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半笺清欢不诉情深 > 第39章 感情已迷失
    董予思回来参加期末考试,鹿岸把课堂从图书馆搬到宿舍里。温暖和董予思在鹿岸的指导下,恶补学习知识,两个人的心里还是忐忑,祈求不要挂科。

    鹿岸在想,这样三个人相聚的日子以后不知道还有多少。

    董予思回来后带了很多好吃的,买了礼物,在宿舍里变勤快了,抢着干活,还注重细节,主动关心室友,可是鹿岸就是越不过心里的梗,没法回到之前的样子。

    所以,辅导完考试科目后,鹿岸就扎进图书馆里,享受安静看书的每一分每一秒。

    路过计算机学院额时候,鹿岸看到公示栏里叶青城的毕业论文题目和进展,囔囔自语:“马上论文结束,青城也要离开这个城市了!”

    听到或看到叶青城的名字,鹿岸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激动,至于问询的电话,鹿岸不再打,叶青城也没有回复。

    鹿岸从心底让自己麻木,以前两个人每天都在一起,不知何时,两个人居然可以这么久不联系。

    只要鹿岸不往前,那么叶青城就一直待在自己的世界里。鹿岸想起了第一次去叶青城家吃饭,叶青城还编写了游戏程序,那个小鹿公主也许已经迷失在森林了里了!

    董予思能够感受到室友的疏离,鹿岸是个有原则的人,所以就主动靠近有脚伤的温暖,关心语气瓦解芥蒂,梨花带雨地晓之以情,温暖主动缴械投降。

    “不是阿岸的问题,董小姐你这次真的太没担当了,我都没法站你这边!”

    温暖发泄着自己的情绪,但看到董予思委屈巴巴的眼泪就心软了。

    “哎呀,最烦你这样的!我跟你说,董小姐,我从小到大都没有朋友,高中时更是见证了人性的嫉妒和黑暗。

    我本不愿意住校的,后来跟你和阿岸相处,我是真心把你俩当朋友的,可是现在这样,我也不能站你这边去怪阿岸吧!”温暖摊着手臂无奈地看着董予思。

    董予思听后,低下头眼泪流出来,“我也很难过的呀,当时林耀把所有责任揽下来,我害怕极了,什么也不敢说,我失去林耀这段时间我也很痛苦!”

    “董小姐,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你现在长大了不能什么都听爸爸妈妈的,你应该有自己的判断和规划!”温暖最受不了的就是董予思一副娇小姐的样子。

    董予思越来越清楚自己失去的是什么,在父母的庇佑下自己可能永远没法成长,遇事就往后缩是懦夫的表现。

    “我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暖暖,阿岸虽然给我复习资料,却不理我,你跟她说说我知道错了,我会改的,不想失去这个好朋友!”

    “你有改错的态度最好了,我想阿岸也会接受你崭新的样子!”董予思暗暗下决心要纠正自己的毛病。

    自从这次事情后,董予思一直反思自己:不要因为寂寞而选择恋爱,不要没有能力承受结果的时候任性妄为,要消除精神依赖,有自己的独立人格!

    期末考试后,鹿岸定下考研复习计划后,便开始了第一轮的复习,在图书馆接到鹿岑的电话。

    “姐,怎么了?”

    “阿岸,好久没有跟你打电话了!”鹿岑的声音不同往日,说话慢慢的,带着沙哑。

    “姐,你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阿岸,姐姐刚刚辞职了!”鹿岑哭出了声,“就是第一想的是你和阿崮,没法给你俩生活费了!”

    鹿岑,这个前半生都在为家人,为弟弟妹妹操劳辛苦的人,吃了别人不能吃的苦,特别能忍耐,今天能选择辞职,一定是考虑了很久的决定。

    “姐,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鹿岸担心地问。

    “社会上嘛,都是相互排挤,抬高踩低的,是姐没有能力,所以撑不下去了,姐想回家!就在我们镇上待着!”

    “姐,你想干嘛我都支持你!”

    “其实,自己想想也挺任性的,家里爸爸妈妈年纪大了挣不了多少钱,你和阿崮现在都在读大学,姐姐还是一气之下决定离开现在的公司。”

    “之前我就觉得你很辛苦,那边女生多,是非就多,你心思单纯,指定干不过人家!姐,我知道你很难,是时候给自己放个假了,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吧!”鹿岑安慰着鹿岸,心疼大姐。

    “阿岸,你和阿崮……”

    “姐,你忘记了?我上次还有奖金,给了爸爸一半,剩下的可以撑好长一段时间呢!我正准备考研,阿崮那边我来管,你就回家休息就行!”

    挂了电话的鹿岸第一次觉得自己没有了依靠,想要凭自己的能力撑起这个家,照顾自己的家人。

    回到宿舍后,温暖跟鹿岸表达了董予思的想法和决心,鹿岸并非有意为难董予思,只是为林耀老师不值。

    “本来感情就不是平等的,阿岸,这也是林老师的选择,我们三个人还是要跟以前一样好呀!”温暖劝说鹿岸,看到鹿岸点点头。

    鹿岸趴在学习桌上用手机搜索着大学生兼职,从今天开始要更努力才对得起鹿岑。

    一想到鹿岑辞职时第一想的是无法负担自己和阿崮的生活费内疚,鹿岸就心疼得难以呼吸。

    这个姐姐才比自己大三岁,却历经苦难,依旧热爱生命。鹿岸自己也要坚强起来,首先要经济独立。

    董予思主动走过来,小心翼翼地跟鹿岸打招呼,“阿岸,你在看什么呢?”

    鹿岸顺着台阶说:“我在看兼职,想赚点生活费。”

    “哦,真的吗?我正好也想找个兼职,可以跟你一起吗?”

    “你?你……确定?”鹿岸不敢相信董予思居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是的,我要独立嘛,就不能事事再依靠家里,像个寄生虫一样,总是让别人替我买单,我要有自己的生活!”

    鹿岸很高兴董予思能够认识到这一点,但还是怀疑这大小姐是不是三分热度,“也不一定兼职才能证明自己呀?”

    “我就从最简单的做起,给自己彻底的改变。阿岸!”董予思拉起鹿岸的手,“谢谢你们,还依然在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