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重生之悍帝 > 第9章 被毒打的韩胖子
    “怎么合作?”韩胤一脸警惕的看着萧默。

    他自己心思不正,也总是怀疑别人另有目的。

    从小在建邺长大,与母亲相依为命,莫要看韩胤也只有十岁,可是体验的冷暖,比重生前的萧默更多。

    这是一个战乱的世界,这是一个封建的社会。

    不要看韩胤现在看起来很狡诈,但是他之前早已不知道,被多少人欺负过。

    不管是怀中的石灰粉,还是藏在袖子里的银针,都是他为了保护自己。

    若不是身上备着这些东西,韩胤可能早就失踪了。

    毕竟他不是乖乖的好孩子,也是得罪了很多人。

    萧默道:“你肯定不是只挣这一次钱,我可以配合你,从那些少爷手里挣钱。”

    韩胤也很聪明,马上就明白了萧默的心思,顿时有些意动。

    如果不使用那些卑鄙手段,韩胤真没有信心打赢萧默。

    下一次那几个锦衣少年,肯定会过来观战,他要是打的不好看,这钱也没那么容易拿。

    这些卑鄙手段,第一次好使,第二次第三次可就没那么容易成功了。

    刚刚使用石灰粉后,韩胤心中也是带着后怕。

    为了保住自己的钱,他下意识的就用出了石灰粉,没有考虑后果,还好萧默没有事情。

    “你要怎么配合我?”韩胤道。

    那几个锦衣少年,也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如果被看出来,他们一个铜板都拿不到。

    “这还不简单,那些人不是要你来打我吗,你就当着他们的面,狠狠的打过一顿,我保证不让他们看出来。”萧默道,他倒不是求虐,韩胤的实力,还伤不了他。

    韩胤眼神一亮,又能打人,又能挣钱,这种好事当然不能拒绝。

    “不过,这个钱我要八成,你两成。”萧默接着道。

    “不行。”说到钱,韩胤很是重视,立马拒绝。

    “五五分成。”韩胤提出自己的建议。

    萧默摇头:“没有我配合,你根本挣不到,难道你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打得过?”

    “下一次,如果我当着他们的面,将你踩在脚下,你说他们会不会让你把这次的钱吐出来?”

    韩胤道:“可是如果没有我,你也一样分不到前。”

    他也很清楚,这是合作,五五平分是他的底线。

    他还想给母亲,多买点首饰呢。

    萧默摇头:“你也没有看明白,是你少了我不信,而我完全可以再去找另外的人合作,我想这建邺城内,不会只有一个人认识他们吧?”

    “最多四六分,你六我四。”韩胤退了一步,想着白花花的银子流走,心里就痛得要死。

    韩胖子喜欢钱,可是萧默在这建邺城内,一样非常需要钱,现在身边就两个人要养还好说,但是如果他想要做点事,钱是绝对少不了。

    而且他还要修炼武功,想要有所精进,消耗的钱财不在少数。

    四六分成对于萧默来说,还是少了点。

    “挨打的人是我,汤药费我在拿一成,不过分吧。”萧默道。

    韩胤想了想,觉得萧默说的确实没有错。

    双方合作,他只是出力,而萧默却是挨打的一个,到时候为了让那些公子哥看得高兴,还得把萧默打得惨一点。

    “儿子,你在和谁说话?”

    韩胤的母亲这个时候回来,听到屋内传来的声音于是问道。

    “你是不是又打人了?”

    韩胤母亲张苗苗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一只手捏住韩胤的耳朵,另外一只手就要去打韩胤的屁股。

    这一套动作熟练无比,一气呵成,没有一丝停顿。

    小胖墩也是没有之前和萧默打架的气势,扭着屁股不让母亲打,一边嗷嗷大叫。

    “娘,痛,好痛。”

    “你还知道痛,三天不打架皮就痒了是不是,我让你打架,看我不抽死你。”张苗苗下手一点都不软。

    “说这次又要陪人多少汤药费?老娘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败家子。”张苗苗看着自己的胖儿子,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不是自己的亲儿子,她真的恨不得拿刀砍了韩胤。

    “老娘辛辛苦苦,把你养的白白胖胖,你就是这样报答老娘的?”

    张苗苗根本不管韩胤说了什么,捏着他的耳朵就是不放手。

    “娘,娘,你听我说,我今天没有和人打架。”

    “还敢狡辩,没有打架你干嘛要陪人汤药费,还有这脸上的乌青是怎么来的。”

    “都说了多少次了,我们娘俩在这建邺没有依靠,不要惹事生分,你怎么就是不听呢,哪一天惹到不该惹的人,你要是被人害了,老娘如何如何面对你死去的父亲。”

    “萧默,你快帮我解释一下。”

    当着外人的面,被揪着耳朵,抽着屁股,让韩胤感觉很是没有面子。

    可是他却不能反抗,因为打他的是他的母亲。

    是一手将他拉扯大的母亲。是他唯一的亲人。

    不要说只是揪着耳朵,抽着屁股,就算是张苗苗真的要拿刀砍他,韩胤也不会躲。

    按照以前的习惯,张苗苗不打累了,是绝对不会停下来。

    韩胤只能求助外人——萧默,不想萧默一直站在边上看戏。

    张苗苗进来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看到了萧默,只是她没有看的太仔细,以为就是上门来讨要汤药钱的。

    当着上门要钱的,把儿子毒打一顿,对方自然不会多要钱。

    现在听到儿子的话,她再次朝着萧默看去,三天前在街上见过一次,张苗苗还有印象,道:“你是魏国送来的质子?”

    “是我。”

    萧默点头,总是被人张口闭口一个魏国质子,他心里也是有一点不舒服。

    “你怎么会在这里?”张苗苗有些紧张。

    她们家只是普通百姓之家,实在不想和萧默有牵扯。

    “韩胤前几天用臭鸡蛋砸我,我过来要汤药费的。”萧默道。

    两人的想要合作的事情,自然是不能让张苗苗知道。

    韩胤连忙点头:“对,对,就是要赔偿他汤药费,我今天真的没有和人打架。”

    张苗苗狐疑的看着两人,根据多年的经验,她还是怀疑韩胤有什么事情没有说。

    但同样根据经验,如果韩胤不想说的事情,就算她打断十根鞭子,韩胤也不会告诉她。

    “你想要我们赔偿多少?”张苗苗小心翼翼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