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英雄无敌之海盗 > 第一百三十章 噗!
    一声尖锐的鹰鸣,夜枭在尤拉诺斯手臂上稍一借力,径直冲上天空。

    “怎么了?”

    全程看着尤拉诺斯的动作,但依旧一头雾水的菲欧娜开口问道。

    “这是开幕的号角!”

    尤拉诺斯看着她,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神神秘秘的……不想说算了……”

    菲欧娜不满的咕哝一声。

    一墙之隔的另外一边,夜枭在枪手肩膀上停下,弯曲鸟喙整理着羽毛,虽然没有携带任何讯息,但它的出现本身就代表着一切。

    “主人在催促了!”

    枪手扭头看向凯撒,面无表情的说到。

    凯撒脸色难看,拳头紧握,但最终还是颓然的松开……

    尤拉诺斯和菲欧娜绕过狂欢的人群,走回藏身的树林,等到了地方才发现,十字军羊他们好像早就知道他们会来,全都提前等着了。

    “也太慢了吧!”

    尤其是头先的半羊人,一脸焦躁和兴奋,直到看到尤拉诺斯的身影才如同找到主心骨一般抱怨道。

    见众人的样子不像是去参加狂欢,菲欧娜有些疑惑,不过没等她询问,不远的城市突然响起一声巨响,紧接着混乱声透过距离传来。

    “发生什么了?!”

    她惊疑不定的扭过头,茂密的树林阻挡了一切,声音传到这里已经混沌,但能成功到达这里,就证明不单纯是庆典这么简单,她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我们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尤拉诺斯直接开口说道。

    话刚说完,菲欧娜就带头第一个向着王都方向跑去。

    其他人互相对视一眼,也默契的跟上。

    等一行人到了鹭歌王都外城,此时这里已经不像是庆典了。

    远比足以举办庆典的街道此时显得格外狭窄,有人想往左,有人想往右,最后只能混乱的拥挤在一块。

    除了彻底不省人事的醉鬼之外,其余人全都是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互相推搡,不断有人摔倒,惨叫声和哭声,喊叫声连成一片。

    也不知是谁打翻了路旁的火盆,燃烧的火炭带着火星散落在人群当中,又惊起一波撕心裂肺的惨嚎。

    “怎么会这样?!”

    驻步在外围的菲欧娜双目无神,喃喃自语。

    明明刚才还很开心,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混乱中的呼喊给了她答案!

    “凯撒大人叛乱啦!!!快跑啊!!!”

    喊叫的最大声的是一个英俊的小胡子,此时他再也不复讲故事时的意气风发,脸上只剩下惊恐。

    “不可能的!”

    菲欧娜一脸的不可置信,看着不断喊叫的小胡子,表情逐渐变得愤恨,好像他才是混乱的源头一样。

    尤拉诺斯拍拍珍珠蚌的肩膀,一指人群中不断推搡的小胡子,吩咐了几句。

    一根紧贴着地面的触手不断延长,顺着缝隙进入人群当中。

    “啊!”

    小胡子突然惊讶的喊了一声,身子一矮,直接被拉倒在地,没等他搞明白发生了什么,长毛的,粗壮的,修长的,各种双腿在他眼前放大,紧接着一连串的惨叫声自他口中传出,然后迅速变得微弱,最终消失不见。

    即使这样混乱的时刻,菲欧娜也做不出攻击平民的事情。

    既然她不愿意,尤拉诺斯他们自然也不会多此一举。

    一直等到人群散去,一行人才赶到内城边上。

    前一阵子还以为坚不可摧的内城大门,此时两侧粗壮铰链已经断裂,厚重的大门摔在地上,敞开着漆黑的门洞,只有隐约朦胧的喊杀声从深处传来。

    城门应该有士兵把守才对,如此安静可算不上好消息,至少说明敌人已经攻进了城门。

    而且城门外没有任何战斗的痕迹,敌人从哪个方向发起的攻击,自然不言而喻。

    菲欧娜虽然不相信,但似乎并没有其他答案。

    她踉跄着踩上大门,走过护城河,走了进去。

    如同穿过两个世界一般,刚进入内城,混乱的喊杀声一下子清晰起来。

    厮杀在一块的同样都是人族部队,不过局势却像是一边倒一样,十字军在牧师和指挥官加持下,不断绞杀着巡逻的戟兵。

    零星的箭雨对于漫天飞舞的血狮鹫骑士几乎毫无威胁,交替俯冲,尖锐的骑枪与狮鹫的利爪,不断收割着王都守卫的生命。

    血狮鹫骑士名义上虽然属于亚伦公国,但只听从一个人的命令。

    菲欧娜痛苦的闭上双眼,心里仅剩的一丝侥幸也随之熄灭。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双目孔洞的呢喃着,也不知道是在质问谁。

    “凯撒应该就在那里吧!你不如直接进去问他!”

    不过尤拉诺斯可没工夫等她慢慢调整好,走到她身后,指着远处王宫的说道。

    “对!对!我不能在这里!!”

    菲欧娜浑身一震,眼神逐渐变得坚韧偏执,感激的看了尤拉诺斯一眼,拔腿就向着王宫的方向跑去。

    王宫大殿之外,防御王宫最后的敌人之后,部队向着两侧分流,将王宫团团包围。

    凯撒面无表情,手上的连枷,狮头几乎被染红,每一根狮鬃都滴答着鲜血,身旁是手举重剑的悲风之息,带着一直旁观的枪手三人组,迈步走进大殿。

    此时大殿里只剩下高居王座的国王,他如同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一样,目光平静,注视着走进来的凯撒。

    盯了许久,才幽幽的叹息一声。

    “菲欧娜没救回来!?”

    凯撒低垂着眼睛,没有回答,不过沉默已经说明了一切。

    手上的连枷重新变回成符文消失的同时,凯撒接过身旁悲风之息递来的巨剑,迈步走上台阶。

    沉稳的脚步如同催命的死神,国王脸上却没有任何波澜,身躯依旧笔直。

    “告诉菲欧娜,我不原谅她!”

    直到凯撒走到身边,高高的举起手中的武器,国王才面无表情的说道。

    此时菲欧娜刚好抵达大殿之外,身上还披着隐匿之绸,登登登的往上奔跑,团团围住王宫的部队却没有拦截这个可疑的黑袍人,甚至对她身后跟着的尤拉诺斯等人也视而不见。

    ‘噗!’

    鲜血喷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