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半笺清欢不诉情深 > 第38章 再出新风波
    董予思没有回来的日子,鹿岸和温暖相依相伴,没有接到董予思电话的时候,两个人也没有主动打过去,只能静静等待董予思的消息。

    “想来,期末考试前应该是会回来的吧!”鹿岸自言自语,温暖从时装杂志上抬眼一瞥,“有可能。”

    鹿岸上课回来或者出来买饭的时刻,偶尔会看到周霆骁站在宿舍楼前,把手里的东西递给鹿岸转头就走。

    或是水果或者是擦伤的药,有一次还是一套昂贵的护肤品,懂得温暖最爱那张脸的脾气。

    “周霆骁!”鹿岸有一次忍不住叫住了他。

    周霆骁回头看着鹿岸,一脸地等待和认真,又夹杂些许不屑。

    “你有自己的女朋友,这样对暖暖,只会让她越陷越深!要么,你就光明正大地爱她,现在多开明的时代,性别都不是问题,束缚那么多干嘛?大胆追求后才不会后悔!”

    鹿岸说完看周霆骁的表情,当时并不知道周霆骁已经跟洛芙提了分手。

    “我还记得上次你们一起过来,那个大哥跟我说的话!”周霆骁说话的时候,眼睛盯着地面,就是这样的低眉俊颜,可是让无数女子犯痴。

    “什么?”鹿岸想起,那个大哥就是林耀老师。

    “他说,兄弟,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会发现,努力拼命后什么都会拥有,而所有的爱和遗憾,皆是因为年轻时的不勇敢!”周霆骁说话的时候喜欢点点头。

    “跟你今日所说的一样的道理,可终究都是从爱是自私的层面出发,但我理解的,爱是付出,是放手,是不敢触碰!”

    鹿岸从没有想过周霆骁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自己带有偏见,认识里周霆骁我行我素、放荡不羁、大男子主义。

    “鹿岸!”鹿岸没想到周霆骁能叫出自己的名字,“我不是缺乏勇气或能力,只是时势造英雄,一个人要从底层崛起真的太难了。”

    后来毕业后的很多年,鹿岸身处贫困他乡致力于脱贫致富工作,经常想起周霆骁的这段话,要想变得强大不是易事。

    在期末考试前,鹿岸终于下定决心要报考西大的研究生,专业还是马克思主义哲学,西大的这个专业在全国来说也是数一数二,鹿岸可以得到进一步的深造。

    刘开绪打电话过来,话筒里传递着热情,“师姐,我给你写的报道得到了社长的首肯,接下来会发表到校报上,还有一家杂志社也愿意刊发这篇文章,你同意的话,稿费我都转给你!”

    “不用了,你留着吧,算我请你喝奶茶,你为我写报道,我得感谢你才是!而且是你的工作能力出色,我是沾了你的光!”

    “嗳,看你说的,师姐,我就这张嘴和一支笔,你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报纸和杂志过两天印发,你到时候要记得看啊!”

    刘开绪对待工作和生活的热情感染了鹿岸,嘴里嘟囔着,“专心搞事业就是好,心无旁骛、泰然自若!”

    鹿岸接着开始准备考研的事情,从图书馆借来了专业书籍去复印,还在图文店里买了高仿的试卷,啧啧感叹,还是大学时候好,复印一次才一毛钱!

    第二天的报纸和杂志把叶青城和鹿岸再次推向了焦点,当初的网页帖子又被扒出来说,同时有很多网页消息也出现在网上。

    刘开绪的文章写在专栏里,放在第二个位置,第一介绍的当然是叶青城,显然文稿写得比较粗糙,但无奈叶青城太优秀,光环一堆砌,就怕你人唏嘘不已。

    第二篇便是关于鹿岸的,题目是刘开绪起的,“学神师姐,只为清欢”!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写出了鹿岸的聪明和了得,语风诙谐幽默,明指鹿岸心无所求,却大名鼎鼎!

    网页上的帖子大多是以这两篇文章为参考,然后八卦出一些花边消息,鹿岸浏览了一遍,有真有假,却无伤大雅,所以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温暖却盯着电脑问鹿岸,“阿岸,网上说的真的假的?你没事儿吧?”

    “无非就是夸大其词,扒扯我和叶青城的事情,随他们聊去呗,不用在意!”鹿岸把复印出来的一大摞资料放在书桌上,准备列出具体的计划。

    “什么呀?这上面都是说叶青城和赵晴也在一起了,各种各样的猜测和假设,还有照片,搞得跟真的一样。”温暖翻来好几张帖子给鹿岸看。

    最重要的是图片,有赵晴也和叶青城一同出入校外小区的照片。

    “这个我知道,他俩是在一个小区住,并没有同居,这个是误会,误会……”鹿岸自己解释着,脸却开始发烫。

    “那这个呢?阿岸,这几张照片,同样的喝水杯,情侣拖鞋,还有这两张照片的背景是同一个地方,这些都是在证明叶青城和赵晴也的情侣关系!”

    “这是碰巧了吧,赵晴也喜欢叶青城,喜欢他穿衣生活的一些风格,也不奇怪,所以才会撞的,可是叶青城并没有说喜欢她!”鹿岸最不擅长辩解。

    “叶青城也没有说不喜欢她,也没有说喜欢你!”

    “他心中有大业,有责任感有担当,更不会对一个女孩子失信,所以,这里面可能有一些误会吧!”

    “那如果人家两个是真心相爱呢?只是现在才被扒出来了而已。”温暖不忍心再猜下去了,“没事儿的,阿岸,我们只能瞎猜,不如你改天当面问问叶青城!”

    鹿岸点点头,假装冷静淡定,脑子里却重复回想赵晴也和叶青城的一切,一个小区,替他来接受采访,这一切只是偶然吗?

    接下来的几天,鹿岸打电话给叶青城都被挂断了,反而唐泽延时不时打电话过来。

    “阿岸,你吃饭了吗?”

    “阿岸,你在干嘛呢?”

    “阿岸,你准备考研吗?考哪里?”

    ……

    一些琐碎的小事,唐泽延拉着鹿岸问好一会儿,“你怎么这么烦人啊,唐泽延!跟小时候一样,甩不掉了!”

    鹿岸后来才明白,一个人打电话过来问东问西说着琐碎的话,其实是想告诉你,“你好不好?”“我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