,轻声细语道:“桢儿,这些就让宫女来做!”

    修贵妃含笑道:“臣妾喜欢每天替皇上整理朝服!”

    “那朕每晚都宿在月栖宫!”

    修贵妃听了,不由的笑了起来!

    “那皇后姐姐还不得恨死臣妾,昨晚皇上就应该去姐姐宫了,你看看,下半夜了还跑到臣妾的月栖宫来,皇上你这不是挑拨离间嘛!”

    “哈哈哈!桢儿现在也变的越来越懂事了!”

    修贵妃看了皇上一眼,娇嗔道:“皇上,你别拿臣妾打趣了,快去上早朝吧!”

    皇上牵着修贵妃的手走出了寝殿,把修贵妃轻轻拥入怀里,轻叹一声,“桢儿,等恒王可以独挡一面,朕就退位,陪你云游天下!”

    修贵妃突然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捂住皇上的嘴唇,轻声道:“皇上,如今臣妾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恒儿成亲,其它的臣妾没有想那么多,如今皇后姐姐的勛王已经也到了娶王妃的年龄,臣妾看着他沉稳懂事,猜他日后定能成大器!”

    “好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在说,朕先去上朝了!”

    “嗯!恭送皇上!”

    修贵妃站了起来,坐到了主位上,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大门。没人知道她的心里想着什么?

    各宫娘娘得知皇上没有在凤栖宫,心里无比失望!

    这时一个太监走到皇后身边,各宫娘娘坐在下面的椅子上,眼神都没有离开过皇后!

    太监退下后,皇后站了起来,笑着道:“各位妹妹,你们请安也请了,茶也喝了,如今各位妹妹是想留在本宫这里用午膳?”

    各宫的娘娘听着皇后下逐客令,大家也不好意思赖在皇后这里,都站了起来,行了个礼,回去了!

    皇后娘娘打发了她们,没有什么外人在,皇后娘娘重重的拍了一下凤椅,怒道:“这些无知的女人,天天就知道来这里烦本宫!”

    皇后扶额的靠在凤椅上,身边的嬷嬷走了过来,轻轻的替皇后柔捏额头,拘谨道:“娘娘,如今那恒王已经不在京城了,正是让勛王表现的时候?”

    皇后缓缓睁开眼,道:“如今你别瞧皇上一副好说话的样子,就以为他好拿捏,本宫与他做了二十几年夫妻,难道不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

    皇后握紧手里的丝帕,怒道:“本想昨晚中秋夜宫宴上趁太后在莲心寺祈福,想把恒王拉下罪名,谁也没有想到锦家那唯唯诺诺的小丫头,也会如此厉害,中了如此强烈的禁药还能逃了出去,本宫真是小瞧她了!”

    “娘娘,无事,这回失手还有下一回,听说那恒王去了莲心寺陪太后,对了,还有公主也在那里!还有大小姐也在!”

    皇后叹了一声,“过半月,太后就会回宫,到时候下手就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