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半笺清欢不诉情深 > 第35章 接受采访吧
    第二天,鹿岸和温暖在宿舍里焦急地等待,董予思和她的爸爸妈妈、林耀还有叶青城的爸爸妈妈都在院长办公室,还有学校里的领导。

    鹿岸翻看着林耀寄给董予思的画册,脑子里是董予思跟自己分享幸福的话,“他说每年带我去一个地方旅行,然后拍美美的风景照,像这样洗出来装订成册!”“他说,予思啊,我愿意为了你安定,你可愿意陪我流浪?”

    董予思回来宿舍收拾东西的时候,叶青城给鹿岸打来了电话,“鹿岸,没有办法了,校方已经刚刚通知林耀老师离开。”

    鹿岸不明所以地走过去问董予思,“予思,校方为什么让林耀老师离开?”

    温暖从位置上转过头来,等待着董予思的回答。

    “我…我……”董予思支支吾吾没有回答上来,董予思的爸爸妈妈从外面进来,帮助董予思一起简单带了点东西。

    “我们予思请了假,回家住两天,这段时间谢谢你们室友的照顾啊!”董予思的妈妈说话客气有理,和蔼大方。

    董予思的爸爸虽不是财大气粗,也能看出是商场老手,但眉眼之中能看出对董予思却格外宠溺。

    鹿岸不能理解,更不知该怎么开口,望着董予思跟在父母身后。董予思眼睛泪汪汪地看着鹿岸,对嘴型分明在说,“对不起,阿岸!”

    温暖叹了口气,和鹿岸待在宿舍里没有送董予思,“肯定是林老师担下了所有的责任,董予思在老师和爸妈面前只会哭,默认着一切,听从家里的安排。”

    “可是这样对林耀老师不公平,董予思软弱地让我看不起!”鹿岸发泄着脾气。

    “即使就算这样,林老师还是选择爱她,庇佑她风雨,让自己离开!”温暖看得清楚,更钦佩这深情,假如周霆骁愿意爱温暖一点点,温暖都会义无反顾。

    可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鹿岸还是习惯性地带回来两份早餐,学校里张贴着林耀免职的公告,才察觉到董予思已经不在宿舍。

    短短一年的时间,鹿岸还能想起风旻给三个人带早餐,现在林耀老师离开后,宿舍里就剩下两个人了,还不知道董予思什么时候回来。

    真是物是人非啊,鹿岸想叶青城,不知道他现在毕业论文准备的怎么样了。

    收拾完东西,鹿岸就去图书馆看书了,随意翻阅着考研的准备资料,要去北京锦明大学的话,又想跨专业考研的话,那只能自己大四的时候参加全国考试了。

    就算是认识张老师,那也只是复试的时候占点优势,等自己研一过去的时候,叶青城已经研究生二年级了。

    鹿岸拿起手机打给叶青城,“青城,你在哪里?有个事情我想问问你。”

    “我在宿舍。”叶青城犹豫地回答。

    鹿岸没有听出来,继续说:“好,那我过去找你。”

    “不,鹿岸,我已经不在集体宿舍住了,我在外面。”叶青城的语气里显得有些疲惫。

    “啊…”鹿岸有些惊讶,更多的是失望,“什么时候的事情?”

    “从北京回来我就搬出来了,事情比较多,作息不合,我不想被打扰!”叶青城永远都是这样条理清晰,格外理性。

    “那去北京之前你就做好打算了?”鹿岸仍不甘心。

    叶青城丝毫不理解为什么鹿岸要纠结于这些细节,反过来问鹿岸,“你刚刚是想问我什么?”

    鹿岸觉得自己被忽视了,北京的一切仿佛是梦一样,叶青城这个人的心里装的都是学业前途,怎么会记挂自己有没有陪在身边,“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好久没有见面,问问你。”

    “哦,那好吧,我刚刚忙完,要休息一会儿,那我先挂了。”

    鹿岸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无力地点了点头,说不出一个字,默默地挂了电话,看着桌子上一摊的计算机专业书,鹿岸笑着哭了出来。

    怕打扰周围学习的人,鹿岸走出图书馆,坐在校园里的长椅上,看着校园里的人来人往,自嘲自己,刚刚可笑地想着刚刚还在算专业课要考多少分,才能够得上去年锦明大学的录取分数线。

    突然而来的电话铃声把鹿岸吓了一跳,看到号码时还是一阵失落,一个陌生的号码,并不是叶青城。

    鹿岸把手机放在一旁不想理会,可是受不了铃声孜孜不倦地响,便没有好气地接起来,“喂,你好?”

    “你好,请问是鹿岸师姐吗?”

    “嗯…请问你是?”

    “我是大一新生刘开绪,现在是咱们学校报社的实习记者,我们最近有个报道,我想采访您,可以让我跟您具体介绍一下吗?”

    对方说话还带有大一的稚嫩和无畏,大方客气的语气让鹿岸为难。

    “首先,你不要这么客套,我就比你大两级,不要称呼您!”鹿岸尽量平静自己的情绪,“其次,我对于采访没有太大的兴趣,所以可能我……”

    “师姐不要忙着拒绝嘛,我也是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我们都是师姐弟,就当帮帮忙啦!

    我们这期主题是风华正茂,社长一提出这个主题我脑子里第一人选就是师姐你,正好宣传你也是为我们学院争取荣誉,你再考虑考虑吗?师姐?拜托你了!”

    鹿岸不太擅长这些公众平台的展示,更经不起刘开绪这么磨,“师弟,我是真的很抱歉,我这个人不太适合这样的场合,而且我也不优秀、清欢寡淡,你可以换个采访对象。”

    “别呀,师姐,你别谦虚,我刚进大学听到的就是你的光荣事迹,去计算机专业陪男朋友上课,跟老师论哲学,我们学院千年不换的第一名,垄断国奖,现在还拿了全国计算机大赛的第一名!

    你就是学院里有名的学神,我不采访你,谁敢接受我的采访呀?”刘开绪说的都是真事,但是语气一夸张像在传销一样。

    可是鹿岸的重点都在第一句话上,“不是,那个不是我的男朋友!”

    “啊,那…那是我误会了,师姐,你可一定要答应我的采访!听说那个叶学长也接受了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