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重生之王的毒妃 > 第六章 看病
    修奴回道:“小姐,属下去太后宫里查看了一翻,靠近后面的荷花池有人为的痕迹,属下猜想那丫头定是从窗户跳入那荷花池逃跑了!”

    修贵妃听着修奴的话,不由的对那丫头钦佩了几分,毕竟那丫头中的是宫里的禁药,还能再这般田地逃跑,看来这后宫又开始热闹了!

    一抹金黄的阳光从那年久失修的窗格里透了进来,慢慢的天大亮了起来,兰香一脸疲惫的回到房间,就看见锦瑟脸色发红的躺在床上。

    走了过去,在她那发红的脸上轻轻的摸了一下,把兰香吓得不轻,为何脸上这般烫,在把手伸到锦瑟的额头,也是如此!

    兰香不由的拔腿就往掌事嬷嬷房里去。

    掌事嬷嬷刚刚躺在床上,就听见兰香在外边不要命的敲门!

    她气的发火,随便披了一件外衣在身,骂骂咧咧的把门开了,一双狠厉的眼睛瞪着兰香骂道:“你这个死丫头,好不容易,让我们休息半响,你若不想休息,你就去外面打扫去,别再这里打扰我睡觉!”

    兰香平时也很害怕眼前这个长得凶狠厉色的掌事王嬷嬷。

    “王嬷嬷,兰香求求你,你去太医院,去请个太医来?替锦姐姐瞧瞧,锦姐姐好像发热了,脸烧的通红通红,而且昨晚还掉进了荷花池,身上也受伤了!”

    王嬷嬷本来满脸睡意,如今听到兰香嘴里说着锦瑟,睡意全无,不由的气打一处来,咬牙切齿的道:“那丫头,昨晚跑哪里去了,我们在前面忙的不可开交,她倒好寻了一个掉进荷花池的由头,居然偷懒,看我不去教训她一翻,让她知道如今她可不是当初那个锦大小姐!”

    说完怒气冲冲的来到了锦瑟住的院子,这里比较偏僻,下等宫女住的地方,不过当今李太后仁慈,没有让宫女们睡通铺,每一间三个宫女住一间,虽说地方小,拥挤了一些,但是每人都有自己的睡的木床。

    锦瑟当初就是分到和兰香,还有一位宫女,如今那个宫女被打发到别的宫里做事,现在这里就只有锦瑟和兰香一起住。

    锦瑟迷迷糊糊的听到外边骂骂咧咧的声音,不由的眉头紧皱。

    突然砰、的一声,被王嬷嬷一脚踢进来,破旧的木门,摇摇晃晃的靠在了墙上。

    “好你个锦瑟,昨晚我们忙的要死,你居然在这里装病!”

    兰香想上前解释一翻,却被王嬷嬷推到在地上。

    锦瑟无力的睁开眼睛,慢慢的坐了起来,一张脸通红痛红,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布满了红血丝。

    锦瑟知道眼前这个王嬷嬷的厉害,上一世,她刚到这里,就被她把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都被收刮干净,如今她身上唯一值钱的就是被她藏起来,娘亲留给她的护心玉,如今想想,看来这块玉还是逃离不了前世的命运。

    王嬷嬷瞧着锦瑟那脸上通红通红,心里估摸着:“莫非这死丫头真的如同那兰丫头说的病了?”

    眼神上下打量着躺在床上的锦瑟。

    兰香站了起来,跪在王嬷嬷的跟前,圆圆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王嬷嬷,求求你,大发慈悲去太医院请个太医过来替锦姐姐瞧瞧,锦姐姐真的生病了!”

    王嬷嬷嫌弃的一脚把兰香踢倒在地。

    锦瑟看着兰香倒在地上,本想下床把兰香扶起来,奈何全身无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兰香就这样被王嬷嬷踢倒在地。

    不行,我必须冷静,这下等院子里,宫女们都知道王嬷嬷是个贪财之人,突然从身后的麻布枕头拿来出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麻布枕头撕开一个碗口大的口子,手伸了进去。

    王嬷嬷见锦瑟这样,浑浊有些发黄的眼睛露出了精光。

    让她万万没想到,这死丫头难到还有别的什么好东西藏着,不过想想也对,听说这丫头可是当初京城数一数二的锦氏家族的嫡亲旁支,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锦瑟捣鼓了一阵子,才把手伸出来,其实她早就摸到了那护心玉,这是她14岁刚来的时候,她悄悄的藏起来的。

    她母亲留给她最后的念想!

    锦瑟慢慢的把手掌打开,一块晶莹剔透,触手温润的白玉出现在锦瑟手里。

    王嬷嬷眼疾手快的刚想去把那玉抢来,谁知抢空了!

    锦瑟看着王嬷嬷那气急败坏的样子,她不由的心里冷笑了一声。

    “王嬷嬷,这玉乃是这大京国,甚至找不出第二块的护心玉,这块玉乃生长地下极其深的地方,才孕育出了一块暖玉,听闻这世上只有三块,每一块都价值连城!”

    而我的这块护心玉乃是我的外祖母留给我母亲,我母亲在把它传给了我。

    王嬷嬷听了,按捺不住她那双眼迸发出的贪婪。

    心里不经责怪着锦瑟不懂规矩,“有这么好的物件都不会及时拿出来,在这破旧的院子里藏了三年,真是可恨!”

    锦瑟靠在床上,把玩着手里的护心玉,一下子抛向半空,一下子两根手指捏在半空中,看到王嬷嬷那个紧张的样子,真是可笑。

    锦瑟叹了一口气,眼神委屈的道:“嬷嬷,我在这宫里,举世无亲,若不是这两三年有嬷嬷的护着,想必我早就死了多少回了!”

    王嬷嬷听着锦瑟的话,总觉得哪里有些别扭,不过看着她这么诚心的份上,王嬷嬷轻了轻嗓子,看着锦瑟道:“锦丫头,你放心,我这就把我的腰牌拿给兰丫头去太医院请何太医过来替你瞧病!”

    “嬷嬷我并不是那铁石心肠之人!”

    说完从腰间取下腰牌,递给兰香!

    兰香手握着腰牌,往太医院奔去。

    锦瑟靠在床上,感激涕零的朝王嬷嬷点了点头,“谢谢嬷嬷的救命之恩,锦瑟毕生难忘!”

    只有锦瑟知道,如果不是她手里的护心玉,想必她死了,连一张破草席都没有!

    凤栖宫,各宫娘娘早早梳妆打扮,都在门外等着请安!

    皇后不急不慢的用好早膳,在宫女的搀扶下,如同那尊贵的凤一般高傲的走到大厅。

    坐在了凤椅上,朝身边的掌事公公,示意了一个眼神。

    公公明白的点了点头,弯着身子走到了门外,对着各宫的娘娘行了个虚礼。

    “娘娘们请吧!皇后娘娘在里边等着!”

    各宫娘娘满心欢喜的走了进来,却发现凤椅上只有皇后坐在那里,皇上早就不知道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