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网 > 半笺清欢不诉情深 > 第34章 舆论似火烧
    董予思待在宿舍里不敢出去,遇到这样的事情第一想法就是把头缩进被子里窝在床上,电话铃声不停地响,直到关机。

    温暖收到鹿岸的消息,就赶回了宿舍,可是赶回来的温暖和鹿岸一样不知该如何是好。

    “阿岸,你不是计算机都拿那个什么奖了吗?能不能把这个后台给控制一下,不要让人再评论和转发了!”温暖盯着电脑急躁地说。

    “可是我也不太懂网页编辑这块,我先试试吧。”鹿岸坐在桌子前操作起来。

    温暖爬上董予思的床,“董小姐董小姐”的叫,都没有回应,扒开董予思的被子,才发现她带着耳机放大声的音乐,木然的眼神看也不看温暖。

    “我去!你可真行!”温暖一把扯掉董予思的耳机,“我以为你嗝屁了呢,不说话也不应声,想吓死人啊!”

    董予思坐着不说话,温暖瞥了一眼,缓和语气说:“逃避不是办法,我的董小姐,就算这次没有被拍到,下次呢,大家总会知道的,我们要去面对它!”

    一听到这些,董予思就害怕,尤其是这风口浪尖的顶端,自己一定被评头论足,死在网络暴力中。

    “你说这些人是不是吃了饭没事儿干,光等着看热闹,躲在键盘后面逞口舌之快,真是窝囊废的表现!”董予思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小举动会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

    “要我说啊,爱就要大声说出来!没有人规定学生和老师不能谈恋爱,你们两情相悦、互相爱慕,大大方方地承认,也算是个勇士,怕他们做甚!”温暖的性格大大咧咧,直率坦荡,想要的一定要拿到手。

    “我现在也不能明白林耀的心意,他喜欢自由,不想受感情束缚,我跟他提议见我爸爸妈妈,没说成才吵起来的。”

    “可是现在,得你俩共同面对这件事情呀,你不接电话,他怎么跟你商量?”温暖把董予思的手机拿过来,示意她充电开机。

    刚操作完这些,鹿岸的手机就响了,陌生的号码,鹿岸的第一感觉是林耀。

    “喂,鹿岸吗?我想找一下予思,我联系不上她……”林耀着急的语气,鹿岸还没有听完就赶紧递给了董予思,低头在电脑上继续操作。

    “喂?”

    “予思,你怎么样了?我很担心你。”

    “我以为你会怪我让你见我爸妈,怪我莽撞地跑出去……”董予思听见林耀的声音便哭了。

    “你不要哭,学校领导刚刚通知我,要找我了解具体情况,我想问你是否……”

    林耀的话还没有说完,董予思的手机电话已经打了进来,“是我爸爸妈妈的电话,我好害怕呀……”

    温暖接了过去,简单几句之后,扭头对董予思说,“他们接到了辅导员的电话,现在在过来的路上。”

    董予思一下子没有了主意,哭着问温暖,“怎么办?怎么办?我不想让爸爸妈妈对我失望,我现在不敢想象他们的反应……呜呜……”

    林耀在断续的声音中听出了董予思的答案,沉默了一会儿说:“予思,你不要怕,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我会承担所有的后果!”

    鹿岸抬起头看泪眼婆娑的董予思,“我只能控制网页没有新的评论和转发,因为权限问题,已经存在的帖子删不完,都是些骂林耀老师替你申冤的声音!”

    “对不起,予思,我只能做这些。”鹿岸很抱歉,难过地看着温暖。

    傍晚时分,鹿岸和温暖陪董予思来到了学院辅导员的办公室,因为还没有具体了解情况,所以并没有太多人介入。

    董予思见到父母时腿都软了,在辅导员面前更是不敢抬头。

    鹿岸和温暖站在楼道的尽头,望着窗外的夜色和热闹,温暖点燃一支烟,问鹿岸要不要。

    鹿岸本能地摇了摇头,看着温暖迷人的侧脸和蜂蜜茶色的卷发,细长的烟被夹在两指之间,像画中女子才配有姿势。

    “暖暖,你可真美!”鹿岸不由自主地发出赞叹,与这场地有些不合时宜。

    温暖回过头看了鹿岸一眼,嘴角上扬扯了个微笑,“再美也是虚妄啊,不如手中的烟酒解愁!”

    “我真希望予思可以像你一样勇敢一点,可是她从小被爸爸妈妈娇惯着,不敢违背父母的意思,但是我觉得林耀老师真的不错。”

    “阿岸啊,我们三个人里面就你还比较幸福,你要好好抓紧叶青城!”温暖当时仿佛就已看透了董予思的软弱。

    “你和周霆骁呢?如果到最后,是你的爸爸不同意你们在一起呢?”

    温暖看着远方,笑着说,“那比现在好办多了,因为我不听他的,一定会跟周霆骁在一起,天涯海角随处去!”

    “你知道吗?阿岸,从小我爸就有意无意地教育我!”温暖想起小时候的时候就自嘲地笑起来,“教育我,别的哪家亲戚朋友家姐姐跟司机、保安硬要在一起,结婚后并不幸福!”

    “他跟我说,两个人的成长环境和眼界视野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却会影响人的一生,生活琐碎的细节会折磨两个人。”

    “可是我偏不听!我还要气他!我就不学好,让他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我身上!”温暖意气用事的倔强让人怜惜。

    “那你喜欢周霆骁……”

    温暖果断打断鹿岸的话,“我喜欢他不是因为赌气!是真的很爱很爱!”说着还是指了指自己的心。

    身后的门声响起,温暖把熄灭的烟头扔出了窗外,和鹿岸一起凑了上去,董予思垂着头,不敢看两个人。

    孤独的宿舍里,只有温暖和鹿岸两个人,董予思和她的爸爸妈妈住在酒店,两个人一致认为是两个人疏于照顾,才让性格软弱的女儿在学校被欺负了,要向学校讨回公道。

    鹿岸垂头丧气,拿起手机给叶青城打电话。

    “青城,我很担心予思和林耀老师。”

    “我的爸爸妈妈也刚听说这个事情,正在从北京往回赶,明天我陪你一起去看看董予思,她才是这件事情的核心人物。”

    不知道为什么,鹿岸只要一听到叶青城清晰地分析和安排,就觉得心安。